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7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韦礼安也笑一下,却不如她大方:“印象容易被固化,这就是身为警察的一大难。你又怎么知道,脱了警服,我不是一个凡人?”

    周烟拿巧粉擦擦球杆杆头:“你也不知道我们糖果是不是一水婊子,私底下不也这样喊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一愣。

    他们以前在队里聊天时,确实聊过这些,也确实用婊子称呼过她们。

    但那些……那些都不是恶意的,是……是所有人都这么说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他才对周烟这话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被固化的,好像并不止他,还有千千万万各行各业的人。

    周烟没要他的钱,主要他的问题她不想答。

    韦礼安不死心,把钱包都放上去:“告诉我。你爱他吗?”

    周烟看着这钱包:“当刑警不容易,几乎是在拿命挣钱,警官还是珍惜你的劳动成果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以为,只要周烟要,他还是可以有的:“就让我死心,成吗?”

    厅管听到这,自觉地上了天台,把空间留给他们。

    周烟眼睑朝下,目光也朝下。

    韦礼安喜欢她,她大概感觉到一些,可她不认为她有给他可以靠近的讯息,他为什么就看不到她浑身上下都在排斥呢?他中毒了?

    韦礼安朝她走近两步:“我可以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抬起头来,摇摇头。

    韦礼安自以为是地消除她的顾虑:“你要多少钱我也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可惜这不是周烟的顾虑,已经有一个给她钱的人了。她说:“可我不爱你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心凉透了,还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一把握住她胳膊:“你只是因为在司闻身边,他不允许你爱上别人,所以你才以为你不会爱我。周烟,只要你离开他,只要……”

    周烟拂掉他的手:“我是傻逼?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会爱你?”

    韦礼安眼里雾气覆在眼白,却盖不住红血丝,双手把住她胳膊:“那你为什么不知道你爱不爱司闻!为什么我每次问你你都避而不谈!”

    周烟再次推开他:“我跟司闻是雇佣关系,他给我钱,我给他睡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最缺钱的那几年,是他解决了我的问题。那时候你在哪里?你可能在为了你的事业流血流汗,你很伟大,万人敬仰,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生活,三餐无忧,岁月静好,你过来跟我说爱我,我还得回应你,凭什么?”

    韦礼安那么难过,手撑着台球案,看着她那张冷漠到不近人情的脸。

    他每天都过来,就想看她一眼,可她却始终连个男配角的身份都吝啬给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犯罪呢?如果是死罪呢?”

    周烟还是那副态度,眼里全无半分失常,口吻也一如既往地沉着,她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,又不像。“他在,我就在。他被判死刑,我就陪他上刑场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连连退了几步,后腰抵住案台,微张的嘴聚了口水,他咽不下去,一咽就疼。

    果然,被他猜中了。

    她明明知道他不干净。

    也绝不回头。

    周烟经历一个司闻就够了,疼也好,苦也好,他就够了,她这破烂身体禁不起第二个人糟践了。再说,她那个心眼啊,就跟针尖似的大小,装一个都盈箱溢箧的,哪能再装一个?

    她以前就说过,狗呢,认一个主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这主子是不是命短,认了,就是认了,有没有结局,都不求了。

    挺好。

    韦礼安手指动了动,稍稍抬起一些,可要碰到周烟,还是太远。

    他可以迈过去,把她摁在案台上,强吻她,强奸她,射在她身体,给她印上他的痕迹,可他是韦礼安,他不是司闻,他干不来这种事。

    他只会在这里听着她伤人的话,却仍不想转头离开。

    他把一个贱到骨头里的角色演得像书法大作,入木三分,早没了那个意气风发为人民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只想在深渊,拒绝我的救赎。”拒绝死而复苏。

    他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周烟听见了,笑一声:“真格谁能是谁的救赎?就是你自以为是,却不想承认,就加了一层包装纸,把它称之为救赎。举个例子,我喜欢橘子,你给我弄一车香蕉,还得让我感动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心地善良的人,她们会看到你的用心,就算不爱,也有感动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善良。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韦礼安濒临崩溃,可周烟还没说完:“还有,凭什么是非对错要基于你去判断?你又凭什么把我现在的生活定性为死亡?深渊?”

    “我过得挺好,也不委屈,能对每个选择负责。求求你去干点正事,别过来‘拯救’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讨厌韦礼安,她只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说完了,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没打完的球,下次再打吧。

    她不是那种在两个男人之间纠缠不清的女人。她是那种小时候刮奖,刮到言字旁,也不扔,坚持把‘谢谢惠顾’四个字刮完的人。

    可见她真的只信一条道,是罗马道,那算她命好,是黄泉道,就把鬼门关走一遭。

    人一走,韦礼安就没站住,摔在旁边高脚凳上,胳膊磕红了,又紫了,他也没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周烟句句如刀,刀刀见血,不留余地,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他不会贱了。

    当这个想法占领头脑高地,韦礼安还不知道,就是这么一个被周烟明确拒绝的自己,也能让司闻在歧州翻了天,让全世界看到他,为个女人,妒忌成狂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周三下午一点,周烟开车去机场,接司闻。

    私人飞机两点抵达,司闻从飞机上下来,阳光投射在他身上那一下,很容易叫人产生一种错觉,这天上人间啊,都比不上他一个不经意的抬眼。

    周烟隔着玻璃,看着他。

    看了会,别开眼。

    司闻没出来前,就看见她了。也看到她不耐烦地走到一旁,看起手机。

    出来以后,看都没看她,直接走过。

    周烟眼看着司闻在她面前经过,对她视而不见,也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两步,被一只手扯住胳膊,整个人受力朝后仰去,她觉得她完了,却落入一个怀抱。

    是她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属于司闻的。

    司闻从身后抱住她,双臂一只锁住锁骨,一只锁住心口。

    他在她耳边低低地说:“你看不见我?还是不想看我。”

    周烟耳朵被他温热的气息打得潮了,一股酥麻感从耳朵向下延伸,一直到脚心。

    她缩了缩脖子:“是你不想看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咬住她耳垂,是确切的咬,给她咬出一个牙印:“是谁?”

    周烟歪着脖子躲他:“你咬疼我了!”

    司闻不松嘴:“让你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周烟就要挣开他。

    司闻不放人,周烟就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,在机场、众目睽睽之下,闹开了。

    周烟前边还挣扎得挺欢,后边司闻硬了,那东西就抵在她腰上,她立马停下来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司闻还问她:“怎么不动了?你不是挺能耐?”

    周烟想起之前也是司闻上飞机前瘾来了,给她打电话,叫来在厕所一顿干。

    登机时他还没过瘾,就把她也带上飞机了。

    那次是坐卡塔尔航空,飞行时间十一个小时,他挑的时间很尴尬,商务舱就他们俩,后面经济舱升舱上来,也不太用工位似的独立空间,全趴在上头睡觉。

    司闻就在顶上盖了层布,把周烟抱到桌上,干到她像根面条,软在他怀里,哪也去不了。

    后面她要上卫生间,司闻就抱她去,空姐很疑惑,他还能面不改色地说:“我太太体虚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周烟一点力气都没有,她就一个白眼翻死他。

    司闻看她又在发呆,不爽,攥住她胳膊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得太急,周烟还没个防备,就在上电梯时,崴了脚。很快,踝关节肿起来。

    她倒抽两口凉气,像个袋鼠,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司闻躬腰看了眼她的脚,情况不太好,也没犹豫,把她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周烟这回才是真的没防备,眼瞪大,下意识搂住他脖子。

    崴脚这事很正常,她的鞋跟高,也有这心理准备。司闻大庭广众地公主抱她,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在机场,司闻就这么抱着她。

    任人看着,也不放。

    司闻把她抱上车,跟司机说去医院,就把帘子拉上了。

    他还硬着,这个问题必须马上解决。

    周烟不愿意,拿脚蹬他:“我脚疼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管:“我又不操你的脚。”

    周烟去牵他的手,握住:“你等一下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司闻停住,不是因为周烟这话,是因为她正牵着他的手。以前也牵过,做爱的时候最容易牵住。她手指很细,看起来只剩骨头了,可摸在手上,又很柔软。

    尤其给他撸时。

    司闻改变主意了,拉着她手到腰带上。

    周烟看这应该是他最大的让步了,如果她还不愿意,他也就把她扒了,直接插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把他腰带解开,裤链拉开,把那跟烧火棍似的物件拿出来。

    握了握,抬头跟司闻说:“有点烫。”

    “你嘴裹一下,降温。”

    周烟张了张嘴,舌尖伸出一小截:“我嘴也是热的。”

    司闻俯身吻住她,吸住她舌头,感受一下,说:“挺凉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还要用别的借口,司闻态度不好了:“张嘴!”

    四年习惯叫她在他这态度之后,还是下意识把那物件吃进嘴里。

    给他口射,全射嘴里。

    她咽下一半,手搂住司闻后脖子,对准嘴唇,渡到他嘴里一半。

    司闻皱起眉。

    周烟解释说:“有营养,好吃。”

    【33】

    SUV秘书给开回去的。

    司闻带周烟到医院捏了脚。

    医生开具处方时,司闻还要问有没有后遗症。

    其实他知道没有,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一定要问,弄得骨科医生跟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两人去吃饭。

    很规矩的那种吃法,就是到一个餐厅,然后吃饭。

    半分生趣不带,一点情愫没有。

    可说来奇怪,就有无数眼神一直挂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还很暧昧。

    司闻习惯了,可以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周烟没习惯,却也无所谓,旁人的目光,其实很少时候可以影响到她。

    吃完回家。

    司闻进门就脱衣裳,周烟自觉地去给浴缸放水。

    从卫生间出来,两个人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司闻攥住她手腕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