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12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司闻被她的紧致拨弄了神经,有低沉的声音从胸膛往外顶。

    周烟大概是这世上唯一一个知道怎么能让司闻爽的人。

    这都是他亲自教的。

    是他把她变成不爱世间万物、无一能有例外的模样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当老师是真牛逼。也是因为他牛逼,他们之间从来只有这一件事可做。

    做完爱,周烟感到空虚,抓着他衣角不想放手。

    司闻已经被她告诉过一次,她这样的原因了。这一回,没再问,也没走。

    周烟靠在他身上,搂着他胳膊,心跳慢慢回归正轨。

    司闻胳膊上有个柔软的东西,这感觉很舒服,他又是一个重欲的人,偏头看到她白嫩的腿,又被掀起了活力,把她横腰抱起扔在沙发上,一直干到她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周烟睡了三个小时,醒来是凌晨四点。在司闻怀里。

    时隔数月,司闻又搂着她睡了。

    周烟被他胳膊压着身体,动弹不得,但能往后挪挪脑袋,让出一点空隙,以看清他的脸。

    昨天她只是远远看他,不像这么近,能叫她笃定,他确有本钱。他是大女人、小女人都会喜欢的类型,可她几乎没听说谁喜欢他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就说糖果,他只会被意淫,不会被勾引。

    她们都知道,跟了司闻,是在拿命挣钱,稍不留神,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形容的真好。

    周烟自嘲一笑,手指勾了勾他鼻梁。

    其实这动作是无心的,她在想别的事,信手动了动,就被司闻抓住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攥住她手腕,还跟她面对面躺着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司闻就亲上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回,破天荒的只是亲。

    周烟大胆往他怀里挤了挤。

    司闻皱起眉,对这亲密打从心底抗拒。

    周烟察觉到了:“别让我滚。我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司闻心里挣扎两下,没扯开她:“你是被我操出感情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要是对你有感情,就不会抱那么紧了。

    没听说吗?明目张胆是走肾,谨小慎微才走心。

    最好不是。司闻说:“你要喜欢我,我就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要不是她缺钱,而他有钱,她不会委屈自己成天让他糟践。她以为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她从来只对司闻妥协。她还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这话题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两个人躺到天亮。

    周烟不说起来,司闻也不起。

    这情形就有点怪。他们像一对情侣,或者一对夫妻,躺在一张床上,依偎在一起。他们不说爱情,也不讲欢喜,可就是谁也不先抽离。

    周烟想不通,就放空脑袋。渐渐睡去。

    再醒来时,司闻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她忘了问他,让她当个老鸨,是不是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都怪那怀抱太美,她美色当前,理智让步。

    起身洗漱,换衣服回家。

    正要进门,虹姐打来电话,说是有奶茶下落了,韦礼安让她去趟公安局。

    周烟怕虹姐表达有误,确认一遍:“是公安局,还是刑侦队?”

    虹姐没听错:“公安局。赶紧去吧。早点把那死丫头找回来,我憋着打死她好几天了!”

    周烟没跟她多说,在家门口调转脚尖,又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公安局。

    周烟进门时,韦礼安直接告诉她:“就你们那小区,有个卵子交易窝点。”

    卵子交易?

    周烟轻抿嘴唇:“奶茶就在那里?”

    韦礼安不确定:“现在还不好说。我也是想到之前我们接到过报案,有不法分子利用无抵押校园贷、整容贷对女大学生实施控制,逼迫其取卵抵债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去过一趟芳草园,没发现不对劲,现在猜测可能是去之前走漏了风声,对方有所准备,才叫我们扑了个空。”

    “奶茶这情况跟之前报案女生情况十分相似,都是跟整容有关,不出意外, 是一伙人。”

    周烟对这个概念还不太清楚:“这个卵子交易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一个文职小姑娘招来:“给解释下捐卵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就告诉周烟,卵子交易黑市是近几年涌现的非法的暴利行当。

    一个漂亮、高智商的女大学生卵子可以卖到几万。黑中介通过校园贷、网贷、整容贷等女生比较容易上套的方式,逼迫她们卖卵,然后高价出卖。

    目前国家法律明令禁止商业化供卵的行为,他们这是明晃晃的犯法。

    女人一个月会排一个卵子,一生会排四百到五百之间。可要是硬取,得打促排针,短时间促排多颗卵子。促排过量会导致不孕,甚至危及生命。取卵过程也有可能对其他器官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周烟听着,脊梁掀起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小姑娘说完汇报韦礼安去了。

    周烟还在想这东西比毒品没强多少。果然,害人勾当的花样总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韦礼安回来:“怎么样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周烟懂了:“你叫我来,是要我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闻言,韦礼安看下她。

    她很聪明,而且并不掩饰。

    他稍有失神,随即说道:“你冒充一个大学生,引蛇出洞。”

    周烟问他:“安全吗?”

    韦礼安以为她会拒绝,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,这么干脆他还有点受宠若惊。要不是局里女同志可能被犯罪分子所知道,他也不会想要请周烟帮忙。须臾,说:“当然,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应了:“告诉我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韦礼安就把计划一一说给她。

    以保万无一失,半个行动队又一起把细节打磨了数遍。

    结束,韦礼安递给周烟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周烟接过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笑:“是我该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啜一口咖啡,舌尖与苦味Battle一阵,败下阵来。“我不是在帮你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懂了:“她是你同事。”

    也不是。周烟说:“领导让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眉梢挑起,后面想通了似的,又放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是领导叫她来的。她可不是个热心肠的人,他早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他回想之前见她,那么深的距离感,把整个世界排挤在她眼帘之外,却偏偏长了一双带勾子的眼。她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看着她,他问:“这事之后,我是不是就不会再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答,可她不屑的眉目分明在说。

    警察为什么想要跟一个妓女再见?多可笑。

    韦礼安自嘲似地垂下眼睑。

    是啊。多可笑。她把手给了司闻,不是吗?

    【17】

    周一是阴天,气温不高。

    周烟穿着纯棉长裙,黑色的。两根细吊带挂在消瘦的肩膀,露出大片肌肤,在没有阳光的情况下,也依旧白的晃眼。

    她打着伞,站在芳草园外的电话亭,等黑中介来接。

    骗卵这帮人很谨慎,接到周烟整容贷款的电话后,也没说太多,只简单介绍一些流程,关键内容提出要面聊。说是见面可根据颜值审批更高额度。

    周烟同意了,在对方指引下,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约莫二十分钟,走过来一个中年妇女,微胖,个也不高,皮肤黝黑。

    周烟等她到跟前,先开口说话:“陈小米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烟答应。

    女人打量她两遍,似乎是挺满意,还伴随几个点头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已经转过身去,按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周烟跟上。

    芳草园小区只有二十栋楼左右,周烟家在最靠正南门的一栋,出了楼门就出小区门。她没机会往后面几栋走,也就不知道,这边还挺阴森。

    到一处被树荫遮盖的楼门,女人刷卡进入,这过程中看了周烟一眼。

    周烟很想表现得初出茅庐,那样更像未入社会的大学生,可她离开司闻,就没那么好的演技了,索性做她自己。倒也没叫人生疑。

    这是一套中规中矩的两居室,似乎有人在住。

    沙发套已经发黄,有些地方黑成一片,看起来久也没洗过。餐桌上都是剩饭菜,地上有一堆塑料袋和类虫子的渣滓,眼看不出来那原本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环境太差,都是细菌。

    女人引她坐在沙发上,问她:“你大几了啊?”

    周烟:“大四。”

    女人点点头:“在师范大学吗?”

    这旁边就是师范大学的分校校区,她会这么问也正常,估计在这一片发的小广告比较多。

    周烟:“我是华南经济学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女人点着头,端详她的脸:“你长得挺好看的,怎么想整容呢?”

    周烟:“好看要分对谁,总有人觉得我丑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笑,又问:“最近没有抽烟喝酒吧?”

    周烟每天都在抽烟喝酒:“没有,我从不沾那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女人看她白净,也像是好学生的模样,又扯了几句闲话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表格:“那这样,你把这单子填了,然后把卡号给我,我给你转钱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立马接过来:“这样就行了吗?利息怎么算的,又是怎么还?”

    女人给她解释:“百分之四十。”

    周烟皱眉:“国家不是规定年利率不能超过百分之二十四?”

    女人耸耸肩:“我们这里就是这样。我们不看身份证,不查征信,审批最快,额度最高,可以解决很多人的燃眉之急。利息多一点也在借款人的可接受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那我要是还不起了。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人告诉她:“还不起可以选择我们的爱心项目。”

    到重点了。周烟问:“什么爱心项目?”

    女人又拿给她一张表格:“可以捐卵来抵消欠款,根据个人素质做一个卵子评估,然后按照欠款来计算要捐出多少颗卵子能抵消。”

    周烟像一个初学者:“捐卵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吗?”

    女人听到笑话似的笑起来:“当然不会,女人一生都在排卵,我们只是把你会派出体外的卵子废物利用起来,提供给那些需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卵子,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女人手够到计算器,打了一串数字给她:“你看这个数行吗?”

    她用了‘行吗’。

    就是说,还有的商量。看来真是暴利行当。

    周烟也不是真来卖卵,同意了。只是:“一次性取那么多也没事吗?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