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4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周烟坐的最远,第一个离开。经理正好从外边回来,跟她撞上。

    她的长相很撩人,却不骚,最惹男人那几道花花肠子。经理在糖果开张那天就在了,这么多年,这么多女人走走来来,他也睡过不老少,可没对哪个像对周烟这样,朝思暮想的。

    糖果几个经理手里都有客户资源,哪个小姐想傍上哪个老板都得他们稍稍运作,所以这帮花枝招展的女人能对他们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可也有不被他们掌控的——背后有靠山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周烟,背后是司闻,比他妈五指山都让人有压力。

    他跟周烟对上眼,点了下头算打过招呼,脚下没停,跟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上次是他喝多了不知死活,这一次清醒着,断不敢招她。

    其实虹姐也是,她敢骂周烟,敢当众让她难堪,却不敢给她介绍人,也绝不会允许有客人要她。他们活着也不容易,不会想要得罪司闻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不得不提周烟自从跟了司闻,就没出过台,一直是坐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事儿,知道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她从糖果出来,到对面台球厅,放下二十块钱,点燃一根烟,扭头看身后的台球案,指着最左边一列的第二个:“那个吧。”

    厅管给她开了灯,还递给她一杯伯爵茶:“送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接过来,喝一口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厅管啧下嘴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?”

    周烟笑一下,没说话,走向台球案。

    她把茶放下,取一根球杆,把三角架拿掉,一杆打过去,破整为零。

    厅管胳膊肘拄在前台围挡,看着她操作,突然没管住嘴:“蒋小昭那事儿,你们内部是怎么解决的?听说她父母都没出面?”

    周烟只顾着打球,答得敷衍:“不知道,没听说。”

    厅管叹口气:“小昭就是太漂亮了,红颜薄命。要不是何山宏这么喜欢她,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周烟停下动作,扭头看他,双眉敛起。

    厅管才后知后觉闭了嘴。

    只是晚了一步,刚从楼梯上来的韦礼安正好听到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走到前台,“开张案子。”

    厅管看见韦礼安,刑侦一队队长,差点魂都没了,“好,好,您要哪张?”

    韦礼安扭头看过去,眼停在周烟身上:“就那张。”

    厅管很抱歉:“那张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那拼一个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已经走向了周烟,拿一根球杆,问她:“一起打可以吗?”

    周烟付钱了:“恐怕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掏出一张一百块钱的纸钞,放案上: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周烟太熟悉眼前这幅情景了,她曾无数次被男人扔钱,对这行为谈不上喜欢,可也不讨厌。谁讨厌钱呢?就拿过来了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打了两盘,韦礼安被周烟秀了两盘。

    周烟打球是真的牛逼,司闻一个把各种娱乐项目发挥到淋漓尽致的人,都打不过她。

    韦礼安不打了,把钱包拿出来,放案子上:“这样,咱们玩个别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周烟把半杯伯爵茶喝完,抓起外套:“您找别人吧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喊住她:“一个问题一百。”

    周烟停住,笑了下,头都没回的说:“一百?警官,您未免太寒酸了点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钱包里的现金都掏出来,拍在案上:“两千,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烟转过身来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想到她这么干脆,却也没想怂,问她:“蒋小昭到底是不是自杀的?”

    周烟以为他会问出什么有深度的问题,走过去,把那两千块钱拿上:“当然是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真的,只是没人信。

    他们都喜欢给一个英年早逝的男人,或者红颜薄命的女人编上一段凄惨的故事,最好跟道德挂上钩,那这个悲剧就变得戏剧性颇浓,就满足了他们慨叹的基本条件。

    歧州最漂亮的妓女死了,如果是自杀,那还有什么话题可言?

    她一定要是被谋杀的,凶手或许是她的同事,也或许是她的情人。死法最好还很残忍,要被毁容、轮奸、分尸。过程要曲折,要丝丝入扣,要把社会差异性、生命不平等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大家就可以对她的一生感到唏嘘了。

    周烟拿上钱离开许久,韦礼安才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一个空钱包,只是动了下唇角。

    他也没明白,他刚才的行为目的在于什么。

    三子找了韦礼安半天,总算在台球厅找到他了:“韦队你怎么大白天玩消失啊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往外走:“手痒了,想打球。”

    三子对着他走两步,接上他,往楼下拽:“就等你了,难得咱们队里聚餐,你身为一把手怎么能缺席呢!还指着你买单呢!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挑歧州最繁华的街?”

    说到买单,韦礼安有点无奈,他早上从ATM机取出来聚餐的钱,刚才都给那女的了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【7】

    从台球厅出来,周烟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周思源的检查结果出来了,她得去一趟。

    站在诊室门口,她吸了口气,动作幅度不大,可还是能看出来,她在紧张。

    进了门,看诊的医生正好拿着周思源的病历本,见到周烟,笑了下,缓解她的紧张:“情况挺好的。并发症都得到了控制。”

    周烟提起的那口气呼出一半。

    周思源出生时,受母体感染,得了淋病。开始沈玉蝶也不懂,就延误了治疗,导致引出多种并发症。

    周烟开始照顾周思源后,每周都有带他看医生,四年如一日。到今天,病情总算得到控制。在这方面,她也总算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:“那,毒瘾呢?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问出来,医生本来平和的眉目收紧了一些,说:“我也不瞒你,思源这情况能活那么大已经很不容易了,我也能想象到,你为他付出了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给个甜枣,再给一巴掌的滋味太难受了,周烟接受不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医生放下病历本,双手叠摞放在桌上,“上个月我也接收了一例新生儿戒断综合征,比思源情况稍好。主要发现的早,接受治疗也早,成长过程中也再无毒品摄入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大概率会保全大脑的发育。”

    “而思源出生后,也一直在吸食毒品,毒品破坏了他的脑神经。我刚才也说了,他在这种情况下,却只是智力发育跟不上,并没有危及生命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想听这些,她就想知道:“能治好吗?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医生也很无奈:“我只能说尽力。”

    周烟咬紧了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晚上,周思源又没去补习班。

    周烟耐着性子问他:“是他们又说你了吗?”

    周思源抿着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烟拉起他的手,细细的,一点肉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是个毒品孩子,所以他从生下来就不健康。五年级了,还跟一年级的孩子一样高,脑袋却比同龄人大,但里头的构造又不如他们完整。

    只是周烟从不曾让他感觉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不同,他才在别人笑话他的时候,很不明白。

    周烟又问了一遍,他才慢慢吞吞地说:“他们说我脏,也说姐姐脏。”

    周烟阖上眼,须臾,说:“没关系,姐姐给你换一个补习班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摇摇头:“我不想上补习班了,不懂的把方法多写几遍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就很生气,她知道周思源很委屈,可他不能说不上学,她这个处境给不了他好的教育,她只能倚仗名校、名师,他还不想上……

    她把他拉过去,从阳台拿来衣架,作势要打他。

    周思源不躲,也不求饶。

    周烟恨铁不成钢,朝着屁股打下去,打的他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她才觉得不对劲,她这个劲头怎么能打成这样,掀开他的衣裳,后背是成片的淤青,直觉让她撸开他的裤腿,腿上也是,那成片的伤,叫她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她大声问他:“这是谁干的!”

    周思源这才哭出来,扑进周烟怀里:“姐姐我不想上学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烟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次日艳阳高照,周烟把本来给周思源买的生日礼物拿出来,拆开给他:“把这套新衣服换上,姐姐在外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是最听话的,乖乖把衣服换好。

    从房间出来,周烟给他把衣领整整,领着他往外走。

    车沿着学区路徐徐行进,最后停在一家早餐店。

    周烟给周思源买了一笼包子,一杯豆浆,看着他吃完。

    周思源望一眼不远的学校:“姐姐不用送我了,我自己可以去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说话,帮他背好书包,陪他往学校走,到门口都没停,又领着他进了门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他们教室,学生陆陆续续进来。

    周烟就领着周思源站在门口,没个表情,也不说干什么,像一尊门神,看得人瘆得慌。

    第一个预备铃响起,班上学生齐了。

    周烟蹲下来,问周思源:“思源,给姐姐指指,哪几个同学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一愣,半晌没说话。

    周烟又问了一遍:“是谁,告诉姐姐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猛然回神,就像是一具破败的身体倏然注入一个鲜明的灵魂,叫他原本单薄的双手都能把铠甲拿起并穿好了。他指着最后一排的两个男生,还有左边靠墙的一个女生。

    周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锁定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对周思源说了最后一句话:“思源,你要记住,我们不欺负人,可也不挨欺负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还没来得及点头,周烟已经走向教室后排,在那三人里挑了一个离她最近的,拽起他衣领,一巴掌扇过去。

    男生一愣,旋即哭出声来,哭得撕心裂肺的。

    全班学生都吓坏了,尖叫声四起,甚至把整层楼都带的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周烟并未停下,一巴掌一巴掌打在那男生脸上。

    另外参与施暴的试图跑掉,被她抓住他们的胳膊,拉回来,屁股、脸的一顿揍。

    老师和主任是一齐赶来的,只看到这场报复的尾声,却也够叫他们胆战心惊了。从事教育行业那么多年,还没见过学生家长跑学校、对学生施暴的情况。

    主任管不了,直接报了警。

    也是怕被打的三个孩子家长不干,有警方在场还好控制一点。

    周烟做完她认为她该做的,也敢作敢当,看着周思源入座后,随主任和班主任去了办公室,等待三位学生家长和警方到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其中一名学生家长到了,未见其人先闻其骂声,冲进来就要对周烟下手。

    周烟攥住她的胳膊,倚仗身高优势把人往后一推,使她摔到墙上。

    她立刻消停了一些,扭头问班主任:“怎么回事?我刚在隔壁医务室看了一眼我儿子,怎么被打成这样了?这是学校吗?这是在学校应该发生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班主任给她倒了杯水:“您先消消气。这事情我们学校肯定会负责。”

    主任给她使眼色,班主任秒懂,把责任甩到周烟头上:“我们学校一定会让周烟女士负责的。但现在,咱们最要紧的,还是搞清楚事情原委。”

    家长显然不听她那一套,瞥一眼周烟:“那你们倒是说说为什么!”

    班主任扭头问周烟:“所以周女士,是发生了什么,让你到我们学校来折腾一趟?”

    周烟本来有很多话要问学校,比如为什么会出现校园暴力,周思源明明学习中上等、从不惹是生非,又为什么总是被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排。

    可现在她什么都不想问了,从眼前这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进门那一刻,主任和班主任用力掩饰谄媚的不自然中,她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阐述:“我家孩子挨打了,一身伤,我看学校也没有要处理的意思,就自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那位贵气的家长不爱听了,一拍桌子:“你这位家长什么意思?如果真的是我们家孩子怎么着了你们家孩子,学校会查不出来吗?你以为这是你们村的小学呢?这是实验中学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可能是觉得力度不够,又说:“实话告诉你,我老公就在路上,他脾气可没我好!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吓不到周烟,可吓到了主任和班主任。

    主任赶紧把话接过来:“学校是不会允许校园暴力事件的,这里边一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班主任附和:“对啊,不如先让周女士说说是怎么发现的周思源被校园暴力了?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