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11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早上,周烟起床时,周思源还睡着。

    做完早餐,她去叫他起床,他就是不起,想把他拉起来,却被他的温度烫到了手。

    她慌了,摸摸额头,好烫:“思源?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周思源迷迷糊糊:“姐姐。我疼。”

    周烟把他抱起来,裹上衣服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一路绝尘到医院,她抱着周思源大步迈进急诊厅,找到医生时跟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抓着他的衣裳:“医生!救救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医生被扯到白大褂,本来很不耐烦,扭头看到小孩已经昏迷,眉头立马耸起,叫人把旁边的病床拉过来,“先把孩子放下。”

    周烟把周思源放在病床上,站在柱子旁,脸色惨白、五色无主。

    医生掀开周思源眼皮,照了照,又把手伸到他脊梁后边,摸了摸,开了吊水的药,边开边问:“没过敏史吧?”

    周烟摇摇头:“没有。但他有淋病,还有毒瘾,这些不妨碍吧?”

    医生闻言抬起头,只看到周烟的魂不附体,她在怕什么?怎么能怕成这样?

    须臾,他说:“没关系,不妨事。”

    周烟猛点头:“谢谢医生!谢谢!”

    医生看她跑向药房,背影单薄,站在阳光下,可能都挡不住她的影子。长发卷成一个丸子,已经快要散开,松松垮垮挂在脑袋上,随着跑动还上下晃荡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她太瘦,还是她太白,给了他病态的错觉,他觉得她时刻要晕倒。

    等她返回来,他摇头轻笑。

    想太多了。这个女人,远比看起来要强大。

    输上液,周烟才把提起的那颗心,送回去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边,看着急诊进进出出的人,如临深渊,又万夫不当。

    记得她刚把周思源接过来跟她一起生活,他怕的要死,一双大眼睛总是乱转,想上厕所都不敢说,尿在裤子里都不说。

    她也只是笑笑,把他用床单围起来,说:“思源在里边把裤子脱了,换上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不明白,也不敢问,哆哆嗦嗦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烟那么有耐心,也能轻轻地说:“思源不怕,姐姐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的眼泪就跟放闸的水一样,浇盖了他所有紧张。

    那是第一次,小小少年觉得自己有了依靠。

    那也是第一次,周烟觉得自己是大人模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周思源醒来是下午了,烧已经退了。

    周烟在他脑袋下放上枕头,再看他却发现他不太对劲,身上全是汗,手脚也在震颤。

    她立刻明白,把帘子拉上,回头抱住他:“思源乖啊!姐姐在!姐姐在的!”

    周思源牙齿在打颤,咬着自己的舌头,血都咬出来。

    周烟就拿一根筷子撬开他的嘴,让他咬住,以防他把舌头咬下来。

    周思源眼开始发飘,眼珠瞪得圆,发出猛兽魇到的声音,开始踢腾双腿。

    周烟始终紧紧抱着他,等他这种不适感消散。

    可能是动静太大,把医生引来了,他什么也没说,给周思源打了一针镇静剂。

    周思源总算消停下来,静静睡去。

    周烟给周思源盖好被子,扭头对医生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声音都是虚脱了似的。

    医生张了张嘴,想问她为什么孩子会染上这东西,可对上她憔悴的更显白的脸,还是没问出口。有时候管住嘴,就守住了对方濒临崩溃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周烟在医院守了周思源两天,手机关机了两天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以为继奶茶之后,周烟又失踪时,她出现在众人视野里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从医院回来,已经是周五下午,周烟安置好周思源,就去糖果了。

    韦礼安也在。

    而奶茶还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三子心疼韦礼安几天不睡,一直在调查,想找谁了解情况还找不到。见着周烟,态度并不好:“我们是不是说让你配合调查?”

    周烟凉薄的口吻叫人讨厌:“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三子听了火大,觉得韦礼安的为人民服务被辜负了,当下拍桌子站起来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!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!”

    周烟波澜不惊:“警官,我不是你的嫌疑人,你不受你控制。”

    黄总不在,虹姐挑大梁,看这情况要崩,赶紧出来打圆场:“警官消消气,周烟也不是这个意思,她确实情况比较特殊,弟弟身体不好,经常要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三子演起来了,抬抬手:“行了。说点正经的吧。”

    三子替他不值:“报警的是他们,结果一个个的都不管,全都丢给我们就算了,还不配合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站起身来,面对周烟:“监控只追踪奶茶到环南路口,那边有一段监控盲区,旁边是芳草园小区,你在那住,对吗?”

    周烟无愧于心,大方承认:“对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点头:“你带我去一趟吧,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要往外走,门开了,司闻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眼扫过一群人聚在大厅,冷漠的眉眼不见一丝疑惑:“不营业?”

    虹姐赶紧迎上去:“哎哟司先生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说着下意识看周烟,想叫她招待,又让旁边的韦礼安给锁死了嘴。

    周烟站在旋梯口,曳地的黑裙子,小黑绳编的细跟鞋。胳膊上肉又少一些,锁骨更凸显出。脸上仅有的一点胶原蛋白好像也在这三个月里,流失了。

    她双眼无神,看着进来人。

    司闻站在门口,不准备再进了:“既然不营业,我换一家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无视了周烟,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。

    周烟并没想司闻跟她说句话、打个招呼,她只是三个月没见他了,他突然出现,她想看看他,没别的原因,就是想看看他。

    他没变,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。

    却也要承认,他在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里,穿西装最好看。

    真的好看。还有那双目中无人眼,那抹薄情寡义唇。看久了,她都觉得她一定会跪在他脚边,受他凌辱,被他搓挪,还甘之如饴,何乐不为。

    甚至仰着一张中毒的脸,祈求他操她一回,哪怕就一回。

    司闻转身朝外走,周烟往前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步很小,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也不大,甚至没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司闻还是转过身来:“东西忘带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走向周烟,领起她的手,目光平视,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三子暴怒。

    韦礼安查了几天查不到人,加上上次蒋小昭那事不明不白,攒一起给他施压,他并不好受,想问周烟点情况,还找不到人,好不容易找到了,她还不认为她有错……

    现在又被人公然带走?

    这是多不拿他们刑侦一队当回事?

    他走上去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司闻恍若未闻,已经推开两扇开的烫金盘龙七钉门。

    三子伸手把人拦住,“我让你站住你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司闻闲置的一只手捏住覆在他胳膊上的那只,着力掰开,转身就是一脚,把他踹出三米。

    好在三子警校出来的,身体素质不差,退开几步也能稳稳站住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人是司闻,在歧州一手遮天。可他从进入刑侦队那天,就下过决心,做英雄不做狗熊。如果当英雄的代价是屈服于乡野势力,那他不做也可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再冲上去,耳朵像是屏蔽了韦礼安,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袭警!”他瞪着司闻。

    司闻的口吻似乎是被冻土封存地下三尺,又拿过来:“那真是巧,我袭的就是警。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是韦礼安把三子摁在地上才终止这场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韦礼安就冷静多了,跟司闻相当的身高叫他也有八米气场:“司先生,你要知道你这话说出来,我就有理由把你带走拘留所关两天。”

    司闻只是微微抬眼,薄唇轻启: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韦礼安很明显感觉到,司闻对他和三子的敌意。这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放走了他,和周烟。

    【16】

    司闻开车,带周烟回了公寓。

    他进门什么也没说,只给自己倒一杯水,却只进半口。

    周烟站在门口,等待他‘发落’。

    司闻对她发生什么并不好奇,只是他能察觉到她情绪低落。这让他不爽。

    他以为,周烟没资格在他面前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快步走过去,他掐住她脖子。

    她果然又瘦了,手里纤细的触感更让他烦躁,稍一用力,他可能都再也见不到这张脸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松了手。他在怕。

    周烟蹲下来,双手抱住膝盖:“为什么奶茶失踪要我配合调查?要我随叫随到?我凭什么要为这些跟我吊毛关系都没有的人服务?又不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帮忙,不是应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找我帮忙,又凭什么对我吆五喝六?我看起来就该被欺负吗?”

    司闻不想看她矫情,让她一个人待着,不理了。

    他人走到沙发坐下,打开电脑,编辑只进行到一半的邮件。

    周烟消失了两天,他虽只找过她一次,可也不允许她敢逃。

    糖果给他信,周烟回来了,他放下手上事情便赶过去了,却见到令他作呕的几身制服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该给周烟打电话,让她过来。

    周烟蹲下五分钟,自愈一般,又站起来,忽而低血糖,人打一个转后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过程司闻就坐在距离她不远处,看都没看一眼。

    周烟饿了。站起到冰箱拿了杯奶,喝完嘴都没擦,坐在餐桌前,等司闻结束。

    可这时间太长了,她没撑住,就趴下睡了。

    司闻看着邮箱回过来的照片,五十岁,韵味犹存。眯起眼。

    他换一只手机,拨一串号码,接通后,淡淡道:“是她。赵尤今。歧州人脉最广医药代表。”

    “那按计划来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可以让她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司闻,五十岁的女的你都不放过?够变态的。”

    司闻没跟他多废话,挂了。

    手机放一边,他得空去寻周烟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餐桌上趴了许久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见她睡得沉,微张的嘴和两撇奶印却像在对他发起一场勾引。

    这很犯规,他是最不耐忍的人。

    他摸摸她头发,很软,像她的胸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胸,不知道上次咬她,淤青散了没有。

    他手往下伸,把她衣裳掀起来,勾住半扇胸罩,往下一拽,粉胸外露。

    可能是错觉,他竟然闻出奶香。

    他身下硕大一坨操控着他把人抱起,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动作不轻,周烟惊醒。

    看到手覆在她下身的是司闻,不是旁人,她由惊慌改为淡定。

    司闻眼里有欲,已经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周烟很上道,坐起来,解开他腰带,把他粗长的物件拿出来,套弄两下。一只手拨开底裤,握着送到入口,亲自带他贯穿了自己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