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14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她猜测着接通,那头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门?”她下意识的反应。

    司闻:“我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周烟一脸怀疑,走到门口,打开门。隔着防盗门看见司闻的眼睛,才敢相信,真的是他。

    把门打开,司闻整个人罩下来,覆在周烟身上,下巴垫在她肩膀,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,累坏了,动都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周烟小绵羊似的身子骨禁不住司闻这个猛兽,推推他:“我扶你到沙发上。”

    司闻恍若未闻,就这么抱着周烟。

    周烟以为他是在等她主动,自作聪明地说:“到沙发上我给你口。”

    司闻从她身上起来,脸色比刚才更不好看了:“我找你就只有做爱那一档子事是吗?”

    一直是这样啊。周烟看着他,过于恳挚: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司闻手都抬起来了,下一秒就能掴在她脸上,给她一个血淋淋的巴掌印,却还是慢慢阖死,又放下来,越过她往里走。

    周烟情急之下闭上了眼,却没等到司闻的巴掌,睁开眼时,他已经躺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没多嘴问他怎么了,只是给他倒了杯水,端到跟前。

    司闻睁开眼,看到一杯水,也看到端着水杯的手,想起不久前也有一只女人的手伸向她,覆在他手腕,他没细看,可绝对不会有周烟这只手,能叫他兴奋。

    周烟看他睁眼了,问:“喝水吗?”

    司闻没答,攥住她手腕,把人扯进怀里,水没被端稳,半杯全洒在胸膛。

    周烟被他拽得趴在他身上,胸口相贴,前面轻薄的布料登时湿透了。

    司闻也不松手,就搂着她,更不管她压在身上会不会不好呼吸,就搂着她。

    周烟差点没被憋死。

    小声在他耳边说了好几遍‘换个姿势’才为自己争取挪到里身的机会,这样再躺在他身上,就没有压迫感推挤着肺部的难受劲了。

    可司闻还是没松手。搂她搂得紧。

    【19】

    司闻醒来时,躺在沙发上,身上盖着一张薄毯。

    周烟送周思源去补习班回来,坐在餐桌前吃着鸡蛋饼,对司闻醒来也没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掀开毯子,坐起来,光着脚走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他以前在周烟这住过,置物架上有他的一套洗漱用品,他把电动牙刷拿起来,头是新换的,是他用习惯的竹炭纳米软胶毛。

    刷了牙,他从毛巾架上拿下最深颜色那条,Cheshire Mill工艺,新的,也是他用惯的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就是这样,她记得他每一个习惯,也几乎不会出现差错。

    收拾好出来,周烟已经把热腾腾的蛋饼煎好,放在他盘子上,旁边是他喜欢的酱汁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把热好的羊奶端给他:“我加了糖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喜欢奶腥味太重,羊奶必须要加糖,不然不喝。事儿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?

    浓郁的奶味钻进司闻鼻腔里,他皱皱眉。

    周烟看到了,又端走。“不想喝奶就只有水了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抬眼:“把它喝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确认一句:“让我喝吗?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没说第二遍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喝了一口,还没咽下,被司闻长手拉到了怀里,坐在他腿上,随即是一场深吻,把她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羊奶都吸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周烟舌头发麻,眼开始晕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她嘴里的奶腥味全散了,司闻不满足于吸光,在她口腔里扫荡一番,全都舔干净才罢休。

    周烟看他是喜欢这种喝法,很懂事地又喝了一口,这一次不等他来吸,亲自喂给他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奶液从她嘴里过渡到司闻嘴里,带着她的温度。

    司闻喝得过瘾,手固住她的腰,手心滚烫,隔着纯棉衣裳烧了她的肉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喂他把一杯奶喝完,最后一口有些仓促,奶液顺着嘴角流延。

    司闻吐出舌尖,把那道奶印舔舐干净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有些痒,收紧肩膀,躲了躲。

    司闻放在她腰上的手用了劲,明显对她躲开这行为感到不满。他唇舌一路吮吸到她下巴,又按原路返回,最后含住她嘴唇,搅弄她津液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被吻到缺氧,攥紧司闻的衣裳。

    司闻餍足,也没放她走,看着她红肿的唇瓣,不说话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气喘匀,问他:“不让我再接客是你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答你?”司闻反问。

    ?

    那就是了。

    周烟没再问原因,他亦不会答她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眼从她唇上挪开,落到墙角的钢琴上,拉开她,走过去,掀开防尘罩,抬起琴键盖,手指顺着琴键横向划过,摁下几个键,音色还可以。琴不便宜。

    周烟后腰抵在桌沿,双手向后拄着桌面,看了一阵,拿来烟,顺便把窗户打开了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她靠在阳台的日式门上,双脚小小交叉一些,向前的脚翘起脚尖,脚尖冲的方向是司闻的方向。点燃一根烟,抽一口,烟雾从鼻腔里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目不转睛看着司闻坐在钢琴前,姿势优雅、熟稔,弹了‘What Are Words’几个小节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她竟不知道,他还会弹琴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目光投向墙上的奖状,手指却没被目光带走,与琴键调情好像信手拈来似的。

    周烟抽完一根,烟雾里夹杂一种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弥漫在不大的空间,再随呼吸进入两个人的心肺。

    司闻方停下,对这怪异烟草味只字未提,走了。神情还是不带一点感情地。

    门关上,周烟心也沉下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钢琴前,坐下,双手覆在琴键上,并没有残留司闻的温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韦礼安把通缉犯范昶的新消息递到禁毒大队,一直没信传回来。

    到第四天,他不等了,出警回来走到郑智跟前,说:“咱们查!”

    郑智刚睡醒,一时没听明白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韦礼安整整警帽:“我下午调数据库,查曾用名为贺一的人。”

    郑智以为他闹呢。“你不是不让我查?都不惜跟我翻脸了。算了,还是不查了,你手里不是还有案子没结案?我帮你搞那几个案子吧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跟他开玩笑:“我答应你查毒贩这案子,但你也要答应我,无论有任何风吹草动,都不要贸然行事,一切听我指挥。”

    郑智才后知后觉他是认真的,瞳孔逐渐放大,嘴角慢慢上扬,“你认真的?”

    韦礼安也没想太全面,他只是觉得,再脏的事情,也总得有人来做。

    你不做,我不做,那这世界能坚持三天还不覆灭吗?

    郑智看他眼神坚定,就像他第一次见他,彼时他刚调来刑侦队,虽然像是受过什么重伤,可目光依旧清澈,他从不怀疑自己,也相信人之初、性本善。

    韦礼安拍拍他肩膀:“既然决定要干,就别成天给我吊儿郎当的了。”

    郑智站好,给他敬了个礼:“得令!”

    他们在做这决定时,并不知道,这不是个好决定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周烟给周思源做好晚餐,把房间收拾一下,衣服洗一下,差不多五点左右,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进了门,虹姐一脸红光从楼上走下来,见到她还热情地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她没看懂,也没问,到更衣间时听其他小姐说才知道,糖果被包了,到第二天早上七点。光是小费就给了十二万,虹姐拿大头,当然乐不思蜀了。

    隔壁出台的小姐过来借袜子,几个人凑到一起,又聊开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叫赵尤今的女的,老牛逼了,五十岁了打针、整容、喝药,愣是把自个儿弄得跟二十多岁小姑娘似的。身边男人上到七十,下到十五,不被她榨干了那都是命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那么夸张啊?我怎么听说她背后有人啊?有人还敢找那么多男的?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过。总觉得这重欲的传闻不太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,要没个靠山,她能把生意做那么大?这帮老爷们能让她一个女流之辈节节高升?你当他们是什么好玩意呢?乐意做慈善?”

    说完嗑两口瓜子,又继续:“咱们做这行这么久了,见过不会算计的生意人吗?这女的能有这等社会地位,指定是有人给她兜底。”

    “跟她打交道那帮人不看僧面看佛面,这才有她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别扯淡了。让你写书呢?甭管她为什么有钱有权,她晚上包了咱们糖果,咱们都得给她当一阵狗是毋庸置疑的。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病,放着鸭不要,点女的跟她玩骰子。”

    “直觉今儿个晚上,不好闹啊。”

    “诶不是,东升制药那位今天不来吗?到休息日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几人齐刷刷看向抽烟刷手机的周烟,她松松垮垮坐在椅子上,膝盖抬起抵着桌沿。在校园里,这姿势是调皮,在夜总会,这姿势就是风尘。

    她没仔细听她们说话,可东升制药几个字还是听清了的。

    有胆儿大的走到她跟前:“烟姐。司皇晚上来吗?”

    周烟哪知道他的行程安排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来人就以为她是端着,故作姿态,鼻腔里哼出一个轻蔑的音节,转身回到人群。

    有方娜娜的前车之鉴,她们对周烟那张淡漠恣意的脸已经不再信任,她永远不会像她看起来那样云淡风轻。外表都是假象,她有的,只是杀人不眨眼的内里。

    她们在心里把她讽刺一遍,又开始聊赵尤今,这个预测会在糖果翻云覆雨的女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九点左右,赵尤今来了,红B开道,两辆捷豹,一辆玛莎拉蒂,除了她还有她几个姐妹。

    虹姐像一只沟壑纵横的老舔狗,曳着她八道褶的身子凑到赵尤今跟前:“赵总,包厢给您准备好了,咱们姑娘也都在等待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站在二楼顶梁柱旁边,嘴里叼着烟,不甚在意地瞥向那身青花瓷的旗袍,确实不像五十岁的,但说二十岁,有点过分了。

    站在她对面的几个小姑娘十分不屑:“老女人。逼都松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之间不该比年龄。

    岁数小的会说她年轻漂亮,花样多。岁数大的会说,当一个女人只剩下年轻可以说时,就可以去死了,因为她再找不到其他可以炫耀的履历。

    可所有成熟、知性的女人,也都是从年轻成长起来的,你看不起年轻的她,她到你这岁数时,未必不会比你成长的更好。

    而年轻漂亮的,当下也确实只有年轻漂亮,你花样再多,就目前来说,也只能勾住男人的一时,远不及你口中那个‘老女人’能带给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周烟看了一阵,转身回更衣间了。

    她早习惯在别人场子做一个透明人了。

    在更衣间窝了半个小时左右,虹姐亲自来找她,说是赵尤今点了她的单。

    周烟是个坐台的小姐,一般坐的单都不会拒绝。糖果也不允许她拒绝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