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19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周烟叫着,还要抱,搂着他脖子。

    司闻不自觉越来越快,一个月没耕耘,这块沃土还是很能适应他,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紧致。

    周烟被顶到G点,下意识敛起身子。

    司闻被夹到了,拉下她衣裳,沿着锁骨,着力嘬吸,转移她注意力。

    周烟反而夹得更紧。

    司闻低哼一声:“放松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办法:“放松不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换个姿势,抽插速度也慢下来,交合处声音渐渐没那么激烈,周烟才总算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这番欢爱,时间就长了。

    结束时候周烟已经‘死’过去了。

    司闻出去抽了根烟,回来时,周烟给自己小腹盖了张毯子,胸和腿还露在外边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握住她脚,往里挪一挪,把毯子拉下来,盖住。

    躺到她旁边,他靠在床头,哪里都很舒坦。

    果然,这种平静,只有周烟能给他。

    他偏头看看她,她跟感觉到似的,抱住他胳膊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会抽离,但那只胳膊,一整宿,动都没动。

    就像他晚上根本没在她附近办事,只是找借口专门接了她一趟,一样。

    【25】

    周烟被折腾得有点惨,早上没能起来,日上三竿了才睁眼。

    她揉揉眼,下床没看到司闻。

    拿来手机,有一串陌生号码的来电,六个。

    她没管,去洗了澡,换上之前放这边的衣裳。出来到冰箱把奶拿出来,给自己倒一杯。

    喝完,手机又响了,还是那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她接通,竟然是韦礼安。

    韦礼安没跟她寒暄,直接问:“你跟司闻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这语气太奇怪,周烟不想答:“跟您无关吧,警官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停顿片刻,又说:“你爱他吗?”

    周烟皱起眉,这什么问题?这年头警察都开始关心公民感情生活了?“你要没事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抢说一句,没让她挂。“别爱他。”

    周烟莫名其妙,把手机拿下来又看一眼来电号码,这真是韦礼安?而不是什么恶作剧?

    韦礼安语气很急,见周烟不想答他,音量都大了一倍:“别爱他。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周烟给他挂了,号码拉黑。

    与他何干。

    本来清水一样的心情被这个电话搅乱,她整个人都变得浑浊。

    她捏捏眉心,回家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韦礼安抽了一整盒烟,抽到眼都花了,手也开始抖。

    才一宿,细细密密的胡茬就已经蓄满他唇上、下巴,三米远都看得到。

    队外这颗大槐树,就跟他根据地一样,一旦有解不开的结了,他就在树下一蹲,一根一根抽着烟,甭提多可怜,看得人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郑智过来,把烟盒拽走:“是司闻就那么让你接受不了吗?哥?”

    韦礼安不是接受不了司闻可能是个罪犯,他是接受不了周烟跟司闻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他使劲嘬一口手里的烟:“禁毒大队那边给信了吗?”

    郑智蹲下来,跟他并排着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点燃一根烟:“咱们行动就一定要跟上头报备吗?”

    “调数据库找人不用,但要是走一趟东升制药,必须得报备。”

    郑智诟谇一声:“为什么效率那么低?还他妈不是这帮人一层一层浪费时间,什么时候干净利索脆早他妈没这些个贩毒、卖淫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叫韦礼安皱起眉:“你以为是你自个儿过日子呢?没点规矩!还是你以为一个国家让十几亿人口都吃饱饭是特容易的事?

    “执法人员就那么多,或许慢是慢了点,可大多数人本意绝不是要拖着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选择当警察你忘了吗?你又有那么多时间,对所有报案事无巨细、全负责了吗?可你觉得你不是一个好警察吗?”

    郑智哑口。

    半晌,他觉得韦礼安说得不对:“你是这样想、这样做,我信,但其他人真不一定。如果上头真的把范昶当回事,会轮到我们一个小小刑侦队查到他还有个表弟?”

    郑智也不是要跟他就上头效率问题吵架,他主要想说:“我不想等那头给信了。我们自己查出来的线索,就应该我们自己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情绪已经恢复,偏头看他,就事论事:“你忘了你怎么答应我的?”

    不要轻举妄动,一切行动听指挥。只是:“你再磨蹭一会,司闻那逼有所察觉,咱们就白玩了!你当他是什么好摆弄的角色?”

    司闻两字比周烟还叫人心疼,韦礼安一想到日后周烟或许会坚定不移地站在司闻身后……

    把烟盒又拿回来,他点燃一根,另起话题:“你说,一个从不管闲事的人,帮助警察破案,是不是说明,她至少是有正义感的?三观至少是正的?”

    郑智轻易被转移话题,他不觉得:“你就说身为警察,又有几个真的是因为正义感在办案?”

    韦礼安心更疼了。

    郑智说:“有时候干一行,会干的好,却不见得热爱。你拿咱们机关副局来说,他更喜欢保卫环境,几次申请调往环境总局,省里就是不批。可他仍然兢兢业业在公安系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通过一个人的行为来衡量他是否具备正义感、三观是不是正,太不严谨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越听他说话越想抽他,一句一个刀片子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:“行了!别显摆你那点浅薄的见解了。回去干活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你要问的?郑智要不是打不过他,一定给他一脚!

    韦礼安先进门,正好禁毒大队的电话打过来,说是消息递上去了,目前还没回应。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就是:等等吧。

    其实不止是公民的冤屈机关部门打太极,他们自己的事情,也大多都要等着。

    不是不管,是不能把他们当神来管,一套完整而缜密的系统,牵一发动全身,他们个人往往负不起这个责任,所以如果不是舆论压制,都是越谨慎越稳妥。

    范昶事件,摧毁多少家庭,哪怕多年后的现在,也仍然是无数人的噩梦。

    受害者只管他的冤屈要伸,而上头要操心的是事件带来的恐慌,是这影响要怎么消除才能让活着的人至少活的健康!

    韦礼安不愿意质疑、评判他信任的政府,但他也有自己觉得应该去做的事。

    人一辈子太苦,退缩也就罢了,可总得有迎难而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郑智进来,看韦礼安那表情也知道了:“是不是说等着?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警帽戴好:“走吧。咱俩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郑智挑起眼眶,他听懂了,但是:“你不是说必须报备?你不怕打草惊蛇了?”

    韦礼安是觉得,他们不去打这草,可能没人会动那条蛇了。

    郑智也不是要他回答,他就是管不住嘴:“走起!一等功等着我们刑侦队呢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又拒绝了一次赵尤今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可以绕开好望角,不走索马里亚丁湾的,是她太自负了,也过于信任雇佣兵公司。

    索马里海盗是国际公害,几乎不会受制于任何组织,他们永远利益当头,所以只要好处给到了,他们也不会拒绝交易。被告知那船上有四千万的货,他们必定会干这一票。

    赵尤今是惹不这帮海盗的,别说她一个人,就说歧州,拼尽人力财力,都不见得能攻下来。那片海域,太适合犯罪了。简直是罪犯的天堂。

    她放弃赎人对于她一个生意人来说,算是明智之举。药没了,要是再搭赎金进去,这跟要她命没什么区别。只是,对于合作伙伴,她迟迟交不了货,滞纳金每天都跟流水似的在她银行户头往外划,也不怎么好受。为了减少损失,她必须得找另外的渠道补货。

    司闻是唯一能救她的人,到这种时候,她也无暇顾及脸上还没进行修复手术的伤口了。

    哪怕一直被拒绝,她也绝不放弃。

    四千万啊,这数字简直能叫人嚼穿龈血。

    秘书很抱歉地看着赵尤今:“不好意思,赵女士,司先生不方便见面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颔首:“那劳烦你跟他讲一声,明天我还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秘书点点头,微笑送客。

    两人往外走,跟韦礼安、郑智狭路相逢。

    郑智看到赵尤今,挑起眉。她带着棒球帽、口罩,可那双深眼窝太醒目了。

    他为了看人,落后好几步,回神时,韦礼安已经进大厅了。

    追上去,他小声说:“那女的好眼熟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瞥他一眼:“是个女的你都眼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郑智眼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总裁办的另一位文秘引二人到候客厅稍作等待,转身去报告司闻了。

    司闻对他们造访反应平淡,接着处理手头事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,他站起身来。蓝色细纹西装未起褶皱,脱了外套,还有一件马甲,覆盖住腰线。最后一颗按钮没系,在他这身还算正式的着装上,尽是撩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秘书进来送了几份文件,又耽误他十多分钟。期间,她没敢正眼看他,却已然红了脸。

    他有一副好身材,肩宽腰窄,运动时会穿无袖背心,湿在身上隐约可见腹肌,像放大镜下的琴键,看两眼就想操,要摸两下必定沉沦。

    他也有叫外头那些妖艳贱货垂涎三尺的五官,轮廓很深,线条很凶,并不很东方。又有生人勿近的气质贯彻全身,叫人觉得他可远观不可亵玩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外在就很矛盾的男人,迷人又骇人。

    迷人在一挑眉,一抿唇。

    骇人在抬手就杀人,不留情,不留痕。

    周烟以前梦到阎王都不收他,她在梦里哭成鬼,觉得自己真惨,只要活一天他就在一天。她以为她醒来会感恩于虚惊一场,却没想到她还挺遗憾。

    遗憾于梦是相反的,不会是她活一天,他就在一天。

    他就是有这种本事,虐人入骨,还能让人对他宽容如初。可怕至极。

    他立于案前,把新文件看完。前后用了一个多小时,总算跟韦礼安见面。

    三人相对,这一次,韦礼安态度没上次那么好了:“司先生。”

    司闻很随意地坐下来,翘起腿:“有事?”

    连招呼都省了,他是真的对他有敌意。还是说对从警人员有敌意?

    韦礼安没深想,说:“我们这趟来,是想请您解答一些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配合?”他一开口就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韦礼安把执法证件拍在桌上:“因为我们是警察。”

    司闻波澜不惊:“警察可以因为有一些疑惑就堂而皇之,不请自来?这是我们国家警察机制的规则吗?恕我孤陋寡闻了,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郑智吸一口凉气,把话语权接过去:“司先生,我们不会浪费您太多时间,还请您配合。”

    司闻看一眼表:“距离我进门已经超过五分钟,二位身为刑警,也出任务,应该知道五秒都事关生死,你现在用了我五分钟,跟我说不会浪费我太多时间?”

    郑智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韦礼安看他一眼,示意他别说话了。

    郑智给他一个接收到这讯息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配合也可以,但要说好如果最后是你们想太多,应该给予我什么赔偿。”司闻咄咄逼人,从这场对峙开始,就一直占主导地位。

    韦礼安法律法规背得熟,关键时刻拿起就能用:“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》第五条规定: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,受法律保护。拒绝或者阻碍人民警察执行职务的行为,有关机关可以予以纪律处分。你这个行为,妥妥的够罚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怀疑他专业素养,只是理解能力不行:“背得挺好,依法执行职务,那我犯什么法了?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文件展开在他面前:“这个贺一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司闻垂眸看一眼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郑智皱起眉,这就认了?

    韦礼安脑子转得快,把范昶资料也铺上来:“范昶跟你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表哥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卡壳了。他,他居然也认了。

    难道不该是否定吗?毕竟只有一个名字,和一条亦真亦假的新闻。他们都不能确定范昶的表弟是不是他,一切都还只是停留在猜测阶段,他们过来也仅仅是要探探他口风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