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33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周烟只看了一眼,收回眼来,再看向那女人:“我从没有想过伤害这孩子,你不用看贼一样看着他,或者看贼一样看着我,这对我们三个人来说,都挺痛苦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经历上一次没准备妥当,被周烟气势打压住之后,有私底下分析她没周烟气场足的原因,并且已经可以从容面对她冷不防的攻击:“离我儿子远一点,再有一次我看到周思源缠着我们儿子,我就让全校都知道知道,他是被什么玩意养大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轻咬后槽牙,咬肌在两腮轻幅度凸起:“你要是敢,我也敢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就觉得周烟色厉内荏,这世上,谁不怕死?就算是混社会的,不怕死也是嘴上说说,更何况周烟这种,有周思源这个软肋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周烟敢弄死谁,那她自己也得死,所以她一定不敢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瓣蒜呢?谁都怕你那两句狠话?”那女人很不屑地瞥周烟一眼,趾高气昂地从她面前走过,顺便把郭小磊拎到车前。

    她那模样就好像在说:我扳回了一局,我真牛逼。

    周烟也没明白她这种行为有什么意义,就因为上次在她面前矮一截,所以一有机会就找补回来?

    有病。

    郭小磊刚上车,那女人给他使劲关上车门,书包带被夹住,他就又打开了车门,想把书包带拿回来,结果那女人在这时候开动了车子,一脚油门把郭小磊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书包带还挂在车门上,郭小磊就被拖行起来。

    周烟看到时,郭小磊已经拖了数米,擦了一地的血。

    她跑过去,边跑边喊:“停车!停车!郭小磊没上车!郭小磊!停车!”

    那女人沉浸在气势上压过周烟的快感中,耳朵也跟聋了一样,听不到周烟车后喊,也听不到郭小磊要断气的哭声。

    还是有热心的人,开车过来,前轱辘刹车,整辆车打横堵死那女人的路。

    那女人刹车不及,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头磕在方向盘上,擦破了皮,怒火中烧,下车就骂:“你他妈没长眼啊?!”

    周烟总算追上来,抱起郭小磊就往医院跑。

    热心的人顾不上听那女人骂骂咧咧,跑到周烟跟前,把孩子接过来:“我跑得快!”

    那女人这才看到他儿子一身血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她当即腿软,手撑着车门,脸到脖子,白得像是抹了面粉。

    待他们进了医院,她才如梦初醒,也跟着跑过去。

    有人报了警,把现场描述得惨烈,机关以为是什么刑事案件,派了一个组,还通知了刑侦队。

    到了一看,什么刑事案件,就是一个心大的妈差点害死她儿子。

    机关留了两个人了解情况,刑侦队除了韦礼安,也都撤了。

    郑智走时候叫韦礼安来着,他挪不动脚,以为他有什么急事,也没问,走了。

    周烟在急诊厅和周思源病房来回跑,想知道郭小磊情况,又要确保周思源不知道这事。周思源还病着,这消息对他来说太不利于病情好转了。

    韦礼安就一直跟着她,看着她急切的背影。他就想看看她。他忍不住。

    哪怕她不要他,他也想可以看到她。

    卑微上了瘾,不好戒的。

    郭小磊骨头软,没骨折,但脑袋没能幸免,有点脑震荡。身上多处擦伤,还有被路边铁丝、石子剌开的口子,得缝针、打破伤风,至少住院观察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周烟听到这消息,放下心来,也能给周思源准备吃的了,只是早餐变成了晚餐。周思源早上、中午都是吃的医院食堂的饭菜。

    韦礼安一直跟着周烟,魔障了一样。

    周烟开始还没察觉,后来回病房时,看到他,也当做没看见,直接进门。

    看着周思源吃饭,周烟得空看手机,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也正常,有些人总是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刚把手机放回去,就响了,拿起一看,是司闻。

    周烟下意识站起来,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出病房,周烟接通。“喂。”

    司闻只听这一个字,都能感到舒服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烟轻轻吸气,轻轻呼出去:“思源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司闻停顿一会:“嗯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周烟靠在墙上,一整天的紧张和乏累都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这感觉真是奇妙,以前都没有过,是因为她今天太累了?还是因为今天司闻的声音不一样?

    好像也没变。

    还是那种并不刻意的低沉。

    韦礼安坐在长椅,周烟接电话时每个表情都尽收眼底,她克制不住的迫切都缀在了眉眼,嘴唇微张,想说些什么,又都没说出口,只是交代了她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,她靠在墙上,温柔地阖眼,像是经历一整天的兵荒马乱后,总算听到了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韦礼安很嫉妒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走过去。

    周烟听见动静,脊背离开墙面,站直了看他。

    韦礼安问她:“早上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周烟反问他:“警官一天要处理多少起案件,出多少趟现场?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听懂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是不少。有人的地方总有矛盾,总有事故。那你在病房门口待了一天,不耽误事?”周烟说完就回病房了,她虽说了疑问句,但也没有想要韦礼安回答。

    周思源吃完饭,周烟给他削了苹果,吃完他乖巧地刷牙,躺到病床上,对周烟说晚安。

    他睡着,周烟去锁门,手刚伸到门把手上,门从外被推开,她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门打开,她心跳漏了几拍。

    司闻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他,眼波似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司闻进门,把门关上,往里走几步,看周思源睡了,又折回,把周烟手拿到自己腰后,抱住她,偏头吻吻她头发:“想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还想问,为什么想来?

    她不知道司闻会不会说,想你了。

    司闻看到韦礼安了,他不想问周烟为什么韦礼安在这里,但他要告诉周烟:“你要是告诉我,韦礼安喜欢你,我现在就出去剁了他。”

    周烟从他身上起来,眉头皱着:“你是屠夫吗?”

    司闻没搭话,说:“我不想他跟我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跟你有关系?”周烟觉得他说了一个病句。

    司闻捏住她的脸:“跟你有关系,就是跟我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周烟脸疼,拿掉他的手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又说一遍:“别再让我看到他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这个东西周烟怎么控制?她跟他说:“那他要是非跟着我,我有什么辙?”

    司闻不要脸:“那是你要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闻没跟她开玩笑:“再有一次,他不会好过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周烟就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,这干她屁事?凭什么不让她好过?她推开他:“我要睡觉了!”

    司闻把她拉回来:“跟我睡。”

    周烟跟他睡不了:“我要在医院守着思源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隔壁患者转到了私人医院。现在那间病房是我的。我们可以在隔壁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【39】

    周烟一开始是拒绝的,只是没什么用,司闻不允许她拒绝。

    司闻把门打开:“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周烟走出去,没两步就被他拽回来,扛在肩膀。

    她重心一乱,就容易慌,慌就得搂住他脖子,还得搂得很紧。

    司闻一手扛着她,一手把病房门关好,然后在韦礼安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他手就放在周烟屁股上,就要给韦礼安看。

    到隔壁病房,司闻把周烟扔床上,扭头脱了外套,走到窗台,背朝着她。

    周烟等了他一会,见他没有要做的意思,就去洗洗脸,漱漱口,再回到病床,脸对着他的方向,侧躺着。看了一阵,她困了。

    司闻回头时,周烟已经像个小猫一样,蜷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过去给她把腿抻开一些,盖上薄被。

    周烟衣领开得低,诱惑在那领口里。她这个职业就要求她们这么穿,要把那道沟露出来,没有,挤也要挤出来。

    司闻以前去糖果,也看过除了周烟以外的肉体,一排,在那一站,环肥燕瘦,卖相不算差,可他就是看着腻。不如周烟这副,该柴的柴,该满的满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周烟颈上画地图,周烟嫌痒,伸手打掉,翻个身接着睡。

    司闻把手收回来,眼又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夜无垠,可他的平静却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韦礼安靠得太近了,这让他不爽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人不过来招惹,司闻是不会浪费时间在他身上的,可他偏偏要围着周烟转。不管他是出于想通过周烟调查司闻的心思,还是对周烟有非分之想,司闻都不会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关于过去的经历,司闻可以把‘我不疼’三个字说得轻飘飘,可他从没说过。

    为什么?因为从没有人问过他,你疼不疼?

    “你不疼吗?”

    司闻微怔,扭头看到周烟醒了,眼半睁不睁的。

    周烟下巴呶一下他摁进椅背的拳头:“你手不疼吗?”

    司闻低头看手,整个拳面都被压成了青白色,他慢慢松开,再看周烟。

    周烟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他跟前,把他那只手拉起来,亲了亲手背,然后说:“你要不做,我就回去看着思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刚怎么睡着了呢?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,还没醒,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司闻拉住她手,没让她走。

    周烟扭头看他,他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烟走回来,坐在他腿上,在眼睛、鼻梁、嘴唇都亲上一口:“等思源出院。我天天在你家,你上班我跟着,你出差我也跟着。行吧?”

    司闻知道周烟并没有睡醒,就跟喝醉酒时一样。

    也像她睡着时都要放肆地搂着他胳膊一样。

    司闻把她送回隔壁。

    出门时没看到韦礼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没想跟周烟占用医院资源干点什么,把周烟送回去他也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隔壁患者也确实被他转到了私人医院。

    周烟在病房睡只能是浅眠,一点动静她就醒了,生怕周思源哪里不舒服,又烧起来。

    心惊胆战到天亮,周烟洗洗脸,才想起昨晚上来了个不速之客,她擦干脸,去隔壁看了看,只有护士在登记床号。

    她退出来,还没回去,就被郭小磊他妈风风火火冲过来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事发突然,周烟没防备,很是踉跄了几步。

    那女人没等她站稳就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出来卖的鸡!如果不是你我儿子怎么会来医院?如果不是他来医院?我也不会过来接他,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!”

    她嗓门大,很快吸引了一大批患者、家属,医护人员直觉要闹事,赶紧叫了保安。

    可保安过来总得用些时间。

    周烟真不想跟她废话,但不说点什么又不像她:“你儿子来医院是因为他善良,珍惜朋友,这是好品质。你儿子会受伤是因为你傻逼,孩子没上车就他妈开车!”

    那女人脸上红了一阵,对这话题避而不谈,又扯到周烟职业问题上:“你是个什么?敢说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跟周围看热闹的人互动:“你们知道吗?这是个妓女,在糖果卖的,十来岁就怀孕了,从小就是烂逼。你们说我能让我儿子跟她儿子在一块玩吗?那能学好吗?”

    围观的听到这里,再看向周烟,都多了那么抹异样。

    没办法,社会常态是这样。

    人对妓女这个行当天生会有两种情绪,嫌恶,同情。

    周烟可以对嫌恶的目光视而不见,也不会跟他们解释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