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1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他不爽了,招来服务员让他把周烟带过来。

    说完,他又更改:“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在这环境太久,耳濡目染,也稍微能听懂一些老板的话外音。

    司闻这意思应该是说:叫可以,别碰她。

    在服务员准备出门时,他又改主意了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跟他确认一遍:“不叫她了?”

    司闻没答。

    服务员懂了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司闻再看手里的酒,酸,涩,廉价,倒进烟灰缸里。酒杯随意一搁。

    他待不下去了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跟周烟遇到他觉得是巧合。

    他只是沿着西门往外走,出门就看到蹲在台阶抽烟的周烟。虽然西门这方向是她更衣间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穿着裙子,一如既往,头发卷成浪,躺在肩膀。

    周烟觉得糖果空气不好闻,出来透透气,顺便抽根烟。

    一根变三根,她还没回去。

    天凉多了,她冻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却不管,一定坚持把手里这根抽完。

    路口有一帮小孩在闹着玩,不大的年纪学大人模样抽烟、甩胯。撩开背心,露出屁股沟的低腰裤怎么看都要掉下来,他们还觉得这是美。

    周烟想到她这么大时候,也这么傻逼吗?

    应该不是,那时候她在打好几份工,腰上都是便宜膏药,一块钱一贴的,她轻易不露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卖惨,正常情况下,她都想她看起来过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就入了神。

    司闻在她身后站了五分钟,她都没察觉,脸冲着那帮小孩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爽,这下更不爽了。什么意思?现在觉得那种营养不良的小玩意顺眼了?看不上他这三十多岁的肉体了?忘了让她高潮的是谁的物件了?

    想着,他给了周烟一脚。

    周烟没防备,差点扑向地面。

    扭头就骂:“操!”

    看见只有司闻才会有的腿,她刹住车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果然是那张她闭着眼都能想象出来的脸。

    司闻问她:“操什么?”

    周烟:“我。”

    【27】

    司闻居高临下看着她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周烟起来,手捏住烟,想再抽一口,丢掉,却被司闻把她手腕拉过来,替她抽完那一口。

    丢掉烟蒂,周烟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司闻很高,跟她差了十多公分,她看他,永远都只能仰起头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看着他,也不说话,看到他皱起眉。

    司闻脚步错开,躲开她视线。

    周烟觉得好笑,他这是害臊了?他这身西装下的哪一寸她没看过?没舔过?以前她害羞,下不去嘴时,可还是他逼得。

    原来男人都是提上裤子就以为自己是个君子的动物?

    想着,周烟笑一下,无声地。

    司闻没听到,但他看到了,长手捞起她腰,压向自己:“你想什么?”

    周烟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,跟迷魂药一样,混乱了她的理智:“我想你。”

    她双眼撩人,像是醉了,又像是疯了。司闻那双剑眉竟然显出温柔,“你吃药了?”

    周烟摇摇头:“你不是不让我吃?我就再没吃过。”

    司闻摸摸她嘴唇,柔软的触觉叫他呼吸变得灼人:“你听话吗?”

    真可笑。周烟笑了:“你养我四年,觉得我不听话吗?”

    四年,司闻占主导,他们之间关系都在于他爽不爽,周烟作为一个玩具,大多数时候都还算听话。有时候被伤害她也会想不通,可只要司闻找她,她还是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习惯性妥协,也有例外。

    人跟狗的感情在于人愿意在狗身上投入多少感情。狗没有选择权。

    可如果人对狗太纵容,狗一定会蹬鼻子上脸。

    这是自然规律。

    周烟是狗,又不是狗,她更像一只敏锐的非洲豹。

    洞悉到司闻对她加宽的底线,也捕捉到他愉快的神情,她那张逆来顺受的脸就开始蜕变。那双平时对他收敛起的小肉垫,也差出来锋利爪子。伏在暗处,伺机行动。

    这是她能控制的,也不是她能控制的,更多时候,这是一种本能。就像她有时候会因为司闻难过、会在受伤时想逃的那种本能。

    两个生物体之间相处,只要靠得近,就能察觉到对方情绪。

    司闻心情比昨天更好。

    周烟就由着自己放肆了。她很熟练,毕竟不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之前她就借着醉酒在他酒杯里吐口水、把他手机壁纸换掉。在他几回说滚后,她也真的滚,一直到他发火找她。她也会挺着胸,大胆地让他帮忙脱衣服。

    还有拉住他胳膊,靠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也包括昨晚上拽下他亲吻,叫他声老公。

    司闻把手指探进她嘴里,指腹抵上那截柔软的舌头,他身体也像是发了烧。

    周烟咬住他手指,眉梢带笑,漂亮的眼睛勾引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气温跟在桑拿房里似的不断上升,那边插科打诨的几个崽子也停下吹牛逼,冲他们这头打起口哨:“亲个嘴呗!”

    “哥们别怂啊,快把舌头伸进去,吸她!”

    司闻停住,直接走过去,眼神很不友善。

    周烟后退两步,靠在墙上,把放在胸罩的烟盒和火机拿出来,攫一根,点燃,剩下再放回去。左手抽烟,右手托着左手肘。这过程中,她的眼就没离开过司闻。

    司闻走到那帮小孩中间,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什么,他们闻风丧胆似的,很快窜离这条胡同。

    他再返回来,周烟觉得路灯格外关照他。

    到跟前,司闻把烟从周烟嘴里拿走,撵灭在墙面,一个抛物线扔到垃圾桶。

    再搂住她,躬腰靠近她嘴唇:“刚到哪了?”

    周烟嘴里烟味太浓,躲了躲。

    司闻没允许,扳过她的脸,就要呼吸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周烟被他半揽着身体,也问:“你刚跟他们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司闻那个狗德行。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周烟仰头:“不说别亲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歪歪脖子,青筋暴起,嘎嘣响了两下,性感到人湿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。”周烟还不知死活的要答案。

    司闻一只手攥住她两个手腕,另一只手解下领带,系上,用力一拽,周烟受力扑向他,他躬腰及时,堵住她嘴唇,辗转,厮磨。

    周烟猝不及防被一条舌头搅弄,却也能很快适应。

    这是场不带丝毫肉欲的亲吻,区别于往常每一次。

    司闻点到即止,扯开她,看着路灯下她肿起来的嘴:“别跟我讲条件。下次记住。”

    斤斤计较。周烟没理他,想挣脱开这条领带。

    司闻没允许,拉着长的一头,往更明亮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周烟像个罪犯,因为犯了什么罪被执法人员带出案发现场,可司闻又一点也不像正义的人,他才更像罪犯,像一个成语: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周烟笑了,一点也不清楚她目前是什么处境。

    司闻没听到她笑,可就是能感觉到她在笑,这感觉叫他舒坦。

    他带她走过他的车。

    周烟挑眉,不回家?“去哪?”

    司闻像是对自己说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烟想起家里冰箱还有些吃的:“回去我给你做?”

    司闻停下。

    周烟没停,撞在他脊梁上。

    鼻子吃痛,她抬起两只手摸摸。

    司闻扭过来:“我非得吃你做的饭?不能吃顿别人做的?”

    周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很想伺候他,他又没给她开过保姆的工资。

    司闻把领带扔给她:“拿着!”

    周烟拿上。没明白她刚才是笑什么玩意。这老混蛋有什么值得她开心的?

    司闻看她不高兴了,眼睫翕动。

    四年来,周烟在他面前更多时候是一具行尸走肉,她所有有趣的神情、行为,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。就像他在窃听耳机里听到,她机灵地应对别人的靠近,就从不曾对他。

    偶尔她喝多了,或者哪根筋没搭对,会在他面前露出一些,可都如昙花一现。

    不像刚才,她竟然在闹气。在他面前。很明确的闹气。

    周烟越过他,走出两步,没感觉人跟上来,扭头看他,果然还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也没说话,站着等他。

    司闻回过神来,转身继续走。

    路过周烟时,牵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周烟瞳孔放大,她几乎可以感知到她神情的变化。

    低头看手,是被司闻牵着,他是想牵领带,结果牵错了?

    她没问。

    他也没说明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护城河,过桥时,小贩冲他们大声吆喝:“十块!二十块!”

    周烟偏头看一眼,小贩跟看到商机似的,上前推销:“看看戒指!全都水钻的!”

    周烟没买过钻,不知道水钻是什么钻:“玻璃制的?”

    小贩拿给周烟一个:“水晶制的,看着跟真钻似的,二十块钱,也不贵,要一个吧!”

    周烟拿手上看看,不喜欢,又还给他了。

    小贩不死心,后退两步,张罗着:“那看看别的,看这发卡,你戴上准好看。”

    周烟拿起一个发卡,卡在头发上,问司闻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司闻没说话,不过他表情分明在说:丑。

    小贩看周烟挺感兴趣,大力推荐:“姑娘你本来就长得好看,卡上这卡子,显得更好看了。这位大哥不喜欢,你可以戴给别人看啊。”

    司闻从周烟头发上把那破卡子摘下来,扔给他:“她敢。”

    小贩本来还有一肚子马屁,看这头沉着脸,气场八丈,管住了嘴。

    司闻没耐性了,把周烟拉下桥。

    下了桥,周烟眼也没歇,在歧州最大夜市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司闻停住,她也就停了。手还被他牵着。

    她看他,想问怎么了,他抢先一步把袖扣摘下来,掀起她一绺头发,穿进去,再穿一回,给她固定在头发上。就在她刚卡卡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套动作太流畅,周烟还没反应过来,他手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司闻并没有想为这举动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烟却没放过他:“你是送我,还是借我头发帮你带一阵?”

    司闻答非所问:“这个,两万。”

    周烟心动了:“我不还了。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