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18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想着,他淡淡笑。真他妈会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他把烟盒掏出来,准备抽第二根了,郑智突然大叫:“卧槽!”

    皱起眉:“一惊一乍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郑智手都在抖:“你一定想不到,我看到了谁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不以为意:“都是贺一,能是谁?”

    郑智走到他跟前,把他手里那根烟夺过去,点燃,抽一口,烟吐出来,像是吐出这些时日的压力,表情被如释重负拿走主动权。

    韦礼安看着他:“谁?”

    郑智没法说出那个名字,手指指电脑方向:“你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本想针对他卖关子这行为给他一脚,可双腿还是诚实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电脑界面是一个公民身份信息,左侧一栏‘曾用名:贺一’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他现在叫。司闻。

    【24】

    晚上,周烟给周思源吹干头发,看着他回房间。

    到门口,周思源回过头来,冲周烟说:“姐姐,晚安。”

    周烟笑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门关上,周烟看一眼表,九点半,也洗洗睡吧。

    想着,她转身回房间拿衣服。

    没走出两步,手机响了,她皱起眉,直觉不太好,拿起手机,果然是‘老混蛋’。

    她接通,当下没说话。

    那头很安静,呼吸很细,却还是能听清间隙。

    半晌,司闻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说话。

    司闻又说一句:“我在你附近办事,刚结束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说话。

    司闻还是那个语气,他正常时候会有的语气:“可以接上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知道,三句话不理他,已经是他的底线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回房拿了衣服,洗了澡。

    收拾好,司闻的电话又打过来。只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出了门,下楼前摁对家门铃。

    门开了,防盗门里是一张寻常人家五十岁的脸,她看一眼周烟身后,了然似的:“又是一晚?”

    周烟点点头。

    妇人叹口气:“行吧。你去吧。我给你看着思源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谢谢大姐。”

    妇人摆摆手:“谢什么?不过是照看孩子,正好我一个人也没个伴。再说,你哪个月都给钱,比我年轻时在厂里上班发的工资都及时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再说话,颔首,转身下楼。

    妇人又喊住她:“丫头。”

    周烟站在台阶上,回过头来:“嗯?”

    妇人看着她那张被窗外月光映到剔透的脸,话都团在喉咙里: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周烟应一声,继续下楼。

    妇人又叹气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这世道是怎么了,这么好的姑娘,为什么命没那么好。

    周烟出了楼门,晚风吹起白裙子裙边,随意编得蝎尾辫,有几绺短了,没扎上,并不安静地在额前刷存在感。整体看起来,很不真实。

    小区门离得近,没走两步就到了,门外有一辆裸车价两百多万的车,司闻的车。

    司闻有很多车,可他偏偏喜欢开百数来万的。他是没有几千万的超跑吗?不是,他就是太不拿排场这东西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司闻这俩字,就是排场了,旁的花里胡哨的东西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周烟刷卡,推开小门,才看见司闻立于车头,半靠着,长腿被小区门口路灯照得,连上影子再看,更显长了。他总是这样,知道哪个姿势能叫人发狂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睑,也摁下心头波澜。

    司闻本来看墙的眼神转到周烟身上,正好她裙子被吹起。他眼睫翕动。

    明明才一个月而已。

    直到上车,两个人都只眼神交流,谁也没先说话。

    车慢慢开离‘贫民窟’,驶进富人区。

    一路上灯越来越好看,五光十色的,是穷人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到楼底下,司闻停车,周烟等他,然后一起进电梯。

    两个人还是没说话,这回连眼神交流都没有。

    电梯到了,司闻先出来,先进门。周烟随后,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司闻没理人,打开了电视,听着电视里球赛声音,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再出来时,换了身衣裳,戴了眼镜。

    他视力很好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吃药太狠,有一点散光,所以有要紧的工作,都会戴一副眼镜,细丝的。就像其他贴身物品一样,小而精。

    那些东西的存在,倒让人觉得这套公寓廉价多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司闻。我有钱,我买得起,但我未必买。房子我不要很大,但地段要好。车也一样,性能要大于品牌。常用的东西或许不是最值钱的,但一定要是最精细的。

    他戴上眼镜就开始工作,全程不对周烟有任何打算。

    周烟也习惯了,把房间收拾一下,然后静静坐在阳台等他。

    等到十二点,她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司闻说:“别在我眼前睡。”

    周烟清醒一瞬,起身回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关门时,门把手被人从外面拉住,她抬头看见司闻。他把眼镜摘了。

    两股眼神重叠,周烟手还在门把手上。司闻用力一拉,把她人都带出来,摔进他怀里。他顺势搂住她。

    两具身体久违地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周烟很困,一点也不想跟他玩什么游戏,要是做爱她希望快进快出,争取一个小时能搞定。

    司闻却很慢,慢到只抱着她,手难得规矩地搂在她脊梁。

    这样持续了好久,周烟差点睡在他怀里,他才开口: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周烟不知道说什么。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我抱你?”

    周烟皱眉,她什么时候说她喜欢了?那只是做爱之后为了缓解空虚才出现的行为,跟喜欢一点关系没有。她否定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接受这个回答:“你有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跟他争辩。没意义。

    司闻伸手摸摸她的脸,伤口好差不多了,摸来只剩一条凸起,也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他只是摸摸,不想看,他说:“你不用有所顾虑,我还没什么事是要牺牲女人才能办。”

    周烟醒了。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她不用去计算赵尤今的影响力吗?

    赵尤今没有她重要吗?

    司闻这话好像在说:你就去嚣张,我看他们谁敢放肆。

    可是:“没有保质期吗?我要是过了保质期,你是不是就不管我了?”

    司闻觉得这话奇怪:“我养你四年,你才有危机意识?”

    周烟抿唇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司闻感觉怀里的身体在渐渐变暖,他贪图这温度,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他说:“蠢货才对没发生的事想三想四。”

    周烟听多了他的‘滚’,很难不为自己保留后路。这是本能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保证当有一天司闻不再需要她,她还能抽身,还能忘了他。

    哪怕很难。

    司闻在她发心落入一吻:“别想太多,想也没用。我不会被别人左右,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是,别琢磨后路了,你的后路,我一眼全看透。

    周烟不费力气了,得过且过吧。

    碰上司闻,是她的命,她还没那个逆天改命的能耐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瞧瞧,她那个对别人锱铢必较的能耐在司闻面前全施展不出来了。在司闻身上,她把双标这俩字演绎的淋漓尽致,看得人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司闻手往下,托起她大腿,把人抱起。

    周烟下意识攀紧他脖子,动作太大,脸都贴到一起。

    司闻允许她亲密,尽管她是无意。转身把她抱进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周烟被扔在床上,是扔,司闻在性事上一定要他的思想占主导。

    她双肘撑在床上,半个身子朝向他。

    司闻跪骑在她身上,解开上衣扣子,他很急,就总也解不开,越解不开,越急。

    周烟坐起来,给他解开,那衣裳跟姓她似的,她手指动两下,就拨开了。

    司闻直接压下来,胸膛贴着她的,咬住她耳朵:“还困吗?”

    周烟摇摇头。不困了。

    司闻滚烫的呼吸打在她侧脸:“让我操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答,她不以为这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司闻却要她答:“说你要。”

    周烟敷衍:“我要。”

    司闻皱眉,这是要吗?怎么要死不活的?“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周烟不想要他操,她想要他亲她,双手勾住他脖子,往下一拽,主动咬住他嘴唇,嚣张地亲吻,还时不时咬一口,很调皮,像一只被压迫久了的孔雀发起反击。

    司闻双手钻进她裙子里,捏住一点,没两下,就硬了。

    就像她了解他生活习惯,他也知道怎么弄她,她会有反应。

    周烟果然停下,敛起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司闻很得意,手下动作更强烈。

    周烟下意识夹紧腿,有轻哼从嘴角泄出。

    意乱情迷时,她最性感。

    司闻硬得很给她这副妖娆面子。

    周烟叫出一声,指甲都嵌进他胳膊:“司闻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有故意在克制,可司闻跟她太熟了,太知道她已经情动了。

    他没停:“嗯?”

    周烟心都在烧:“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司闻手指往下走两步,探进去,搅弄她一池春水:“想我插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司闻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司闻眉心耸起,不是爸爸吗?谁允许她叫他老公了?

    他不爽,手抽出来,解开裤腰带,送到她嘴边,让她舔两口,待湿润了,给她一场贯穿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