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0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可他居然认了。

    司闻依旧轻描淡写:“我还知道他贩毒,当年震惊全国的六活事件,就跑了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神经紧绷起来。郑智也是。

    司闻抬手叫来秘书:“把空调调低点,顺便给二位倒杯茶,凉茶,我看他们都热得出汗了。”

    秘书微微笑:“好的,司先生。”

    司闻又说:“我能理解你们破不了案子,狗急跳墙,但麻烦上网看看东升制药为歧州GDP出了多少力。我全部产业公开透明化,有一个罅隙填不上,用不着你们,商业对手都会攻击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真跟范昶有什么联系,你们这一趟,真晚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眼白被红血丝塞积满当,他不明白,是他准备的不够,还是司闻把这场景排练了无数遍,怎么能一直被他压制着?

    郑智感受没比他好多少,本来以为他们是场突击战,结果反倒像是敌人事先透析了他方军情。

    秘书把茶端进来,甜甜的声音说给两人:“警官,喝茶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缓了缓,理智回来大半,说:“既然范昶是你表哥,我们找你了解情况就在情理之中。你这么坦白,并明确跟他没有联系,那你最好能为你说的话负责,要是未来我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,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司闻淡淡道:“请二位还是先算算今天耽误我这半个小时,怎么补偿吧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咬紧后槽牙,跟他对视。

    司闻像是看透了他们似的:“算了。我遛狗时也经常花上半个小时。这个时间,当施舍你们了。只是以后就别这么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过来找我,还是拿到上头批准,不然这样贸然行事,吃处分不是得不偿失?”

    郑智闻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?

    【26】

    从药谷出来半个小时,韦礼安脸色都没恢复。

    郑智看他太难受,主动开车。

    开离司闻的势力范围,郑智才说:“到底打草惊蛇了。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摇摇头:“是他无懈可击。”

    郑智不明白:“他是知道我们会来吗?他那副态度太惊悚了,我全程鸡皮疙瘩就没下来过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开着窗户,吹着风,不适感消散了一些:“要么是他真无辜,要么是他真牛逼。”

    郑智同意:“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?出师不利,下一场对峙估计也不理想,再来两回咱们败局可能也被奠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查!”韦礼安眼看着前方,认真,坚定。

    “怎么查?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久了,把眼眯起:“这一趟也不算一点收获没有,至少知道他确实跟范昶有关系。我们就查他,查东升制药。私底下查。”

    郑智看韦礼安对这案子的精神劲头超过他了:“哥你真的适合咱们这行。案子不查是不查,一旦着手,就投入百分之一百的精力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接他这话。他有私心,他很担心那个迷人的妓女。

    担心她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周烟晚上上班前,收到了虹姐十万块钱转账。

    再去糖果时,她毫无尊严地站在大厅,接受所有鸡、鸭,扫地的,看门的不屑的目光。

    虹姐指着她的脸,用这半辈子学会的脏字侮辱她,比往常更狠,更毒,更险恶。吐沫星子飞溅。

    她必须得纵情地骂,骂到她对那十万块钱释怀。

    可真奇怪,她就是释怀不了。

    这感觉真不好,有求于人就受制于人的感觉真不好。

    她从没想过,有一天会被自己带的姑娘拿捏在手里,她不能有脾气,而不管对方提出什么要求,她还得满足,不然等待她的就是卷铺盖滚蛋。

    她不怕死,她怕滚蛋啊。

    前夫欠了那么多钱跑路,她要是滚蛋了,要她七十多岁的父母还吗?真到那一步,钱庄那帮人什么事干不出来?上一次在她妈嘴里喂精液可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想着,她红了眼,骂得更用力,逼近疯狂。

    周烟全程高度配合,被喷一脸口水也无动于衷,那些词跟她过往的经历比起来,实在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觉得自己委屈的小姐们,这会都舒服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单纯。

    说直白点,就是这么好骗。

    很多人以为勾心斗角都是正规职场里会出现的现象,其实不然,有人的地方,就有算计。

    只是妓女这个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群体,她们把所有心眼都用在从其他鸡手里抢一个老板上了。她们不羡慕外头哪个女人嫁了高门,吃穿如何,但她们会嫉妒同为鸡的谁,打一炮比她多赚五百块钱。

    周烟以前被司闻钦点,她们只以为她日子不好过,常常对她不屑一顾,顶多明着暗着搬弄两句是非,不会把她当成威胁,也不对她在意。毕竟司闻是个索命阴魂。

    可经历上次他“英雄救美”,她们对周烟的敌意就跟粉刺暗疮似的,全显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?这不可以。

    周烟怎么可以拥有这种待遇?她不可以。

    她们揣着嫉妒,在人性边缘徘徊,恶劣同时叫这地方乌烟瘴气、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混乱地方不讲规则,最适合不规矩的人,最适合周烟。

    周烟把尊严拿给虹姐践踏,却换来了钱,她觉得她赚了。

    钱是多好的东西,她没钱那几年可是体会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这场批斗大会结束,周烟挺起胸脯,丝毫不介意那群人嘲讽的目光,回到更衣间。

    刚坐下没多久,平素跟她毫无交流的一个头牌进来了,她说隔壁更衣间在修空调,几个大男人,她没法换衣服,到这里来换一下。

    周烟没搭理,从抽屉里拿出一包湿纸巾,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擦完觉得还有点熏人,出去洗了洗。

    再回来时,头牌在打电话,边打边哭,没有很大声,但吸鼻子的声音不小。

    她看见周烟进来,躲了躲,装作不甚在意地大声说了拜拜,挂了。

    周烟在化妆镜前护肤,轻轻拍着精华液。

    头牌走过来,笑了笑:“周烟。”

    周烟手没停:“嗯。”

    头牌站在她旁边,旁边有椅子,她仍不坐。“你不会多嘴的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嘴什么?你跟人打电话打哭了?”

    头牌不是说这个:“我是说,你在医院看见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不提周烟都要忘了。

    之前她被赵尤今找茬,前一天这位头牌也被老板打了。

    就在包厢,具体原因旁人都不知道,只知道场面挺惨烈的,老板脚脚踹肚子上,让她住了一个多礼拜院。后来周烟给周思源拿药,看见她在妇产科。

    周烟打开妆前乳,点一点抹在脸上:“跟我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头牌吁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似的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朝外走,快到门口时,周烟喊住她,“诶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,跟周烟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周烟停顿一下,才说:“不建议你生。”

    头牌明显目光暗淡一些:“我可以养活他,只要你不告发我。”

    周烟把眼收回来,盖上妆前乳盖子,说:“生个孩子,你是得到生命的延续了,也觉得自己完整了。你有想过你孩子感受吗?他愿不愿意自己有个当鸡的妈?他又是不是身体健康没毛病?”

    头牌神情凝固在漂亮脸蛋上。

    周烟没看她:“每个女人都该有孕育的权利,却也不是。不准备从良的妓女没有,吸毒的女人没有,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人也没有。她们不配有。”

    头牌攥紧拳头,指甲全楔进肉里,语气低沉,颤抖着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!”

    周烟不凭什么,这事情甚至跟她无关,照她往常行事作风应该是冷眼旁观,可她就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头牌眼圈又红了:“任何一个母亲都没权利抹杀一个生命!”

    周烟笑了,笑得好看,也讽刺:“你把他生出来,才是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太凶了,头牌心里咯噔一声,嘴唇也开始打颤。

    周烟站起来,又看向她:“如你所见,我是糖果众矢之的,谁都说我自私自利。我本来不必要提醒你,可我还是觉得,如果我看得到这是悲剧,却没告诉你,那这悲剧,就是我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头牌只剩下痛苦,站都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要用手撑住门楞,还要用墙根抵住脚,才显得对她这番话没那么在意。

    周烟说完了,该说的都说了,怎么选就不是能管的了,她尚不能自救,不会自以为是到救人。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可怜这头牌,她只是可怜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没有错,他不该来面对这个操蛋的世界。

    就像周思源一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晚上周烟出台,她跟头牌被点进了一个包厢,那老板,就是对头牌施暴的人。

    周烟以为这场子她就是个凑数的,坐得很远。

    其实她一直都坐得不近,但来这里的男人,花五块钱也得摸出十块钱的满足感来,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小姐的。不管她坐得多远,也会被寻到,被一只油腻的手伸进衣裳里。

    她坐了还没五分钟,老板就过来了,搂着她的腰:“我见过你几次。”

    周烟笑得敷衍:“是吗?”

    老板端来桌上的酒,喂给她:“她们说你特别骚。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周烟喝了他的酒:“不准确。我不光骚,还贱。”

    老板挑眉,对她这说法很感兴趣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周烟把酒含了一会,才咽下去,有不乖的顺着嘴角流延,像极了吸血鬼刚咬了谁脖子:“我之前让我们一个同事,染上过艾滋病。”

    老板弹开,眼都要瞪出来:“你!”

    周烟笑笑:“别担心,我没有。就是因为我没有,所以她们都说我贱。”

    老板的好心情被破坏了一半,抬手要掴她一巴掌,被头牌提醒:“她背后有人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烦透了她的声音,那一巴掌转头甩给她:“我让你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头牌被一巴掌抽地上,小腹撞在桌角。

    她滚出去的姿势像是给他牵开施暴的头。他人站起来,脚要踢过去时,却被周烟先踹开他的腿。

    他惊呆了:“你不知道你什么东西了,是吗?”

    周烟只是淡淡说:“我什么东西不重要,不过我老板是司闻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就变了,憋了半天,到底没再说什么。司闻是他得罪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本来他这一趟是要对头牌发难的,也不知道她孩子打了没有,可在挑人时看到气质一流的周烟,找茬这事就搁置了,一颗心全是歹意。

    想着聊两句直接带走,可要是司闻的人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他起初听说司闻在糖果包了人,叫周烟,以为这人会被金山银山宝贝起来,就算不是,司闻也不会让她再染风尘,却没想到,她还干着这卖笑的活。

    消遣添了恶心,时间没到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那头牌的账,下回再算也不迟。

    人一走,周烟把头牌扶起来。

    头牌小声说了句谢谢。

    周烟只是投桃报李,既然帮她说话,她也可以反过来帮她一把。

    她们在头牌这一句谢谢之后,就再无交流了。出了包厢门,也各奔东西。

    这样挺好,不必要靠太近。

    同为一掬泥里的蛆,谁还不是恶臭难当、疮痍满目,离近了真没法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隔壁包厢里,司闻手持红酒杯,很有闲情逸致地在心里品了一番这酒。

    这包厢就他一个人,还有一只连接周烟那包厢窃听器的耳机。

    我什么东西不重要,不过我老板是司闻。

    学得很快,刚给她开放权利,立马就狐假虎威了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她背着他总是有这么多形态,他本来还算平和的眉目就又锋利起来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