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2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司闻没理她。

    周烟又说:“你要也不还。”

    司闻也没理她。

    周烟把脑袋凑过去:“我真不还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皱眉,拉着她往前走,试图终结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但没管用,终结这话题的,是烧烤摊。

    周烟想吃。

    司闻态度很明确:“我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会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周烟好话不重复,扭头跟老板点单:“老板!牛心管五串!”

    老板立马烤上:“好嘞!”

    照司闻秉性,这种时候,他早甩下周烟走了,但他没有,他还能等到五串烤完。

    周烟把烤心管拿在手上,吃一口,问他:“吃不吃?”

    司闻不吃。

    周烟看他那个矜贵模样,浑然天成,让他们之间好似有一道天堑,深不可测,遥不可及。她坏心眼冒出来,拉着他衬衫衣襟,用力往下一拽,嘴对上他的,烧烤酱沾了他一嘴。

    司闻怒了,把剩下几串从她手里夺过来,全扔进旁边垃圾桶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他。

    司闻视而不见她的眼神,付完钱把她拽走。动作野蛮。

    他允许她有小情绪,可不能过量。

    一直在暗处吃串的韦礼安就这么看着,看着司闻对周烟像对他一条狗。

    竹签子被他咬出一排牙印。

    郑智刚看见那俩人了,只是没看懂韦礼安那么在意是为什么。“还别扭呢?司闻这事得慢慢查。你现在就是看见他脑瓜子疼,也得疼着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着周烟身影,突然明白了他之前问郑智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从不管闲事的人,帮助警察破案,是不是说,她至少是有正义感的?三观至少是正的?

    不是,是周烟知道,在那群交易卵子的犯罪人员眼里,侵犯、伤害她并没有取她的卵对他们有用。她是知道钱对于他们的重要性,计算好了他们不会损她分毫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来了。

    不然就算她领导指派她,她也不见得干。

    她不是三观正,也不愿意奋不顾身,她只是擅长权衡利弊,喜欢掂量轻重。

    他知道答案了,按理说应该开心,可为什么这么难过呢?

    知道她那么理智地待人接物,永远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多看他一眼,怎么就那么难过呢?

    他早早输给司闻有权有势能掌握她生死,以为至少还能拼她个一时,她多看他两眼也是好的,到头来却被她这副明确的眼神告知,他想的,她永远不会做。

    怎么就那么叫人难过呢?

    唯一值得开心的,是不是就是,活得这样明白的她也不会爱上司闻?

    可她为什么只对司闻笑呢?她发自内心的笑,他从没有得到过。

    他把一小杯白的干了,烈酒浇愁,愁更愁。

    【28】

    周一,赵尤今又准时出现在药谷。

    秘书前来汇报,司闻听完,淡淡应一声。这一次,没说不见。

    秘书懂了,出门安置赵尤今。

    司闻把外贸合同依次签完。算了下到今天,赵尤今光是违约金就赔了多少。

    赵尤今被引到会客厅。

    秘书给她倒杯凉茶,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,戴着棒球帽,眼镜,口罩,穿着大夹克,捂得严实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她一定不用在这里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手里人、合作伙伴把本都搭给了她,现在还没起诉她都算是仁义,她断不敢再冲他们开口。

    她的逼,也只有在有钱时,才能对那群男人产生诱惑。

    确实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在社会淌过的人,风里雨里都有经历,钱已经超过一切欲求占领高地。

    有了钱,自然就有了女人,各种各样的女人,对赵尤今脱裤子,也无外乎是她庞大的关系网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,以及她身份地位可以为他们提供便利。不然脑子有病去操一个五十岁的整容怪。

    这回,赵尤今用了她一半的关系,做了这笔生意,本来到港就能有成翻的收益,这帮人都能沾光赚上一笔,却忽略了海盗这个从来不在任何人计划里的群体。

    她的关系网里,跟她合作的,全赔,没跟她合作的,都不愿意对她施以援手。

    她的关系网外,除了东升制药,还有几家小型制药公司,却好像是跟司闻通了气,一样把她拒之门外。她都觉得可笑,这帮人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?要不是她有难处,她会看他们一眼?

    忘了以前怎么跟条狗一样跪在她眼前求她拉一把了?不知好歹的东西。

    等她这一遭熬过去,这些落井下石的人,她一定一个一个找他们算账。

    喝着东升制药清冽的茶水,她眼渐渐眯起。

    司闻是在她等了半个小时左右过来的,外形一如赌场初见,可对他的印象已经不是对一个迷人的男人了。她觉得他的本来面目远比他对那服务员时,还令人生怖。

    他进门,坐在中央位,秘书给他拿了瓶水。玻璃瓶,没有商标和包装纸,看不出品牌。

    赵尤今不想跟他扯皮没用的废话,不等他开口,已经迫不及待地问:“司先生可以救命吗?不,不是可以。求司先生救救我!”

    她犹如一条丧家之犬,已经全无第一次见面的高高在上,和优越感。

    司闻没说话,只是喝口水。

    喉结鼓动,线条像是可卡因,一次注射,一次成瘾。

    赵尤今多淫荡啊,泥菩萨过江了,还能对他这模样湿了裤裆。

    她夹紧腿,咬着牙跪伏在司闻腿上:“求求你!我知道我要的货你都有!”

    司闻把玻璃瓶放下,一脚踹过去,正中她肩窝。

    赵尤今受力后仰,脊梁磕在矮桌上。

    她倒吸一口凉气,咬肌绷紧,眼里红血丝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很疼,身体上的,心理上的。

    多年来,她一直是被供奉在心尖上的人,无论是谁,无论何等地位,都只有给她提鞋的份。

    这与在司闻跟前的处境形成巨大落差。她很疼。

    司闻面无表情:“你也配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能让自己把矫情摁在皮下,巧言令色,说尽好话:“只要你能救我,我可以为你做任何。任何。只要你提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司闻没答,说:“把帽子、眼镜摘了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照做,不敢存有一点旖旎心思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伤口还没结痂,好像有发炎化脓过,确实比周烟那道重多了。

    司闻对他这作品还算满意,抬手把那半瓶水泼在伤口上,想看看会有什么景观。

    那伤口表皮似乎愈合了,没被水影响。这可不好。

    赵尤今被泼了一脸水,当时那一下,她猛抽一口气,不然她都以为她会窒息而亡。

    他长手把桌上烟拿过来,点燃,抽一口。

    赵尤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没等她反应过来,司闻的烟已经点在她脸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惊叫,手在脸周,却不敢碰,蹬着腿一直往后退。

    司闻看着她,竟然还觉得不过瘾。

    他从冰箱里又拿了一瓶水,走到赵尤今跟前。

    赵尤今怕极了,玩命一样躲。

    司闻只是踩住她脚,就已经踩断她所有后路。

    赵尤今跪下来,给他磕头:“对不起!我不该去找周烟!对不起!是我自以为是!我该死!我该五马分尸!我该死!我该死!”

    很快,额头就磕破了皮,殷红一片。

    司闻那张脸始终不带半分怜悯,仍然把水泼过去。

    赵尤今刚被烟头烫过的脸又沾上水,仰头大叫,叫得撕心裂肺,听起来惨绝人寰。

    司闻才刚刚尝到点乐趣,只是一个人享受这种愉快就只是这一份愉快,不能加倍,要是有人一起,就不是了。他扔了玻璃瓶,又坐下来,说:“愿意为我做任何?只要我提的出来?”

    赵尤今这脸都废了,还有什么不能做?

    她忍着巨大痛苦,点点头,哈喇子流下来,混着眼泪、鼻涕,拉起长丝。

    “周四广南庵,一个人来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抬眼看他,脸在抖,牙齿在打颤:“你……就会……给我……货吗?”

    司闻看都不想看她,答得敷衍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想信,却不敢信,豁出命去提起要求:“可以……签……合同……吗?”

    司闻叫来秘书,让她去拿一只录音笔,按照他要求录一段话给赵尤今。

    秘书拿来,按照司闻吩咐,点开开关,对收音话筒说:“东升制药在周四之后会赠与赵尤今女士药单上药物若干,前提赵女士要在周四时赴约。”

    录完,司闻抬抬下巴,秘书会意,把录音笔交给赵尤今。

    赵尤今觉得这东西信服力不够:“不是你录,我不敢拿。”

    秘书给她解释:“药品不是我承诺您的,是我代表东升制药承诺您的,所以开头我就说了东升制药,而不是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智商一般,做生意都够呛,何况玩手腕,她甚至不如她背后那些男人。

    秘书这番话,轻而易举说服了她。

    送走赵尤今,秘书折回,站在司闻跟前:“司先生。”

    司闻整理两下袖口:“病情控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秘书张张嘴,又合上,只说了四个字:“谢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秘书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门,她打一阵软腿,手扶住墙面。

    她妈乳腺癌二期,癌性肿块已扩散至淋巴等部位。她要靠司闻才能保她妈的命,司闻也因为有她妈在手,永远不用担心她会背叛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,东升制药所有直接跟司闻接触的人,都有各种各样的把柄、软肋在他手里。可他却美曰其名体恤下属,是给东升制药员工的福利。

    这就是司闻,他不信人心。

    他只信利益驱使下的忠诚。

    其实不光用人,就连做项目,他都能分开好几个步骤,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各分一部分,他掌握所有进度,来做最后敲定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天生的商人,也幸好他只是个商人。

    秘书自以为是地想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糖果夜总会。

    周烟洗完澡,回到更衣间。

    头发还没干,湿漉漉铺满脊梁,红裙子胜火,细吊带挂在肩膀,胸罩没穿,两点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新来的经理进来安排小姐晚上坐台,进门就被那身红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以前他来糖果,还是以顾客的身份,那时候糖果就不缺穿红的小姐,也不缺跟周烟一样白的女人,可就是不如她穿,能让人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糖果几个头牌,个个惊艳绝伦,也一身本事,顶多双商不太高,可他仍喜欢跟她们聊天,他知道是因为人都肤浅,喜欢美的。

    但没有一个,能跟周烟似的,让他有性冲动。

    短短两句话,他说了十分钟,就为多看一会周烟。

    她涂口红时嘴微微翘起,好像涂出了唇形,她伸出一根小拇指,擦擦。

    他吞咽两口口水,收回眼来:“那什么,就这些。晚上302以后的六个包厢我负责,有问题找我。穿什么衣裳我发群里了,丝袜记得买便宜的,五块钱一双的就行。买质量太好的撕都撕不开,碰上脾气好老板也就算了,碰上脾气不好的,不打的你们鼻青脸肿的。”

    有个刚失足的小姐不怕:“咱们糖果不是对闹事的一律报警处理?”

    经理说:“他打了你,报警又能挽回什么?他赔给你五千、一万,你不还是脸花了?”

    她哼唧两句,噘噘嘴,手指卷起头发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