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3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经理说完,走到周烟跟前:“周烟你晚上还是等大包,有老板来你就跟高经理那一组进去。”

    周烟点下头,再无更多回应。

    经理却没走,又说:“高经理那几个大包都肥,机灵点,捞多少小费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后头有不乐意的了:“凭什么?我们拿小费都得被抽成,她凭什么不用?”

    经理又解释:“我这说法只是鼓励你们多争取小费,怎么可能都是你们的?你们不行,周烟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几个小姐这才消停了。

    经理扭头再看周烟,她还是不咸不淡的态度,蓦得添了一抹烦躁,真他妈热脸贴冷屁股。

    可再看她那张脸,气又消了。

    他拉开椅子坐下,看着化妆的她,说:“你要不想坐台,我可以给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周烟眼线画到一半,扭头看他:“你来几天了?”

    经理挑眉,还没人问他这个问题,而且这语气也太像领导对下属了,木讷半晌,才说:“四天。”

    周烟脸又面向镜子,接着画。

    经理没明白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烟提醒一下:“建议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经理一怔,想问她为什么总对人这么刻薄,门开了,虹姐声音传过来:“干嘛呢!”

    他下意识站起来,退开两步,扭过头去,一脸惊恐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虹姐走过来,警告他:“不想干了早说!一天天泡在这里,这里有你妈啊!擦擦你的哈喇子!她也是你敢想的?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经理被骂懵了,愣了一愣,跑出去,慌不择路。

    人一走,几个小姐也自觉走了。

    更衣间只剩下虹姐和周烟。

    虹姐看她气定神闲,心里啐一口,嘴上却说:“以后他再找你就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公开处分周烟不守纪律后,她就没再跟她说过话,如果不是司闻打来电话,她能一直不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周烟在脸上喷定妆水,粗粗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虹姐说完也走了。

    司闻的电话打过来。

    周烟接通,摁了免提,放一旁,把袖扣当卡子在头发上别。

    司闻的声音传来:“我腰带在哪?”

    周烟没答,只顾别袖扣。

    司闻那天没怎么费时费力就给她卡好了,怎么到她这这么费劲?

    “听不见?”司闻语气不好了。

    周烟不别了,拿起手机:“我不知道。你在你家安个摄像头就不怕找不到了。你也挺擅长干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糖果还有什么地方没被你装窃听器吗?应该没了吧?”周烟想不到除了窃听器,还有什么让虹姐每次都这么及时制止别的男人对她下手。

    当然,她是不可能窃听她的,只有司闻那老混蛋爱干这种事。

    司闻一点也不心虚:“你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周烟直接给他挂了,手机往桌上一扔,拉开椅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那天从夜市回来,司闻开车,右手一直拉着绑住她的领带。跟怕她跑似的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司闻又为她放宽了底线。

    他对她开放的特权越多,她也就越本能地对他展露更多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【29】

    周烟一晚上都没被叫到,到后半夜,她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二手雪佛兰打不着了,这个月第四次了,必须得修了。得跟司闻要钱。

    从停车场出来,她网上约了车。

    等在路边,她打了个哈欠,吸吸鼻子,摸出烟盒来,抽一根点燃。

    烟雾滚出嘴边,她的脸被盖住,尤其半遮半掩,很好看。

    抽烟这东西,能戒,只是看想不想戒。

    跟毒品不一样。

    有人说,除了那些一次成瘾的高浓度毒品,更多毒品都是可以戒断的,比如吗啡、美沙酮、海洛因。这个分体质,也靠意志力,更多人本心不想戒,所以才会显得那么难。

    周烟觉得这不全面。

    周思源有毒瘾,是通过母体沾上的,他对毒品有渴求,可他不知道让他产生这种痛苦的是毒品,他也再没有吸毒环境,所以他这个情况,有望戒断。

    但恶心的一点是,未来他也不能了解这东西,不能接近吸毒环境,不然容易复吸。

    大多数成年人觉得自己苦,更多时候再吸都是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。可能沾上的时候是各种复杂的原因,但再吸,基本是在潜意识默许下进行的。

    这个就是,想戒,但本心不想戒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才能更体现出毒品这东西的危害。摧毁生命,又侵蚀意志。

    网约车迟到了两分钟,她没催,司机师傅给她打电话说东湘路堵车,可能还得五分钟。

    她没关系。这会回去周思源也早睡了。

    过五分钟,车来了。两辆。

    周烟看都没看一眼司闻的捷豹,转身走向网约车。

    司闻下车,一把扯住她。

    周烟被她拉住,没费力挣脱。没用。

    司闻力气多大、耐力多强她感受了四年,早长记性了。要是他手无缚鸡之力,也不会在不嗑药的情况下,还能操她一个小时,都不射。

    他脸色很不好,把她摁在车门:“挂我电话,找死?”

    她抬眼,看着他:“挂你电话你不一样可以找到我?”

    司闻捏住她下巴,很快,手指陷进肉里:“你要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周烟下巴疼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司闻手立马松开三分,怒火中烧的眉目也稍显收敛。

    周烟捕捉到了,下意识有恃无恐起来,像一个有小情绪的幼儿园小朋友,推开他:“我不是东西,所以求你离我远一点。天天监视我,你是没别的事可做了?”

    那头司机师傅还在等,不见人来又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司闻手伸进周烟口袋,把手机拿出来给她摁掉了。

    操。周烟不想跟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司闻看她又变成这幅不死不活的态度,双手撑在她两臂,把她圈在车门上,左腿伸到她两腿间,提起,膝盖慢慢靠近水源:“我是不是说过,你没资格反抗我?”

    周烟没有动,可直勾勾的眼明显是抗拒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快要碰到她时,司闻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把周烟绑住,这次用腰带。一只手攥着,一只手接电话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看着他,就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说两句,跟周烟眼对上,眉头轻蹙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眼垂下来,又看向他小腿。

    他腿细又长,铅笔似的直,穿裤子不显,脱了裤子女人都嫉妒。尤其是小腿,腿肚子没有那块恶心的凸起。如果不被强迫的话,周烟其实更喜欢舔他的腿。

    ?

    但他只有腹肌和那坨物件比较敏感。

    所以更多时候,都是被他要求把这几个地方含在嘴里,舌尖包裹,舔舐,嘬吸。

    ?

    这种时候的司闻,看似不动如钟,实则眼都蒙了雾,快活的不分黑白昼夜,只管风花雪月。

    男人本色,色令智昏。呵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想着,脚不听使唤地踹了一脚他小腿。

    司闻回头,轻蹙的眉头高耸起,看着她,眼里是质问。手里的电话还没挂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周烟自然地别开眼,显得很无辜。

    就好像在说:不是我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匆匆挂了电话,掐住她脸,扳正过来,逼近:“周烟,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离得太近,周烟跟他呼吸都缠作一处:“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周烟不上:“我要回我自己家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直接把她打横抱起,扔进去:“你也配提要求。”

    周烟懒得搭理他,挪到另一侧车门,眼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?

    司闻开车回公寓。到楼底下,周烟打开车门就跑。

    他长手长腿,轻而易举捞住她腰,把人扯回来,扣死在怀里。

    周烟还不老实,两只脚都踩在他鞋上。

    她越来越放肆了,又喝酒了?还是嗑药了?

    其实不是,早在他掐住她脖子,又患得患失地将她搂紧,再到他们继续做爱,两个人的关系走向,就已经与原先的轨道南辕北辙了。

    也或许从更早时候。

    现在。

    周烟的爪子亮出时间越来越长,司闻的狠戾越来越像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更不愿意面对。

    司闻把造反的周烟抗在肩膀,上了楼。

    开门,锁死,把人扔在沙发上,解开她手上腰带,欺身压上去。滚烫的鼻息打在她睫毛,吹动她眼里的波光。“别挑衅我,我会操死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早不会被这话吓到了,还能给他数数:“四年前,在你办公室,你把我操到了医院,下体撕裂,四公分的口子。同年六月,你两天没让我下床,陆陆续续要了我……不记得了。那一次是脱水。后边还有更多我惨烈的时刻,只是那一年我刚跟你,所以记忆深刻。”

    她还记得,几次她手术之后,司闻沉着地跟医生沟通,小护士在旁边对他犯花痴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让她变成这副鬼样的,就是这个外表一丝不苟、一举一动都叫人心跳脱轨的男人。

    除了怀孕,她跟司闻,就没有没尝试过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怕什么?操死她这话拿来威胁她,震慑力还不如说不给她打钱了。

    司闻从她身上起来,拿上烟盒到阳台点了一根抽。

    周烟没起,还平躺在沙发上,看着顶上的灯,设计成风铃,风一吹,就叮铃叮铃的响。就是这个灯,老是扰她清梦,只是不是她的,没法拆下来。

    微信消息打断她。

    拿来手机,是那怀孕头牌的消息,她说,她把孩子打掉了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这几个字,眉目柔和起来,嘴角也不受控制地挑起。

    司闻站的位置,正好可以看到她在笑,对着手机。

    他目光都要冒出冷气来,把烟撵灭,快步走过去,抢过她手机:“你在跟谁发消息?”

    周烟又被抢走手机,今晚上第二次,两股眉毛拢成一条,显得不悦:“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还,凶神恶煞地吓人:“是谁!”

    周烟不想搭理他,伸手去抢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