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29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司闻就问她了:“药,和不让冯仲良知道你那些精彩的履历。选哪个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脱口而出:“不让他知道!”

    司闻又说:“我可以帮你瞒天过海,可你要为我做事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点头如缝纫机。

    司闻给手下人一个眼色,他们拿了货过来,扔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赵尤今一看,魂飞魄散:“你你你……你贩毒!这是毒品!你在犯法!你是在犯法!”

    司闻就她的处境分析:“你被劫的那批货给不到买家,你顶多倾家荡产,再无复起可能。被冯仲良知道你私底下利用他的身份,‘替他’官商勾结,搞动作,赚脏钱,二十年起步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做事,你可以靠你自己补你的窟窿,还能接着在冯仲良跟前玩两副面孔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不敢,贩毒是死路一条,她嫁给冯仲良是见过毒贩的下场的,没一个好的。

    也知道冯仲良对毒品多么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司闻一点也不着急,好像她一定会同意似的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赵尤今对自己说了一百个‘不’以后,抬起头来:“我干。”

    司闻反应平淡。

    他知道,赵尤今必然答应。

    他费那么大劲,让她变成一个没选择的人,要是不按他的剧本来,那他,还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司闻吗?他老谋深算成了精,已鲜少能有人逃开他的算计。

    可能这事放在别人身上,就选择死了。但赵尤今,她可舍不得死,也不愿意在监狱里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她敢利用冯仲良,给她在歧州横行霸道、敛财作恶当免死金牌,就敢再往犯罪的路上多走几步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有些罪犯,在暴露、被抓和犯更大罪之间,会选择后者?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暴露、被抓就是死。

    就像贩毒、走私要配枪,也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做一个亡命之徒,他们一定会把犯罪贯彻到底。

    主要也是,回头已经没路了。

    赵尤今还有问题想问: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司闻答得坦然:“你手里的人脉涵盖整个歧州,你比任何人都知道,谁能被拉拢,谁是伙伴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汗毛都竖起来了,都上贼船了,她才后知后觉中计了。

    那点屈指可数的脑细胞像是被激活一样,托着她笨重的脑袋转起来。

    司闻早知道她是冯仲良的妻子,所以他才出现在赌场,吸引她的注意。以这种方式跟她产生联系,她不会怀疑他是别有目的,她身边那些男人也不会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一眼就相中司闻。可谁又能想到这都是司闻的套路?

    他也实在是自信,知道他那个亮相,她赵尤今一定沦陷。

    周烟应该在司闻计划之外,他没想到她会动周烟,或者想到了,不以为糖果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事情一出,他推翻他的计划,从那个方案跳到现在这个,最直白、最残暴的,直接把他什么面目展露给她,穷凶极恶,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她货被劫,她当时没想太多,现在想来,说不好就是司闻干的。

    全歧州,乃至全国,就东升制药有药,可以给她补上这窟窿,她必定会找他。

    然后,他给她出了这道选择题。

    如果他上来就让她贩毒,她一定不干。

    贩毒下场是死无葬身之地,倾家荡产在死无葬身之地面前,实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她傻归傻,这笔账还是会算的。

    可司闻不说他最终目的,他要一步一步,循序渐进,把她引入他的局里。

    到最后,这看似是一个选择题,却并无其他选项。

    司闻,这个男人,真的太有本事了,把人心琢磨的太透了。

    赵尤今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不止是对他这份计谋,更是他明明可以在她找上门时,就用冯仲良威胁她,但他没有,他偏要折辱她,让她尝尽了污糟,才把冯仲良这张牌甩出来。

    他沉迷于她被踩进泥潭里的快感,与其说是冲她的价值来,不如说是在报复。

    可他报复什么呢?为了周烟?为了周烟能让他疯成这样?

    很快,来人了。是个脸上有疤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凶,可还是能看出他对司闻的畏惧——他不敢看司闻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是薛鹏。

    薛鹏在窑洞蜗居了那么久,司闻终于派人把他接了出来。这一个礼拜,他听司闻手底下人指挥,饶了大半个国,才到达歧州,又被几人轮流护送,总算见到面。

    司闻把赵尤今交给他:“给她讲讲规矩。”

    薛鹏看一眼落魄的赵尤今,提出质疑:“她货被劫了,已经失信,那她的关系网不都断开了?”

    司闻很淡定:“只要你给她把货补上,这些关系网自然修复了。”

    薛鹏脸色突变,一副难以置信,后又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赵尤今听懂了,身上也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,摸一摸都是凉透的。

    司闻怕他们这个智商听不懂,又解释:“是你要走一批毒,急需渠道,不是我。你来找我合作,我可以把赵尤今介绍给你,但仅限于给你们搭个线,不存在给她擦屁股,来成全你。你要是想利用她把歧州拿下,你就给她把货补上。坐享其成就别想了,你凭什么以为,我心地善良?”

    薛鹏攥紧拳头,咬紧牙,太阳穴青筋突突跳着。

    司闻知道薛鹏有钱,他只是缺渠道:“四千万给到我,我就发药运往海外,救你们的急。”

    薛鹏几乎是咬牙切齿:“我暂时没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司闻坐下来,跷起腿,一只胳膊搭在椅背,一只手放在膝盖,那份矜贵劲儿,在这片废墟里,显得那么违和,叫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他轻启薄唇:“那等你什么时候有了,什么时候再聊。”

    薛鹏不能等了,贩毒网络瞬息万变,他这段时间被禁毒局盯得紧,已经落后太多,再等下去,他真的要被淘汰了。毕竟这行当买家不认卖家,就认货,和渠道。

    他那些老买家已经被禁毒局抓干净了,要开辟新渠道贩毒,挖掘新买家,这过程耗时太久,还得提防警方卧底跟他玩无间道。司闻和赵尤今是他唯一东山再起的机会,他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有些人,站到过金字塔顶端,就不愿意在山底下苟活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说:“好,我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司闻跟他们说完,走了。

    手下人很上道,给薛鹏、赵尤今交流、分析局势的机会,在他们聊完再搜身一遍,确定无窃听、偷拍装置,最后分开安置——放走赵尤今,看好薛鹏。

    薛鹏现在被警方盯得紧,司闻还用得着他,不会让他被抓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开车到附近分公司,换了车,开回市里。

    一路上,手机响了两次,都是消费信息。他看周烟消费的四块五、三十二,眉头高耸。

    她买什么东西?

    给她打过去,她正在吃饭,一边吃一边吸鼻涕:“喂。”

    直接问她:“你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泡面啊。还有一盒烟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周烟才发现他最近在国内时间太长了:“你最近都不用出国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你能问的?”

    周烟嗦一口泡面,被辣得嘴唇鲜红:“那你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太挑衅了,司闻调转车头,开去她家。

    周烟刚吃完,他就到了。

    开门看到他,周烟还以为自己看错了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司闻把外套脱了,放椅背上,一只手扯开领带,逼着她往后退。

    周烟想提醒他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司闻没让她说完,把领带塞她嘴里,堵住她的嘴,手摸向她胸,腰,屁股。

    周烟挣扎着,跟往常那个顺从的态度大相径庭,跟那晚那个拼死抵抗又有些出入,明显感觉到她很抗拒,可又克制着,不让自己发出更大声音。

    司闻拉开她裙子在脊梁的拉链,扒下来,含住锁骨,嘬吸两口。

    周烟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司闻眼里是火,要把她烧成灰烬那种。

    动作越来越激烈,突然,一个软绵绵的声音从一旁传来,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司闻停住,看过去,迷迷糊糊的小男孩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周烟一脚蹬开司闻,趁着他不在状态,把手拿回来,把嘴里领带拿掉,扔他脸上:“进门能先看看有没有别人吗?”

    司闻的火灭了,给她把裙子拉链拉上。

    周烟瞪他一眼,走向周思源,蹲下来,摸摸他额头:“怎么出来了?头还疼吗?饿不饿?”

    周思源摇摇头:“姐姐我还要再打针吗?”

    “不打了,思源好了就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打一针吧。这样我就不会那么容易感冒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心疼,搂搂他:“我们思源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小手也搂住她,然后看着沙发上坐着的男人:“姐姐,那是你同事吗?我好像见过。”

    提到司闻,周烟有气,敷衍起来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同事要亲你脖子?”周思源又问。

    【35】

    司闻坐得直,看起来好像不甚在意,可他脊柱都是凉的,很凉。

    以前跟周烟做,也让人旁观过,那能让他兴奋。可这回不一样,周思源太小了,他不能。

    周烟面对周思源这个问题,脸难看到一个境界,她也不知道司闻是不是有病,一件好事都不干。

    周思源还不放过,又说:“我看到他亲你脖子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想骗他,松开他,揉揉他的脸:“他是姐姐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可以理解了,可是:“可是他好凶啊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着上次他让周烟滚下车那回事。

    周烟想想,说:“那次我们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也没说错,确实吵架了,不过是单方面的。司闻总能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,跟她生气。

    周思源点点头,凑到周烟耳朵边上,小声说:“我在里边,他要是再凶你,你就叫,我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烟假笑。

    沦落到被弟弟保护了。

    周思源回到房间,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周烟站起来,一阵低血糖,晃晃悠悠往后仰着退开几步,到沙发,退无可退了,眩晕感还在,头重脚轻的不适感让她后腰以沙发靠背为轴,整个人从后摔进沙发里。

    司闻稍一侧身就接了她满怀。

    周烟闭着眼在他身上缓了缓,把腿也挪过来,坐好了。

    司闻看一眼她脖子上他嘬红的痕迹,眼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周烟捕捉到了,很气:“不是让我过去?你过来干什么?就一会都等不了?满脑子都是裤腰带以下那点事?而且你进门后,能不能先看看有没有别人?”

    司闻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他擅长。

    周烟现在可不是她了,忍气吞声也不是常态了,最近她在司闻面前收放自如,他强一点,她就弱一点,他弱一点,她这个气焰,就开始嚣张了。

    她好烦:“你找我就给我打电话好了,非得过来?”

    司闻不动声色地:“你怕什么,不是说我是你男朋友,你男朋友亲你还挑时候?”

    周烟被司闻的不要脸吓到了:我他妈!

    她懒得搭理他了,走到门口,把门打开:“你给我走!”

    司闻站起来,拿上椅背上的外套,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出门,又转身。

    周烟当下直觉不太好,等她有所反应,司闻已经伸过手来,把她拉出门外,把门关上,抵她在门。腿躬起,蹭着她下身:“你说,我是你的谁?”

    周烟被他呼吸打在脸上,下身还被摩擦,嗜司闻体质又没守住防线,对他敞开大门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