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8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周烟拧两下没拧开,显得无力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把她扯回来,一步一步把她逼到墙角。身高优势,还有这个姿势,让他看起来特别像禽兽。

    不,不是像,他就是。

    周烟抬眼看他,有那么点不屑。

    司闻穿着衬衫,只解开两枚扣子:“给我脱。”

    空间过于逼仄,周烟都觉得空气有些稀薄了:“你退开一点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退,不动如钟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不退你就憋死我。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”周烟说这话时,眉目柔和。

    司闻退开半步。

    周烟给他把衬衫扣子解开,一颗,一颗。

    她的手有意无意地刮、蹭他胸腹,像小猫爪,不痒,只是烧得慌。

    解开最后一颗,周烟准备走。

    司闻没允许,把她摁进怀里,肉贴着她。

    持续一会,周烟伸手搂住他,耳朵贴着他胸膛,听他血液在血管里流淌的声音。可能是皮太厚,什么都听不到,只能知道这个肉体她贴上就不想走。

    司闻问她:“硬吗?”

    周烟手指戳戳他腹肌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司闻又问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周烟就笑了,眼睛弯弯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什么也不干,就要搂着她。

    后面是长时间的沉默,他们抱在一起,什么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时间顺延,直到电话铃声打断两人。

    周烟从他怀里离开,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推销电话。

    把电话挂掉,扭过头,司闻已经进浴室了。

    她也把电视打开,调到球赛,听着声音把阳台衣服收进来。

    司闻叫她拿药,她把手里衣服放下,给他拿过去。

    药递过去时,他没接,转而攥住周烟手腕,把她拽进浴缸里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,周烟湿透了。

    司闻一只手搂住她腰,任她躺在自己身上。另一只手从壁橱里攫来一瓶酒,一只高脚杯,倒了一杯底,轻轻摇晃两下,醒酒。

    周烟被这个姿势束缚,太不舒服,手撑在浴缸边,作势起来。

    司闻不允许,腿把她腿夹住。

    不让她起来,她就翻个身,趴着。

    司闻眼向下,看着她蠕动。

    周烟舒服一点了,抬起头,跟他眼神交融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看着,谁也不先说话。

    还是周烟没忍住,说:“我脚肿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烟又说:“我身上太多伤了。都是你弄的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伤不算,大伤有八回,八回里每回我都差点死了,可每回我都没求饶。”周烟把眼收回来,左脸贴在他胸膛,眼看着墙:“可是司闻,不会有第九回的。”

    她有感觉到司闻暴戾下的温柔,不管那是不是一张假人皮,她都信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再禁不起这是一场黄粱梦。

    上一次他差点掐死她,她给自己找了一堆借口,没有离开他。

    可她也说了,下一次,如果还有下一次,她一定离开,哪怕是死为代价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会是司闻的软肋,可被当成一个港口,她也可以。

    只要司闻不再伤害她,她愿意不问他心归何处,就守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不为爱,不为情。

    就这么拥抱。

    司闻没搭茬,喝了一口酒,也给她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们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小时,没做爱,没亲吻,就是贴在一起,泡着。

    周烟快睡着时,司闻把她抱出来,放暖风机下。

    风太暖,周烟醒了。

    她把身上湿衣服脱了,边脱边走进房间,换上身干净的。

    回到沙发区,她盘腿坐上去,刷手机。

    司闻穿上衣服,也走进客厅,把周烟手机拿走,躺在她腿上,闭上眼。

    周烟没动。从下午接到他,他好像就很容易累,也不爱说话。要药,可也没吃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来,想理理他头发,快要触到时又停住,把手收回去。

    司闻以前问她,是不是被他操出感情来了。周烟才想要问他,是不是操她操出感情来了。

    不然他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,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一直展露他暴躁的一面,又怎么会像个小猫,躺在她腿上,还有浅浅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看了一会,眼被他没系全扣子而若隐若现的胸膛吸引了。

    他胸膛在那个尖三角里,很撩,看的人喉咙发紧。她别开眼,转向窗外。

    她这个行为还挺奇怪,就像那次,司闻被她盯久了也别开脸一样。明明他们都太熟悉彼此身体。

    司闻淡淡的声音传来:“想看就看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承认:“我没看。”

    司闻把衣服扯开,系上的那颗扣子也崩开了,不知道弹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周烟闻声回头,就看到司闻把整个胸膛袒露给她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看过,装什么纯情。”他说话难听。

    周烟没把他这话当回事,还能无缝衔接拐去别的问题:“我车坏了,修车费有点贵。”

    司闻没睁眼:“我不是给你辆车?”

    周烟:“可我那辆都送修理厂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伸手把桌上钱包拿过来,扔给她。

    周烟就把他的卡都拿出来,一张一张绑在她自己手机上。

    又问他:“要你手机,验证码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耐烦地把手机也给她:“别跟我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也没空跟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司闻卡好多,她且得绑一阵。

    她早忘了,昨天是怎么对韦礼安的。

    又是怎么对他钱包不屑一顾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周四。昨晚上司闻睡得早,起来更早。

    收拾完,走到熟睡的周烟跟前,亲亲她眼睛,才离开。

    他上午开了两个会,中午去了广南庵。

    广南庵是五环外、东南区域一处非法开发的地产,四周环山,还有山泉。开发商跟歧州上一任保护伞有不可告人的交易,所以得到这片土地的开发权。

    开发到一半,事情败露,保护伞进去了,开发商找小舅子顶罪,拖家带口连夜逃离了歧州。

    后来这块地进行司法拍卖,被西林房地产拍下开发权,也就是司闻跟周烟住那套公寓的开发商。

    西林房地产没有融到资,这块地就一直还是半成品,不过听说很快就可以开工了。

    这边植物得到山脉水流的滋养,常年茂密,再加上两侧是山,易守难攻,很适合犯罪。但由于暂时被封锁,就没人能进来,也没人敢进来。

    可常规和定论生来就是为打破的,所以有人能,也敢。

    就是司闻。

    司闻到地方,赵尤今已经被带进来了,而且还被强奸了,身上衣裳都被剪刀剪碎,下边被剪开一个洞,还汩汩往外淌着浓白液体,整个身体一抽一抽。

    妆都花了,眼泪哭湿了前襟,看起来心灰意冷,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司闻眼底寒气几乎要溢出来,扫向那头餍足几人。

    那几人看见司闻过来,都站起来,还吊儿郎当的:“哥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还跟司闻炫耀:“这老娘们准是做了缩逼手术,真他妈紧,不比雏差。”

    司闻沉步走向这间烂尾房唯一一张桌子,摸摸距离他最近的一把枪,AK47突击步枪,海外生产,阿根廷一个品牌,近几年更多是非正规武装近战使用。

    所有枪支走私进来后,都按照序列号和型号严格管理,司闻允许他们动,但不允许他们用。

    上一个开枪走火的人,被他剁碎了喂狗了。

    司闻拿起这把枪,校正准具,装弹拉栓,扣动扳机单发射击,电光石火间,说话那人耳朵被打烂,血溅了旁边人一脸。半晌,他才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,鬼哭狼嚎地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几人脸刷得白透,瞪着眼珠子,提起一百二十分注意力。

    司闻没用准具瞄准,玩了十五年枪,手感已经可以决定一场持枪对峙的成败了。

    他慢慢靠近,耳朵烂掉那人蹬着腿往后挪,却不敢求饶,也不会求饶。

    司闻问他:“不听话的狗,我要它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那人更害怕了,却也做好死的准备,只是生本能没放弃他,一直操控他身体不断往后。

    司闻没杀他,一个耳朵也够他反思了。

    他把枪放那人怀里:“记住你们命是谁的,再有一次,烂得就不是耳朵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倒不是可怜赵尤今,是他的人,必须得守规矩。

    规矩守得住,想操她,他当然会点头。但不能自作主张。他不允许。

    那人猛点头,抱着枪跟抱着祖宗一样,以表示对司闻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国内女人被拐卖到国外卖淫,不注意时生下的。生下来包装一下,又被卖到器官交易黑市,给那些有钱人家病孩子提供器官。

    大多数都死了,小部分活下来,也难逃再被卖给雇佣兵公司的厄运。

    可他们太瘦、个头还小,基本就是供那些不正规公司的雇佣兵奸污、暴打用。

    是司闻又把他们买下来,给他们一口饭吃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都曾发誓,命是司闻给的,他什么时候要回去,他们就什么时候还回去。

    司闻转身,走向赵尤今,告诉她:“秘书私自替东升制药许诺你那么多药,身为东升制药老板,我很生气,所以把她开了。你的药,恐怕得另外想辙了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闻言,眼几乎要瞪出眼眶,用尽全力扑向他,要跟他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只是实力悬殊太大。

    司闻顺手拿起脚边的细铁丝,插进她肩窝,阻止她靠近:“不过我看你也没什么渠道,就好心告诉你,冯仲良来歧州了。你老公。他这等身份地位,应该没什么事情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毫无血色的脸,立刻雪上加霜,比死人没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人脉广,不是她自己本事多高,是她擅于利用冯仲良禁毒局局长的身份为她提供便利。

    冯仲良一心扑在禁毒上,对她不管不问,利用起来太容易。她就靠他,在歧州做出今天的成绩,也是靠他,让那么多男人唯她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知道她做的这一切,那她的下场,不会比在司闻这里,好多少。

    【34】

    知道赵尤今利用冯仲良的人有不少,可他们也要利用这关系捞钱,所以都不会告发她。

    有不要命的想要尝试,赵尤今,以及她身后这些人也不会允许。在他告到冯仲良门前时,一定会被这些人摁住,落得一个惨烈结局。

    可司闻不一样,通过这段时间对他的了解,赵尤今深知他手伸得有多长。如果是他要告发她,那真是,任她垂死挣扎,终将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她害怕了,因为她知道,司闻能做到,这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赵尤今跪着挪向司闻,求他:“我求你,求你别让他知道我做过什么!”

    司闻兴致很足:“冯仲良,何等人物,只要他肯提供一点便利,就有那么多商人愿意为他当牛做马。药虽然只有我有,可钱不是,你补不上药,赔钱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本金和三倍赔偿金达到天价,那些商人,也都会上赶着给你补。”

    不行!不能!赵尤今不能让冯仲良知道,她会死的,她真的会死的,她求司闻:“求求你了,求求你别让他知道,他会一枪打死我的!求求你了!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