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37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周烟伸手把周思源搂住,眼看着门口,眼泪没停,像讲故事一样,缓慢地说:“姐姐心里长了一颗毒草,我今天把它拔掉了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听得懂字面意思:“那姐姐不是得救了?为什么哭呢?思源也要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搂紧他一些:“因为它活的时间太久,已经黏连我四肢,扎根我心脏,强行拔掉,就要了我半条命。幸好,我只是哭了,不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在她怀里蹭蹭:“我还在啊。”

    是啊。她还有周思源啊。

    明天会是全新的开始啊。

    注:毒草一说来自麻雀。

    【43】

    昨天没下完的雨又下起来,司闻在雨中走得缓慢。越慢,越狼狈。

    雨点盖满了地面,风催着野鬼疾步奔走,司闻与他们无数次擦肩而过,无数次被迫进入他们那种紧张的氛围,可就是没能让他快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难过。

    却不好形容。

    他也没心情去形容他把自己置于一个什么处境,只能说那是一个巨大的密封袋,他被罩在里头,又被抽干空气,每呼吸一口,都离死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说出来都可笑,他这样的人,眼只会看敌人,手只会拿武器,却在为一个女人让自己变得荒唐。

    他走了两个小时,到小区东门。

    秘书和东升制药众人还在取款厅外捡钱,他没管,进小区,上楼,迈入家门,房门自动关上。

    入目是狼藉,是他伤害周烟的证据。

    就是这些东西,给他判了刑,刑罚是把周烟从他身边夺走,让他即便可以坐拥江山,也只能一辈子都是个孤家寡人,没敌人,可也没她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,他就脚下空了一步,重摔在墙上。

    手撑住墙面,他满脑子都是周烟怎么从一脸灿烂变成现在这副没有爱、没有例外的模样,都是他干的,都是他把她温暖的灵魂捏碎了。

    “周烟。我是谁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他,他慢慢敛起拳头,使了全身劲头捶在墙面。

    他承认了,他戒不掉周烟了,他想把她锁在身边,只要她想要,他就给她,无论什么。无上的荣耀也好,世俗的得到也好,他都能做到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不想要,他就陪她走完这人间天上,掬起星河滚烫。

    他受的伤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精心布局的游戏也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上午九点,刑侦一队。

    韦礼安跟司闻打架受了伤,在医院处理完伤口,在家睡了一觉,又奔赴岗位,郑智说他要是运动员,擅长项目绝对是‘铁人’三项,弄得全队这段时间都是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调侃归调侃,他们都不知道韦礼安怎么了,出于关心,问一句,他不答也算了。

    郑智跟其他人不一样,他从小就有刨根问底的癖好,要是哪件事,他想知道,却不知道,那真是能一天到晚跟个苍蝇似的,搅得人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韦礼安不答不是觉得丢人,是不想被人背后嚼舌根,那对周烟不好。

    可郑智实在能坚持,韦礼安就在今天早上来了问他一个问题:“你觉得我格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郑智正在吃早餐,肉包子老豆腐,腾不出嘴来,竖起一个大拇指给他:“必然是牛逼啊。往届刑侦杯的格斗、散打项目,只要你在,别人甭想夺冠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自嘲一笑:“可在司闻面前,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郑智停住往嘴里塞包子的手,一脸惊诧:“你跟司闻干起来了?不是,怎么回事?我有点懵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把筷子撂下,又说:“不是冯局不让咱们查司闻了吗?你还敢找他?不怕处分啊?”

    韦礼安经历这一遭,已经学会云淡风轻这个词,可以从容地答:“周烟。”

    郑智记得她,也见过,皮肤很白,人很瘦,挺漂亮,可也挺凶:“你别告诉我,你这段时间魂不守舍就是因为那女的?不是哥,那是个出来卖的啊!司闻境界不高,养个破鞋还说得过去,你可是根正苗红,你爸经商了,但咱们家老爷子可是老干部,战功赫赫,你不能开这个玩笑吧?”

    韦礼安接杯水:“可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郑智不吃饭了,想就这个问题好好劝他,可他抬了下手,不准备听:“冯局在歧州,肯定是歧州这边风雨欲来,你等会通知队里,叫他们打起精神来,随时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查出司闻那逼有问题了?”郑智不自觉睁大眼。

    韦礼安不知道,但他总觉得冯仲良对司闻有种说不出道不来的维护,跟他一贯铁面无私的形象有些许出入。搞不好他留在歧州,真的跟司闻有关。

    想着,他摇下头。最好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郑智还没跳出周烟那个话题,又扯回来:“你会喜欢周烟,无非是觉得她新鲜,因为她是那种身份,却一点也不像那种人,她要是个正经工作的人,或许你也不会喜欢。人都这样,作为一个普通人脱离固有的环境,跳到另一个不被社会认可的区域,就从默默无闻变成了有趣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种喜欢,更多是一时新鲜。或者你根本就是嫉妒作祟,你太介意司闻的影响力和他的能力了,你从没见过一个男人滴水不漏,你嫉妒他,所以你要喜欢他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皱眉:“别扯淡。瞎几把分析什么?”

    郑智觉得自己说的没错。他总是自己的事情看不透,而对别人,就是旁观者清。以往分析别人都是一针见血,他相信,对韦礼安也是。

    韦礼安逃避这个话题,在三子进来汇报传销窝点伤亡情况后,撇下了郑智,去现场了。

    郑智看着他那个仓皇而逃的模样,叹口气。

    韦礼安是整个刑侦一队学习的榜样,在工作上,他从来一丝不苟,有时都近乎执拗,自己的利益永远摆在最后一位,可在感情上,他可真不值得学习。

    竟然喜欢一个风尘女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,所有循规蹈矩的人,内在都是一颗离经叛道的心?

    *

    广南庵。

    赵尤今最近跟薛鹏接触很多,把歧州所有可以利用的人一一分析,记录,然后依次试探他们对毒品的态度,再看能不能皋牢,以及他们手里有多少渠道可以采纳。

    薛鹏情商、智商都一般,但他很谨慎,考虑得比较全面。也可能是跟禁毒局打交道多了,不得不未雨绸缪了。

    再说赵尤今,她真是一个犯罪好手,只需要司闻给她牵个头,她就能对这项‘事业’表现出超乎预测的投入,以及野心。

    她有一个晟西省箱包生意的关系,老板做进出口,直销韩国、日本等地,他有全套正规手续,可做的更多的却是走私。不走税,利润大。

    赵尤今以前看不上他。

    别看她靠冯仲良挣钱挺缺德,她还看不上走私的人呢。她觉得那是犯法。

    现在不一样了,她也走上这条路,那这关系就可以利用起来了。

    薛鹏起初觉得不靠谱,派人跟赵尤今走了一趟晟西之后,他对赵尤今彻底改观。这女人不愧是能在歧州屈指可数,她的计谋可能不是最无懈可击的,但她的狐媚功夫,是真牛逼。

    五十岁了,还能让三十多岁的人腿软,这真是个本事。

    做箱包那人叫胡莱,赵尤今只说了两句,他就懂她什么意思了。相互试探一番,确定不是警方打进来的卧底,跟她交了底。他有渠道,只是没有供货来源,所以对毒品这生意只能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赵尤今没货,可薛鹏有啊,他还有制毒点,完美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,约着下一次见面交易。

    事情水到渠成,太过顺利,就让薛鹏生了异心,既然他跟赵尤今两个人就能让他的威信重启,那为什么还要依附于司闻呢?他并未给他们提供便利,只是介绍他们认识,这当中就埋下了隐患——万一他事后反咬一口,跟警方串通一气,那他们可是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定时炸弹在身边,干活也畏手畏脚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他给解决了,以求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赵尤今起初听他这想法被吓了一跳,她倒不是心疼那绝无仅有的脸和肉体,是司闻何等人物,怎么就会被他们给扫下台?这太荒谬了。

    薛鹏有不同意见,他觉得司闻并非无隙可乘,只要他们抓住他脾性,和行事作风,一定可以制定一套让他名誉扫地的方案。要能做到计划周密,他坚信他们能让司闻囹圄终生,或者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赵尤今还是害怕,主要她见识过司闻的本事,可到底是长了一副擅于冒险的躯体,在考虑了三天之后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此,他们就背着司闻,搞起了他们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转眼,周烟离开司闻已经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里,司闻并未找过她,她也没什么不适感,就好像跟司闻的一切,都是黄粱一梦,梦醒时分只觉得这经历奇幻,并未在心里埋下痕迹。

    可到底有没有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周烟以前跟司闻,不接客,现在没了司闻养她,她得接客了。

    在沉淀了两天后,她跟虹姐报备了一下,希望碰到出手阔绰的老板,想着点她。

    虹姐一听她语气,也知道是跟司闻分道扬镳了,心里甭提多解气,当下脸色就变了:“你前段时间投诉挺多的,几个经理开会给你降档了,大包你是别想上了。要是出台的话,也行,不过得听安排,我们怎么安排怎么是。你行吗?”

    即使周烟脱离司闻,也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角色,她可以听话,却不能逼她听话。

    她说:“可以。不过还是要提醒虹姐一下。现在头牌四个,除了老牌两个,剩下两个都是新提的,业务能力一般,回头客十个里边有三个就不错,已经严重影响糖果包厢公主在外的口碑。加上最近西城新开了个夜总会,糖果被分流,现下咱们状况说惨淡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我业务怎么样,就说我选中率是糖果最高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烟说话留了一半,说到这虹姐也明白了,脸上白一阵青一阵,恨得紧,可又不得不承认,周烟全说在点子上了,就算她不为糖果客流操心,也得为她能挣多少钱而给周烟安排大包。

    虹姐咬着后槽牙,说:“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周烟今时不同往日,客套话得说起来了:“谢谢虹姐。”

    虹姐对周烟一点辙都没有,尤其在经历她那么多操作之后,她已经不用原先的眼光去看这个云淡风轻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不仅能做一个清新脱俗的妓女,还有一副超乎常人的算计。

    门关上,周烟装出来的那点活力又收敛起。

    她看向镜面,不自觉摸了摸脸。

    最近睡得不太好,皮肤明显对她发起反抗,试图用粗糙来让她意识到,她必须要振作起来了,不要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了。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,打开抽屉,想把按摩仪拿出来,却看到一个戒指盒子。

    本来伸向按摩仪的手拿起戒指盒子,打开来,是司闻的袖扣。

    她总也不会戴,就买了一个盒子,把它装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,那天是她试着对司闻嚣张,而司闻也一直给她权利,默许她调皮。

    想着,她心脏抽痛,带得眉心一紧。

    她把袖扣放回去,塞进抽屉最里边。

    算了。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左右,经理告诉周烟,晚上大包,几个外地来的老板。

    周烟好好准备了一下,又换上大红色的长裙,细肩带,露着两截白皙手臂,大波浪,风尘眼,血红的嘴唇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她是整个包厢里最撩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老板只看了一眼,就挑中她,亲自把她领来身边坐。

    周烟拿着酒单,先让老板把糖果最贵的酒水消费了一遍,然后允许他那张厚嘴唇亲在她肩膀。

    她还是觉得恶心,可这一趟,她能拿到四万。也就忍了。

    老板对周烟摸摸、亲亲,硬了,水流出来,裤子湿了一点,蹭在了周烟腿上,他觉得挺不好意思,去了趟卫生间。

    他去的有点久,回来时满头大汗,脸都白了,再看周烟时,像看鬼魅,甚至不敢再靠近她。

    跌跌撞撞走过来,让同伴帮他拿了下放在周烟旁边的男士公文包,从包里取出几沓人民币,放在桌上,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周烟没所谓,把钱拿上,到糖果附近的自助银行,把钱存上了。

    出来后,她点燃一根烟,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,想象了一下刚那老板在厕所遇到司闻,司闻红着眼,一脚把他踢翻在地,警告他‘离她远点’,这画面。

    只有司闻会干这种事。

    也只有司闻,能让还算有排面的老板,看起来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【44】

    虹姐再看到司闻还挺惊讶,周烟明确说她要接客了,怎么司闻还会来?他们不是闹掰?只是闹别扭?有这种可能吗?司闻走心了?

    她不得不再次慨叹周烟的本事,这小娘们真是有两套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周烟接客这事,就得延后了,或者,就不能作数了。

    尤其在看过司闻一脚把那外地老板踹进小便池之后,她须得对周烟的地位重新定位。

    司闻给她两百万,让她给周烟安排只能看不能碰的包厢,但一场下来要跟他们这边最高消费包厢到手的钱一样,不够再跟他要。

    虹姐点头哈腰,表示会时刻关注周烟在糖果的动向,绝不让人有机会碰到她。

    交待完这一通,司闻再拿起监听耳机,周烟已经不在糖果了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沿着走廊出了西门,他朝左右看,不见人,又往前走两步。斜前方是一个小胡同,阴森森、黑黢黢,他不以为周烟会到这里来,可还是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进路口,被踢了小腿一脚。

    这感觉太熟悉,他下意识把这个凶手压在墙上,搂紧。

    三天了,他没抱到这副身体,听其他男人对她淫词艳语,他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周烟被抱住,也还能平静地提膝,膝盖就击在司闻下体,他低哼一声,手有松懈。

    趁他不备,周烟逃开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会,就没一个安静的、没有司闻的地方?

    看他靠近,她想都没想就踹过去,他一点脸不要,直接抱过来,以为她还是被他养那个小傻逼?他一靠近她就张开怀抱、露出奶?

    可笑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