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7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周烟还是云淡风轻的:“她确实找过我,让我帮她把那辆帕萨特出手,我没答应,主要也没有这方面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那是你给她买的,我要真给她卖了,等她哪天后悔了,我从哪给她弄辆?”

    何山宏顺着周烟的话呢喃:“是啊,是我给她买的,当时她可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并不想置喙他跟蒋小昭之间任何,只是看着他这副无病呻吟的模样,有点恶心:“你现在这一脸伤心欲绝是演给谁看呢?我不是蒋小昭,我没那么缺心眼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你让她去死,她也只是笑笑,打开窗户就跳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何山宏听到这话,双手抓住头发,使劲攥住,一会的功夫就哭红了眼。

    周烟后边还有话,看着这一幕,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心软,就是觉得有点晚。

    蒋小昭是沈玉蝶之后,歧州最有名的一个小姐。长得漂亮,跟仙女似的,身材也好,前后两只手都握不过来,她是被男朋友卖给虹姐的,入这行时才十六。

    之前只安排她坐,不敢让她出,到十八岁的时候,红山电器的老板何山宏包了她。

    当时蒋小昭就不在糖果了,走时候还给一帮同事买了礼物。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又回来了,却没跟何山宏分开。弄得大家都很好奇。

    做了四个月吧,也可能没有,她就不回何山宏那儿了,开始住宿舍。

    这时候何山宏还有找她,两个人几次在宿舍做门都没锁,大家更对他们的关系感到费解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,在他们从宿舍大吵了一架之后,蒋小昭从四楼跳了下去,头插进了花圃一个差出来的竹楔子上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何山宏家大业大,不能为个妓女抛弃这一切,在警察赶到之前就走了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蒋小昭的尸体,到了都不知道她是睁着眼死的。

    后面蒋小昭的死在歧州引起轩然大波,娱乐至上的人们茶余饭后都是那个歧州最好看的失足女,如何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还有无聊的人扒出她的微博,从她连载的坐台经历里,寻踪觅迹,想找出她背后的男人。

    墙都是纸糊的,风大了就吹破了。

    在这事发酵了四十八小时后,网友还是把何山宏给揪出来了。

    前后三天不到,何山宏妻离子散。

    周烟旁观了蒋小昭踏进糖果后的每一场遭遇,她从未劝过她什么,可确实比较照顾她,倒不是跟她惺惺相惜,主要是猜到了她的结局,生了那么一点怜悯之心。

    何山宏是个反复无常的人,给蒋小昭的每一分钱,第二天都会后悔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就是,做的时候很爽,做完了就没法直视自己了,觉得背叛家庭包养一个妓女是站在了道德的对立面。这种时候,他会疯狂补偿发妻,然后疯狂折磨蒋小昭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套动作做完,他就清白了。其实只是良心上的安慰,还是那种有时效的。

    蒋小昭是个脑子不太清醒的傻逼,在他这样的行为之后,还觉得他是个好男人,自己没跟错人,甚至可以把哄其他男人睡觉的钱给他,让他去给发妻买金项链。

    她要卖车也是因为何山宏要给发妻买房,手里钱不够了。

    车卖了还是不够,何山宏对她破口大骂,张嘴闭嘴花那么多钱养了个废物,一点用都没有还不如去死。这话就跟开了光一样,蒋小昭听了,就去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除了何山宏,就只有周烟知道了。

    对于蒋小昭来说,周烟对她好,周烟就是自己人,就什么都可以说。

    好在周烟没那么多闲心管别人的事,她说给她的这些,她三缄其口,一个子儿都没往外露。

    当然也包括在警察面前。

    其实她完全可以把事情始末和盘托出,让何山宏这副丑恶的嘴脸更鲜明。只是那有什么用?谁能信蒋小昭是因为一句话就去送死了?

    不说旁的,就说在糖果,除了周烟没一个能信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知道这一切,周烟才看何山宏这番迟到的哀恸这么恶心。

    她抽了两张纸,扔过去:“你不用在我这找慰藉了,你想要的反馈我都给不了。不过你内心要实在难受,老觉得愧疚,可以选择自首,说是你把她推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何山宏停住,抬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周烟还没说完:“这样你的负罪感就跟你的脸一样,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”

    何山宏的面具被周烟无情的掀开,再遮掩好像也于事无补了,干脆把本性铺上台面:“我一直以为妓女也是人,也该被公平对待,所以我对小昭的离开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番话倒是让我清醒了,妓女一直被边缘化,被公开批判都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笑了笑:“这个逻辑乍一听很有道理,仔细一琢磨,无外乎偷换概念。”

    “有买才有卖,有需求才有供应,这个顺序你别搞混了,弄得嫖客比妓女高尚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钱也好,为了喜好也好,有人卖脑子,有人卖奶子,到你们这还得分个三六九等。我们没嫌你们管中窥豹,你们倒率先嫌我们行当下流了。”

    面馆的窗户开着,风跟急流似的,汩汩往里灌,何山宏最后一丝好态度也被风干了。

    他敢对蒋小昭吆五喝六,却不敢对周烟。

    周烟搭上司闻这趟顺风车,真是为她创造了不少条件。

    也亏得有司闻罩着她,她才能这么‘畅所欲言’!

    他没再待下去,拖着病躯走了。

    这是周烟最后一次见何山宏,也是最后一次提起蒋小昭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在何山宏眼里,她就是个狐假虎威的东西,就算知道,也不会否认。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就算她周烟是条狗,也是司闻的狗。

    光是这一点,足够叫他们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【11】

    刑侦一队。

    郑智风风火火冲进办公室,把包子扔在桌上,直奔韦礼安。

    韦礼安仰躺在椅子上,拿书盖住脸,正在补回笼觉,被一股妖风吹得衣领都飞起来。把书拿下来,果然是郑智那个二百五。

    他的不耐烦都在脸上:“闲的你?”

    郑智把他桌上的茶缸子端起来,也不管茶隔了一夜,猛喝一口,顺顺胸脯子,说:“你知道那落跑的毒贩有个表弟吗?”

    韦礼安皱眉:“什么表弟?”

    郑智把手机翻到几年前的六活事件报道,给他看:“你看这个口供,说这个毒贩无亲无故。可你再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翻出一条新闻,放大一句:“这个口供又说,他有个表弟,做生意的,就在歧州,两人几乎不联系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了两眼:“你想表达什么?”

    郑智很激动:“我觉得这是突破口!我们可以把重点从‘找毒贩’上拿回来,放到‘找表弟’上,说不定瞎猫碰死耗子了呢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问他:“你别跟我说,你把当年所有报道都看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郑智以为韦礼安要夸他,还挺不好意思的,挠挠后脑勺:“这也是我该做的嘛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差点一脚把他踹出去:“你挺闲啊。”

    郑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他手机拿过来,给他往上翻:“这一家媒体,说这毒贩40岁,叫范昶。再看这一家,说这毒贩34岁,叫范良。这玩意明显就是为了博人眼球胡编乱造的,你还浪费那么多时间全都看了一遍,你不是闲得慌是什么?”

    郑智白激动了,韦礼安这个回击他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韦礼安把茶缸子端给他:“去给我倒点水,记得把茶叶倒了。”

    郑智他妈……“您要不再懒点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经常出国,一走就是一个礼拜,一般是周日走,周五回,很少打破常规。

    可这礼拜,他好像事情不多,都周二了还没走。

    周烟一周会出台三回左右,陪老板唱唱歌、玩玩骰子。偶尔有老板一掷千金想玩裸体趴,她也会被点到,脱光了衣服陪他们唱唱歌、玩玩骰子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两个小时她能拿到三、四万。

    玩这种游戏的老板都是带客户的,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,为了避免落人把柄,都不敢乱来,相对也安全些。

    小姐们都喜欢这种,没什么损失还拿钱多,只是这种趴要求高,不管是对脸还是对身材。

    周烟十回里有八回会被挑中,比几个头牌中奖率还高,也活该她遭人妒忌。

    今天又是被挑中的一天。

    周烟去化妆师换衣服的空荡,就被一个前辈带个后辈堵在了更衣间。

    狭小的空间里,挤了三个人,空气都不流通了。

    周烟没把她们当回事,兀自往腿上搓着丝袜。

    “周烟,我知道你也不缺钱,晚上那趟活,能不能让我做?”方娜娜说。

    她在糖果现有的小姐里,是资历最深的一个,在虹姐还没来糖果时,就带她了。

    来了糖果,她资源也不错,半大不小的老板都给她安排过,就是留不住,点过她的老板都拒绝再点她第二回,说是觉得货次价高。

    糖果内部人私底下都跟她叫‘见逼死’。挺难听的。

    旁边人也帮她说话:“周烟你就答应了吧。娜娜月中要还房贷了,她家里那边催好几回了。这两个礼拜我们都没接到好活,还被虹姐拿了抽成,到手里连个包都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叫奶茶,自己给自己起的花名,除了登记身份的经理,谁也不知道她真名是什么。

    周烟把丝袜穿好,站起身来,接着穿胸罩,外衣一脱,一对好看的胸呈现于二人眼前。胸上有几处淤青,挺明显的,反而衬得她更妖娆了。

    她们当然知道自己没周烟有本钱,可也得活着啊。

    周烟穿上胸罩,手伸到后头去扣排勾,其实不难,可方娜娜还是帮她了。

    衣服全穿好,她说:“这活我到手能有三万,所以你要什么等价的来跟我换?”

    方娜娜跟奶茶对视一眼,她们想过周烟可能会拒绝,却没想过她的同意是有条件的。

    奶茶岁数小,脑子转的快,说:“等下次再有活,娜娜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摇摇头:“拿你不确定的未来换我确定的现在?空手套白狼啊?那对不起了,我不搞慈善。别说我没钱,就算我有,谁又嫌钱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这行为说是要我出让一个机会,扒了这层客套,不就是在跟我要钱吗?”

    方娜娜脸色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奶茶也是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周烟说完,掀开帘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从更衣室出来,虹姐正迎司闻往里走,跟她撞上。

    虹姐给她使了个眼色,也不知道什么意思。正想要不要跟司闻打个招呼,他已经跟她擦肩而过,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周烟无所谓,走向与他相反的走廊。

    虹姐一看这情形就知道周烟又把司闻得罪了,不知死活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这回她是真想多了,周烟可没得罪他。上次他咬了她,也依旧24小时为他开机,反而是他一次都没打过。这会他不爽干她屁事?

    周烟带着情绪推开包厢的门,动静有点大,所有人都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对上几人眼神,职业假笑,慢慢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周烟不算那种漂亮的让人挪不开眼的类型,她要慢慢品,当你觉得有点迷人、有点危险,想及时止损的时候,就已经被她拿下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包括司闻。

    周烟觉得,拿下司闻的人……算了,够呛能有人拿下他。

    她走思了几秒去想司闻,老板的手就伸到了她后腰:“你叫什么啊?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她说:“司闻。”

    老板整张脸都垮了。

    周烟还是第一次犯这种错误,她还笑着,又说:“老板气质斯文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    老板对她的殷勤很受用,笑容又拾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告诉我,你叫什么吗?”他说着话,嘴都凑到了她耳朵,再说一句就亲上去了。

    周烟一点感情不带,极其敷衍:“你可以叫我Rose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包厢里已经开始升温了——小姐们都在脱衣服。

    有的自己脱,有的被老板脱。

    周烟旁边这位似乎早就按捺不住了,解开她外衣扣子,手往里伸。

    他手太笨了,也可能是紧张,到第二颗就解不开了。

    周烟冲他笑一下,缓解他的尴尬,顺便自己把外衣脱了,只剩下胸罩。

    老板看痴进去,周烟离得近都能听到他呼吸乱了节奏。

    她把裙子拉链解开,脚抬起,勾住裙边,往下带,底裤从上边开始露。

    老板开始吞咽口水了,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让人反胃。

    周烟突然不想脱了,停下来。

    老板还盯着她露出来的一个裤边,眼都不带眨一下的。

    周烟从桌游桌上拿来一盒烟,叼一根出来,问:“我可以抽根烟吗?”

    老板眼是彻底拿不回来了,点头也有些机械化:“可以可以。”

    周烟刚点燃,门被推开了,虹姐进来:“各位老板。不好意思了,隔壁老板卡单了,这几位姐妹刚被隔壁包厢六倍价钱拍了。咱们这边会另外安排。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