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10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她问她为什么步步紧逼,做人留一线不好吗?

    怎么说跟方娜娜也是同事一场。

    周烟没法给她形容她看到那根针只是静静插在椅子上,而不是扎在她身上时的心情,也不认为她形容出来她就能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她只是反问她:“如果是我感染HIV离开这里,你会问她这问题吗?”

    虹姐没答出来。

    那之后,糖果里提到周烟的声音,少了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虹姐也再没有搞小动作。她开始觉得周烟说的对,利用人惯有的从众心理去操控舆论,或许会得到一定满足,可总有玩崩的一天,到时候这些舆论,未必不是对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趁着回头还有路,还是不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【14】

    司闻说会久一点,眨眼三个月了,夏天已临近尾声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他连一条消息都没发过,要不是钱按月到账,周烟都以为他死了。

    早上虹姐给她打电话,要回趟老家,让她晚上控下场。

    周烟没听虹姐说过她老家的事,只是经理嘱咐过手下人别提她老公,赌徒一个。

    光是这俩字,周烟大概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下午她早早到了,在化妆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奶茶过来找她,想调班。

    她把衣裳穿好,出来:“你是不是有点别的想法?怎么老挑我换衣裳的时候来。”

    奶茶本来不讨厌周烟,对那些传闻也半信半疑。主要周烟从不跟她们亲近,她跟她就谈不上交情。经历方娜娜一事后,她更不敢跟她走太近了。“我有点急。”

    周烟抬眼看她:“那你跟经理说。我不管这个。”

    奶茶很着急:“我以前都是跟虹姐说的,但她今儿个不在,我给她打电话也不接。周烟你就给我调一下吧。我真的很急。”

    周烟随便一问:“干什么这么急?”

    奶茶答了:“我约了医生整鼻子。”

    周烟觉得新鲜,再次看向她的脸,不挺好看?“你要整成什么样?”

    奶茶给她找出图:“你看,韩式翘鼻。”

    周烟只看了一眼:“你从哪约的医生?”

    奶茶说:“我一个朋友认识的,这医生之前在韩国开医院的,可牛逼了。我朋友从中介绍,能打五折呢。他就今天有空。”

    周烟给她挑逻辑漏洞:“在韩国开医院开的好好的为什么不开了?”

    奶茶被问愣了,却也没怀疑,吸吸鼻子,说:“反正在别的地方都要好几万,我没那么多钱,卖雏的六万早让我买衣服、鞋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哂笑:“那你是真牛逼。”

    奶茶放开胆子,摇她的胳膊:“求你了周烟。”

    周烟拗不过她: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给她拿了张纸:“把理由写上,再加一句,纯属个人行为,出事自行解决,周烟概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奶茶咬咬牙,写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着急,还不想被经理骂,她才不愿意跟周烟周旋。

    她人一走,周烟就去专门负责安排小姐的经理办公室,盖了个章。

    经理看两眼,呵一声,很不屑:“你真够能算计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看他抽烟,也想抽了,从口袋掏出烟盒,二十多块钱的苏烟,她抽了快五年了,也没抽腻。说起来,她也算是个长情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这事本来也不靠谱,我没必要给自己找事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经理说实话:“你们之间没点感情我信,但就一点作为同事的互帮互助都没有?这条要是她找我来签,我绝对不会跟你似的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挺大爱无疆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说完走了。

    互帮互助?她可没向这里的哪个人求助过。

    反而是这里的每个人,都想从她身上榨点什么,‘互’这个字,放在这够讽刺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好像从周烟要奶茶签承诺书时,就已如她料定,奶茶会出事。

    奶茶自从请了假,就再没回来,到现在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。糖果内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虹姐昨天就回来了,听说奶茶跟人倒班,老板看到来人不是他点的,投诉电话直接打她手机上了。处理老家的事,就足够叫人心力交瘁,奶茶还公然违反纪律,让她给客人说半天好听的,她可不得火大,弄得糖果上下全都跟着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不到,全员已经开三个会了。

    穿着俗媚的男男女女吊儿郎当地站成一排,露着长腿和胸脯,妆很前卫,全都模糊了表情。

    虹姐再问一遍:“谁知道奶茶去的那个整容机构叫什么?”

    无一答话。

    前两天大言不惭的经理看见周烟头都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他给奶茶签了假条,没有任何说明,那这责任就得他来负了。

    周烟站在人群里,神情淡漠,也没觉得自己未雨绸缪,她只是自私罢了。

    这行当的不可抗力和不确定性太多了,要让她相信谁,真的难,毕竟她有时候连自己都很怀疑。

    又过了三个小时,糖果老板都惊动了,最后怕事大了他们兜不住,报了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刑侦一队队内。

    郑智听说是机关那边派过来的活,头都大了:“我们刑侦队没别的事干了是吗?成天去处理家长里短,谁家狗跟猫吵个架都得我们去协调?”

    三子给他顺气:“郑队消消气,那边接到报警电话也不能不去啊,本来人手就不够,这天天出警,就忙不过来了,咱们最近案子不多,偶尔帮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郑智没让他说完:“偶尔?上次东升制药撞车那事,实验三小学生打架那事。还没几天吧?”

    韦礼安从卫生间出来就听他在抱怨,戴上警帽: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郑智啧嘴:“不是,你迟早把机关那帮人惯坏。咱们是刑事警察啊哥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跟三子往外走:“刑事警察,也首先是人民警察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警车已经到了糖果门口。

    三子看着霓虹牌子叹口气:“算是跟鸡窝干上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笑一下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进了门,糖果黄总走过来,客套两句,简单阐述了事情经过,说:“就是这么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把条拿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黄总看一眼身后,“条拿来。”

    虹姐赶紧把假条递过来:“警官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两眼,周烟,又是她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扫一眼前边站成方阵的男男女女:“周烟在哪呢。”

    黄总和虹姐都看过去,帮着找。

    周烟自己站出来,走出方阵,站定在众人视野。

    韦礼安拿着假条:“这你给签的?”

    周烟:“嗯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她有说她去哪了吗?”

    周烟:“说是整鼻子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去哪整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没说。只说朋友介绍的,医生先前在韩国开医院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点点头,说:“你们拿两件她用过的东西,我们采下DNA。再把她身份信息交一下。”

    又扭头跟三子说:“你去跟他们取,然后给机关那边说调下监控。”

    三子点点头,先跟虹姐去取奶茶的个人物品了。

    事情交代完,韦礼安再一次把目光放在周烟身上:“碍于失踪的人最后出现是跟你在一起,所以可能要你配合后续调查。”

    周烟猜到了,“好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不认为她真的听懂了:“就是要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周烟口吻平和:“这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住呼吸。她在找死吗?

    韦礼安眉头轻蹙:“我没跟你商量,配合调查是你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周烟瞥一眼他手里假条:“她写了,纯属个人行为,出事自行解决,周烟概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站在我的角度,我只会以为这是你逼她写的,而她的行踪其实在你的掌握之中。这是通过这张假条提出合理的假设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不论我跟她井水不犯河水,话都不曾说两句,就说,我的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着她,他知道她还有后话。

    果然,周烟又说:“她单不如我接得多,钱不如我挣得多,我有必要为了一个对我毫无威胁的人铤而走险?我是闲的吗?”

    韦礼安顿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该配合的我会配合,但随叫随到,对不起,做不到。”周烟很坚持。

    韦礼安舔舔牙齿,这女的真是叫人回惊作喜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有随叫随到这条规定,他以为这帮人都是法盲,就信口胡诌了这么一句,目的是什么他也没想通。只是看到周烟那与世无争的模样,他就想这么干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:“算了,到时候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程序走了一遍,警车慢慢开离歧州这条最繁华的街道。

    送走警察,黄总回头看向周烟:“周烟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烟跟黄总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黄总坐下来:“周烟,你在我这干几年了?”

    周烟站在‘总裁’案前:“四年多。”

    黄总点点头,掀开桌上的雪茄盒盖子,攫一只出来,用他昂贵的火机点燃,曲着眼嘬一口,说:“有没有想过,当个领导什么的?”

    周烟没说话,她在想这话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黄总两根手指头夹着,姿势熟稔地像是为雪茄而生:“我看杨虹一个人也带不过来,我从她手里分出一部分,交给你带吧。”

    周烟对这波突如其来的升职没看懂,不过却也知道,这事要是应了,对她本就如履薄冰的处境只是雪上加霜而已。虹姐必定视她为仇敌。

    手底下人跟虹姐久了,转到她手里,也不见得听话,十之八九会给她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带不了,还是别人来吧。”

    黄总似乎早知道这结果,没太惊讶,让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门关上,他给东升制药那边打电话,告诉他们,没成,周烟拒绝了。

    而门外的周烟,在门阖上的‘咔哒’声后,像是被点通了七窍一样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从上次司闻搅和了她的工作,她就应该有所察觉的。他似乎,似乎是不能接受她对别的男人言笑晏晏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是从不管吗?

    【15】

    司闻昨天就回国了,本来是要叫周烟,临时有事要处理,又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忙完已经夜里两点多,他站在窗前,俯瞰整个城市依旧华灯锦衣,脑海倏然浮现出周烟的曼妙身姿,她在尽力迎合身下人粗野的动作,浪叫声刺破了夜空。

    镜头一转,身下人双眼渐迷、面目狰狞。却不是他。

    他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下胸口,闷气团在里头,堵住血脉,叫他心脏供血不足,只能靠用手撑住墙面才能站定。

    这滋味,有点糟糕啊。

    他缓了缓,回房吃了药。

    稍后就叫人跟糖果那边沟通一下,让周烟当个头,别接单了。

    以为这通电话打了他会舒服一点,可心慌并未减少,反而有点愈演愈烈的趋势,他撑紧咬肌,抓上车钥匙去了周烟小区。

    站在楼底下,他却没迈进一步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不爱周烟,对她只是像对毒品一样,有瘾。

    可也是因为这样,他不能让自己对她像对毒品一样,戒不了。

    他到底没上去。

    *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