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4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司闻举高,躲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周烟也不爽了,站在沙发上,再去够。

    司闻手放下来,用力摔碎在电视上,正好触到开关,屏幕亮起,音乐的声音巨大。

    手机被摔稀碎,一堆细小零件撞到电视,又掉下来,铺了一地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她的手机四分五裂,气炸了,挥着两只手打向司闻:“你有毛病!”

    司闻攥住她手腕:“你跟我在一起,还给别人发消息。是你以为我养不起你了?还是碰到比我让你爽的物件了!周烟,你知道的,我耐性很差!”

    周烟被固住手,扑上去咬他,咬在他脖子上,奔着咬死他的劲头。

    司闻不怕疼,可他不允许周烟敢咬他。

    他把她两只手摁在一起,一只手攥住,腾出一只手掀开她裙子,把她底裤撕了。

    这举动让周烟嘴松开他脖子,夹紧腿:“你给我滚!别碰我!”

    司闻给她脱了鞋,一条腿抵住她一条,手把另一条掰开,看到女人最美的那道风景,他舔舔牙齿,脖子转半圈,筋骨响动在巨大的音乐声里也没被淹没。

    周烟已经被司闻调教成,无论何时何地,都为他开放的嗜司闻体质。很多时候,他不撩她,她都湿的一塌糊涂。被他这么目不转睛地看着,她又不争气的泥泞成一片。

    司闻细长手指伸进去,不断往里探。

    周烟没忍住叫出一声,叫声淫荡,她自己听了都想骂自己是个骚货。

    冷不防收紧,司闻的手指被软肉夹住,他呼吸又粗了三分。

    把手抽出来,他看着上头沾着半透明的她的东西,两根手指揉搓:“你老是口是心非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想看他,别开脸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司闻扳过她的脸,让她看着他,把这两根手指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他吃她那东西,还微微掀动眼睑,把撩人两个字发挥到淋漓尽致,她就生气,死命抵抗。趁着他没防备,双手逃开,左右开工,两巴掌打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司闻那副表情没变,还能两手端起周烟腿根,埋首进她那道隐蔽山林,一条舌头潜进细窄幽径。

    周烟身体僵住。

    司闻从没给她做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从没有。

    他技巧并不拙劣,可周烟老觉得他是新手,毕竟她也见过他对掌握陌生事物的效率有多高。

    周烟双眼模糊,红血丝吞没了眼白,要不断吞咽口水才能防止这该死的快感吃掉她的理智。不,她没有理智,她早没有理智了。

    要到了,周烟双手摁住司闻脑袋:“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司闻没停,把她两瓣含在嘴里,嘬得咂咂响。

    周烟受不了这种挑弄,指甲都楔进他肩膀的肉里,很快有血珠冒出来。

    司闻不管,直到周烟喷在他嘴里。

    周烟虚了。

    司闻看着她,嘴里、嘴边全是。

    周烟脸红了,第一次做都没脸红,被他第一次口竟然脸红了。

    她踹了他一脚:“你……给我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司闻捏住她两腮,俯身把嘴里她的东西,又还给她一部分。

    两条舌头纠缠,司闻手也没歇着,领着周烟手去拉开他裤链。

    周烟拒绝。

    司闻不允许,手上用了劲。

    周烟被捏疼了手,使劲咬住司闻舌头,咬出血,血腥味在两人嘴里交换。

    司闻仍不放她,享受够了她甜腻的味道,舌尖一路向下,啃咬她脖子,锁骨,奶头。

    周烟推他,一巴掌、两巴掌掴在他身上,细细的指甲还刮破他腹肌,可他就是着了迷似的对她索取,把她脖子到胸,嘬得紫红一片。

    多疼啊。周烟拼命逃开,爬到墙角,左右看看,看到他的高尔夫球杆,拿过来,指着吊灯威胁他:“你滚远一点!再碰我!我就把这个砸了!我知道这个一百多万!我会给你砸稀碎的!”

    司闻看着她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周烟抡起一个半圆,就把吊灯砸了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水晶、钻石都掉下来,破碎,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司闻并不在乎,还是走向她。

    周烟拿高尔夫球杆抵在他胸膛:“下一个就是你,我会打死你的!”

    司闻稍稍用力,就把球杆拿走,扔一边了。

    周烟没了武器,就想着逃了,看一眼阳台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司闻眼看到一地水晶碎片,她还光着脚,眉头一紧,把她横腰抱起。

    周烟踢腾双腿:“你放开我!你这个老混蛋!”

    司闻把她抱到卧室床上。

    周烟踢开他:“我告诉你!我过够了!我不想跟你了!不想让你操了!你去找别人吧!你这个杀人狂!老混蛋!”

    她红着眼,骂得狠。

    就好像她再也受不了跟司闻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如果她愿意把理智搬出来,就会知道,她此刻多像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女人,在对自己爱的男人任性、发泄不满。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想离开他。

    司闻吻住她,细细地吻。

    在周烟抗拒他靠近时,他才发现,他可以接受,也可以接受她对他踢打,辱骂。只是不知道,是接受周烟这个行为,还是有这个行为的周烟。

    他渐渐不再说话,只是看着她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不久前,她挂他电话,她对着手机笑,他凶她,他命令她,等等,全被他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周烟还不消停,即便司闻插进来,贯穿她,一下,一下,插进她心里,她浪叫出声,咬住他胳膊、抓伤他脊梁,仍不停下,爽着,骂着,再跟他一次、一次到达高潮。

    他们变换着姿势,不断地抽插,咸腥味满房间都是,可他们都不想停,恨不能长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都疯了。

    可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【30】

    司闻抽了一宿烟,周烟一宿睡得安稳。

    第二天七点左右,司闻起床,洗漱,洗澡,换衣服,出门。

    出了门,他停住,又踅身,走进卧室,俯身在周烟眼睛上落入一吻,被她眼睛的柔软温柔了嘴唇,他才觉得能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烟是被门铃声吵醒的,睁眼时已经十点了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去开门,是个快递。

    快递员递过来一个盒子:“Rose是吗?”

    周烟下意识:“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要关门,被快递员抵住:“你等等我再看下。”

    周烟觉得奇怪,司闻这小区每个门六、七个保安,一个个站得笔直,行如猎隼,连只苍蝇都放不进来,快递都放在外头快递柜,指定快递也是保安开着观光车送,送到楼底下写着家门号的快递箱。

    这种快递直接上门的行为,连她那种老小区都被禁止了。

    想着,她又要关门。

    快递员看一眼便条:“对啊,是这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把盒子塞在周烟手上,走了。

    周烟醒了。

    她淌着一地狼藉,走到沙发,坐下,拆快递。竟然是手机。

    那是司闻没错了。快递可以进楼门也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她反应平淡,放到一旁去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出来,到处是她跟司闻‘打仗’的痕迹,看得她胃疼。晃晃脑袋,她收拾起房间。

    收拾完,空气中还残留潮热咸腥的味道,她又觉得头疼,把窗户打开,通了通风。

    坐回沙发上,看一眼被砸凹进去的电视。还挺贵的,没想到这么不结实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司闻把她手机摔坏,还有他那个态度,她无声地哼。老混蛋。净干混蛋事。

    平时对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还横眉怒目张嘴就骂,她都能忍,可他现在天天监视她。

    以前让她当老鸨没得逞,现在改变战术了,远程操控她在糖果的处境。

    大包基本杜绝,现在就小包还不限制她,可钱又少,时间又长,久而久之直接降档,降了档大包就把她除名了。以后再有老板定大包点小姐,根本没她的份。

    他多精啊,一步一步把周烟变成糖果里的狗不理,然后他就拥有了她的永久使用权。

    周烟当然不高兴。

    不一样的是,以前她对司闻不高兴,都迫于他身份地位、强大气场,以及他出手大方,忍着,委屈着。现在对司闻不高兴,她是真翻脸。

    她本来也不是个小绵羊,只是在钱面前装得像。

    这也要归功于司闻。

    他开始对周烟有占有欲了,很强烈,也开始对她上心了。周烟就知道她可以拿搪了。

    人都是得寸进尺的,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去了西桩别墅,他在歧州真正意义上的家。

    秘书在等了,看见司闻的车,踩着细高跟迎上来,身后几个着装得体的女人拿着衣裳,鞋,装饰,站成一排。好不嚣张。

    司闻下车,踩上绿野区:“到场多少?”

    秘书看一眼电脑:“目前两百多会员。名单上是三百六。但明确有四十二会员不会到场。”

    司闻步子不疾不徐:“压轴拍品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拿到拍品画册,最后一件是一幅手印画,作者丹麦人,作画时年仅两岁,这幅画完成第二天,因甲基苯丙胺戒断综合征死亡。基于这个背景,这画在北欧被炒到天价,最后被无偿赠与慈善拍卖晚宴主办方。唯一要求是拍得所有善款都要投入患有戒断综合征的新生儿组织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秘书又补充一句:“本来压轴拍品是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重要,重要是压轴是这幅画。司闻没让她说完:“嘉宾到多少?”

    秘书看了一眼:“全到。”

    司闻喜欢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,司闻直接到衣帽间,收拾仪表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公开参加慈善拍卖,还是在省会城市。他得好好玩。

    套装是高定,银白色,四件套。白衬衫,石青色领带。马甲,单排扣四枚。西装外套交领、前襟是苏绣工艺,绣的是龙,黑龙。最外边一件及膝大衣,立领。

    八米气场,其实并不完全体现在人,可若是一般人,绝对穿不出这八米气场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得不服。

    司闻眼睑垂下三分,整张脸都是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秘书和一众形象设计师都不敢抬头看他,最怕他这种男人不经意的撩,那结局何止是无边地狱。

    收拾好,秘书还是要确认一下有无瑕疵,快速看了一眼,发现他脖子上紫红的痕迹,低下头,心里跳成蹦床,语气还是波澜不惊:“先生,脖子要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司闻转身看向镜中,脖子上是周烟咬的。下嘴比他狠,属狗的东西。

    秘书得保证司闻登机时间,跟空管局申请航线有时间限制。又跟他确认一遍:“先生?”

    司闻不以为意,往外走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秘书跟上他。

    车已经安排好了,直接去机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这场高端慈善拍卖晚宴主办方跟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也具备一定公信力,是市慈善拍卖中最符合《慈善法》的一项隆重的活动。

    地点在五环外七尺山庄,旁边是连锁酒店。

    嘉宾不止有各行各业领军人物,还有机关要员。

    比如,公安部禁毒局局长,冯仲良。

    司闻私人飞机到达,直奔七尺山庄。

    时间太紧,几乎不给留休息时间,为避免迟到,他必须马不停蹄赶过去。

    要没那么紧,他会到这边再换衣服,顺便到冯仲良下榻的连锁酒店办理入住。

    听说这幅手印画就是倚仗冯仲良面子才让原画主赠与主办方,所以他将作为重要嘉宾参与晚宴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