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36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于是这绝大多数人就开始怀疑,毒品这东西是不是可以尝试,或许它只是跟烟一样,不过反应强烈了点,毒性应该也跟烟一样,是可以被身体接受并控制的吧?

    可要真是这样,国际禁毒日就是摆设了。

    被扒皮抽筋、死无全尸、被灭满门那些禁毒警察也死不瞑目了。

    温哥华贫民窟,说它是鱼龙混杂,都显得和善。

    那地界,根本是人间炼狱。

    司闻跟毒贩、毒品打交道那么多年,还没见过哪里像那里一样。

    遍地贩毒的,吸毒的,卖淫的,杀人的,凶案频发,隔三差五硝烟四起。早上起来一条街上全是尸体,身上枪眼跟筛子似的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想要的生活?

    他们要是清醒的、没被毒品侵蚀,再问一遍,这是他们想要的生活?

    必然不是。

    吸毒者不止是吸毒后控制不住自己,有时候瘾上来了,他精神状态也是很不稳定的,心智不在,人也像是被替换了灵魂,变成另外一个陌生的躯体,这时候往往会出现一些骇人听闻的行为——杀母,杀妻,杀子,杀人全家。

    就像他自己,毒品改了他一部分性情,狠还是狠,可有时候就没法控制这个底线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瘾,说好听点、体面点,叫药瘾,可阿片类就是毒品。

    为了别人,他把自己搭进去,惨遭抛弃,是挺让人心疼,也完全可以以牙还牙、以眼还眼,只要他能承担这代价。可这远不能成为他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无辜的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哪怕他身不由己,也得为这份伤害负责到底。

    他能接受,也能承担。

    只要他还有机会弥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周烟昏迷了十个小时,苏醒已经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她只是睁开眼,司闻就慌张地碰掉了水杯,‘啪’的一声,碎满一地。

    他去摸她脸,还没摸到,又拿回。下不去手,索性观察起她呼吸、心率变化。“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周烟平视屋顶,并不作答。

    之前洗胃,她意识模糊,很想睡,可没法睡,窒息感一直吊着她。

    洗完,她总算有机会睡了,就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里跟周思源生活在一起,什么都有,她还不是妓女,身边人都很温暖,没有四面楚歌,也没有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梦里她还有一个爱她的男人,他会细细吻她,笑着叫她烟烟。

    她很幸福。

    可一眨眼,画面里出现司闻的脸,他过于狰狞,质问她:“周烟!那男人是谁!”

    她害怕,拼了命逃掉,然后一直跑,一直跑。跑回家,去摇醒床上的爱人,打算告诉他司闻要杀了他,可他转过身来,竟然就是司闻。

    她的爱人,竟然是司闻。

    这梦堪称惊悚,她受不了,就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还是看到司闻的脸,他还紧抓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把手抽出来。翻过身不想看他。

    司闻眼睑翕动,带得眼睫也像是被风抚了下。

    他疼时就这样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吊瓶里的药输进手背上的血管,能感觉到自己脱水症状消了。

    命找回来了,她却没有失而复得的欢快。可能是前一秒那个梦太瘆人,也可能是鬼门太苦,铭心刻骨,她暂时还不能从司闻的狠戾抽离开来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为什么,她都决定,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第九回了,她要还不走,那就真是贱了。

    司闻把医生找来,周烟拒绝检查,也不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医生很无奈,看着司闻,指望他能想个办法,至少得让患者说她哪里不得劲。

    司闻尝试着朝周烟伸过手去,刚碰到她,就被她一巴掌打掉。

    医生也来气了,说:“你这样不配合,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,可是你自己受罪。你不想活了谁也拦不住,但不连累旁人跟着你提心吊胆是做人最基本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太快,司闻那么快的眼神,跟箭一样射过来,都没阻止到他。

    说完,他看见司闻忿然作色,脊梁一寒,微微别开脸。

    司闻再次把手伸向周烟,这回她躲也好,打也好,他都坚持要攥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周烟使劲往回拔:“你有病?别碰我!”

    司闻不松手,把刚才医生问的,一个一个又问她一遍:“头晕吗?”

    周烟横眉竖眼,没他劲大就一口咬住他的手,咬出血来,他都不松,面上也没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她松了嘴,改咬住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司闻松开她,腾出手来制止。

    周烟趁机下床,光着脚,越过医生,跑向电梯。

    司闻追出来,三步就把她拦住,摁死在怀里,任她怎么反抗都不松手。还把鞋脱了,搂着她腰,把她提起,让她穿上鞋。

    周烟不穿,就要光着脚,把他鞋踢得很远。

    司闻就躬腰托起她大腿,熊抱起她。

    周烟不愿意,在他身上死命折腾,又抓又咬,把他脖子、耳朵弄得都是血痕。

    以前她的手放在哪里都很温柔,跟司闻久了,被他教会了不要温柔、要下狠手,要多狠有多狠,要让对方记得,这些疼来自哪一个。

    她尽力折腾着司闻,折腾到累了,洗胃后的疲惫复苏了。她停下:“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放:“你得回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放,我就咬舌自尽。”

    司闻放下她。

    周烟走到电梯门,摁了下行。

    司闻跟着她。

    周烟走出医院,穿过东升制药众人。

    蓝白色竖条的病号服,在黑当中尤其清楚、好看。

    司闻在她身后,用跟她一样的速度,走进没有昼夜之分的中心大道。

    秘书和东升制药管理像是提前打好商量,也领着大部队跟上去。

    周烟眼看着前头,慢慢走着。

    司闻跟她仅三米距离。在他之后六米左右,又是整个东升制药那些西装熨帖、裤腿崭新的机器人们像傀儡一样跟着他们前行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,又着实好笑。

    整个中心大道只过夜生活的浪子都停下来了,默契地看这奇景。

    前边领头那个病号服,他们不认识,但她后边那个对她目不转睛的男人,他们可认识。

    那是司闻。

    只手遮天,覆雨翻云。

    司闻担心周烟的身体,想上前抱起她,可也担心他再靠近,她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直到周烟身体开始摇晃,走路越来越不稳当,他心一横,过去把她抱起,穿过她双臂的手送到她嘴边,给她咬,以防止她真敢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周烟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咬再疼司闻也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他把周烟抱回了家。

    大部队又在公寓底下站起岗来。

    进了门,司闻抱着周烟进衣帽间,把她放到墩子上,拿出一双高装棉袜,给她穿上。可她脚还是冷,他就双手把它们掬起,捂了一阵,也没见暖和一点,干脆埋首进去,轻轻哈气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他动作。

    他真的迷人,即使是这种时候、他捧着她的脚,也一点没影响他的高贵。

    周烟眼泪掉下来,就滴在司闻手上。

    司闻停下,抬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又疼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过我。”周烟说。

    司闻心里仅剩那块干地也开始打雷下雨,阴霾都透出来,爬满他五官。

    周烟怎么能离开他呢?

    他搂住她,搂得很紧:“我当你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周烟又说了一遍:“你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搂她更紧:“我是不是该给你打钱了?我给你五百万?五千万?还是你要东升制药?”

    他说着,已经给秘书打去电话,让她把东升制药账上所有现钱都打到周烟账户。

    周烟趁他一只手拿手机,推开他,跑出门,路过垭口柜子,把包拿上。

    司闻扔下手机,赶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周烟到小区门口取了整整一皮包钱,在取款厅外,一把一把扔在司闻脸上:“你有钱,你牛逼,但要不要,是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司闻站着不动,任她动作。

    等她扔完,过去抱她,声音变得细弱:“那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允许,双臂死死勒着她肩膀:“你病了,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病。”

    司闻亲她脸、颈子:“你病了,你身体冰凉。”

    周烟行动多困难也要抽出手来,一巴掌掴在自己脸上:“现在热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像头狮子,压着喉咙低吼一声,把她摁在取款厅的玻璃门上,眼里尽是凶光:“这个月还没过完!你不能走!我要操你!我还要操你!我还可以操你!”

    周烟把自己领口往下一拽,病号服上衣扣子被扯掉、崩开,粉胸袒露给他:“来。操完我就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司闻登时方寸全乱,一直盘桓在他心头的一串定神珠被周烟无形的刀旋起割断,珠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,比伏天的雨还来势汹汹,叫他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他呼吸失了节奏,也短了频率,灰白的嘴唇抖如筛糠,把战败形象树立的鲜明又立体。

    他失去了她。

    【42】

    司闻不拦了,让周烟走了。

    可看着她走,他又做不到,就跟上去。她打了车,他也开上车,一直跟到她小区门口,看着她下车,走进小区。

    把车停在路边,司闻紧随其后,直到她进家门,他就站在楼梯口,看着那扇门。

    他没再前进,也没走。

    周烟进门就顺着门板瘫软在地,捂住嘴,涕泗滂沱。

    她应该觉得解脱啊,她哭什么呢?有什么可哭的呢?司闻这种老混蛋,有什么值得她哭的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他自私,狠毒,霸道,嘴贱,不要脸,不是人……他一点优点都没有,可怎么就管不住眼泪呢?周烟你他妈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晚期吗?你是受虐狂?还是你贱得慌?

    他把你踩穿十八层地狱,摁到阎王面前,你他妈还为他哭,离开魔鬼就那么叫你痛苦?

    四年多,他阴晴不定,总在翻新花样展露他凶残一面。

    他磕了药,爽了,就像摸狗一样摸摸你的脑袋,给你靠近他的权利。他不爽,就咬得你一身口子,操得你腿软,让你连条裤子都穿不上。

    慢慢地,你变得从容,再没有起初那个心惊胆战的状态。后来可以接下他所有形式的发难,所有人都以为你修炼成功了,结果他开始变了。

    他变得越来越纵容你,柔情多过了狠戾,你慌了,你猜测他怎么了,也信以为真他脱胎换骨了。可事实太打脸了,他没变。就算柔情是真的,狠戾也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你终于受不了了,你要走,你觉得这很正常,这是人应激反应控制的,第九次了,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可说到底,不还是你也变了。

    你不再把他当成一个老板了,就再也不能因为钱对他忍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烟双手抱住脑袋,想打断自己不要再想下去,她不想听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,她都已经离开了,以后再不会受到来自司闻的折磨了。

    可是,眼泪是怎么回事呢?它老往下掉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周思源听到动静,从房间出来,打开灯,看到地上的周烟,跑过去,紧张地看她的脸:“姐姐?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