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41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两个小时一过,她一分钟没耽搁,出了包厢,上了天台。

    她点燃一根烟,狠狠抽一口,两根手指夹着吞云吐雾,很撩,可这空间只有她一个人,谁也看不到她仿若天上人,下了凡尘,掀翻白昼,在夜间摇曳、妖娆,空前绝后。

    “你在等我?”

    声音出现在身后,周烟也没回头,这语调,这低沉。

    她太熟了。

    司闻走上来,从后搂住她,把手表给她戴上。

    周烟低头看一眼手腕上的表,她在网上看过这牌子,两百万。她摘下来,举高,松了手,表掉下来,摔在地上,没散架,但肯定划伤了。

    司闻并不在乎,给她就是给她的,怎么处置都随她。

    周烟让他抱着,话却不如她的身体这样温柔:“你知道我每天早上起来最难过的事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司闻不说话,只抱着她,闻她头发清新的洗发剂香味,唇有意无意贴她耳朵后边那块敏感的肉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怎么还没死。”周烟说。

    司闻反应平淡:“你想我死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都想。”

    司闻松开她,走向围栏,转过身来,看着周烟,张开双手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朝后仰去,从天台跌落。

    周烟才慌了神,奋不顾身冲过去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跟着跳下来,却没到底,只是落入司闻怀抱,而司闻就摔在小花园。

    天台右侧往下两米是小花园,没有权限上来的人从不知道,周烟有权限上来,可除了上来被司闻操,就是像刚才那样,站在正前方看着夜景,抽上一根烟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知道,右侧围栏下是一个空中花园,种着草木花朵。

    司闻搂紧周烟:“你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周烟挣开他怀抱,脸铁青:“你有病!”

    “你不早知道。”司闻说,又把她扯回来,扣死。

    周烟扬手就是一巴掌,打得响,打完没说一句话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下停车场,开上雪佛兰,周烟一秒都不想在这待了。

    车驶进主道,又拐入辅路,到第一个红绿灯,要等九十秒。到六十秒,她用力拍一把方向盘,等到绿灯,调转车头,返回糖果。

    她跑上天台,回到被司闻抱住的位置,那表还躺在地上,她过去捡起来,在表面哈气,拿裙边擦了擦,攥在手里,又下了楼。总算离开。

    谁也没能看到她这举动,除了夜色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次日,阳光明媚,万物明朗。

    周烟早起给周思源准备早餐,送他去学校。

    送到,回家路上偶遇韦礼安出警,距离上次见他,已经过去一个多半月了,她也没多看他一眼,准备别过,却被他喊住了。

    周烟把车停到路边,打开车窗:“什么指示,警官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一眼她的年检标:“今年还没检验?不参加年审要扣分、扣车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应一声:“我这两天去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着她,她又瘦了,还没脱相,可就是让人觉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他大胆问她:“一起吃个饭?”

    周烟拒绝:“家里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我有事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真有事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关于司闻的。”

    周烟看过去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韦礼安笑得苦涩。他的信仰不光本事超群,还能拥有他的爱而不得。

    餐厅包厢里,韦礼安给周烟倒了杯大麦茶,等着烤肉上来。

    周烟不是专门跟他吃饭,直接问:“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着急说话,双手交叉,置于胸前,半晌才说:“你了解他吗?”

    周烟听不懂:“你不要铺垫,说你想说的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给她提出一个假设:“如果司闻贩毒。”

    他只说了一半,可周烟仍可以答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。我发现你们这些人很奇怪,他贩毒就去抓他好了,蹲监狱还是判死刑,都基于国家法律,为什么来看我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韦礼安又说:“如果司闻是禁毒卧底。”

    周烟怔住。

    韦礼安重复一遍:“如果司闻是禁毒卧底,他曾奉献生命,但这段经历并未善终。”

    周烟心开始疼,好疼。她眼越睁越大,呼吸越来越短,她笑一下,马上又紧张起来。她矛盾,她挣扎,她翻入云端,又跌进泥潭。她脸湿了,是哭了吗?

    司闻的药瘾是卧底染上的?

    是吗?有这个可能吗?

    她站起来,抓紧桌布,急切地问:“你在骗我。你在骗我是不是!”

    韦礼安本来想试探看看,看周烟知不知情,但她这反应似乎已经说明,她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周烟眼泪掉得太快了,都不听指挥的。她攥紧韦礼安衣领,那副獠牙又被她呲出来:“你在骗我!你一定在骗我!你怎么能知道!这是你编得!对不对!”

    韦礼安早经历过她这种震惊,已经能比她平和太多:“是不是真的,就要你去问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信。

    司闻是个反派啊,他那么凶,那么狠,没有杀人如麻,也有叫人妻离子散。他目中无人、无法无天,总是我欲何为便何为。怎么可能呢?他不可能啊!

    可他身上那些疤是哪来的?那些枪伤的疤,刀伤的疤,他从不提。

    周烟怀疑了,迟疑了。

    韦礼安眼神格外坚定:“我没办法靠近他,只有你才能知道这部分真相,如果他真是,而他未来也要做正义的事,我就站在他那头。只要确定他是,他在做。”

    周烟慢慢松开他:“你想让我去试探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摇摇头:“我不揣着任何恶意,我只要知道,他是,或者不是。”

    周烟懂了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会去了解清楚,却不会是为任何人。

    【48】

    周烟跟韦礼安分开去了司闻公寓,保安直接放行。她跑到楼底又停下,看着拱桥形状的楼门,大厅左侧设有服务台,有物业工作人员会朝九晚五在这里,给忘记带电梯卡的住户刷卡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埋首在柜台后,周烟的位置看不到他在干什么,可她一点也不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止步于楼门。

    转过身来,往回走,她的鞋跟慢节奏敲在地面。

    司闻是谁有什么关系?除了名字是她明确问的,其余司闻从不对她讲,她也不感兴趣,不是吗?

    知道他药瘾非自愿染上又有什么关系?就能为他几次差点杀了她开脱了?就能把自己送过去供他继续糟践了?还是让他再一回弄死她?他可怜,她就罪有应得了?

    不是的,这逻辑不对。

    她没错,她应该走的。

    想着,她越走越快,汗也来的越来越猛。

    最后她走不动了,蹲在树底下,咬着胳膊颤抖,时间一久,皮肤被冷成颗粒状,过往人都看她。

    眨眼,天黑了,她才踉踉跄跄地离开。

    没必要,秦风钱都收了,还是先把活儿干了,再想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。或者就不想,也没什么好想的。她不想打脸,不想再回去他的怀里。半点都不想。不想。

    更何况,真假还两说。

    这种事关毒贩和卧底的信息,韦礼安会告诉她?这不合纪律,也太冒险。

    万一司闻是反派,她又跟他一头,被韦礼安一提醒,不是有所防备?那警方可太被动了。韦礼安看起来是不精,可也不至于缺心眼吧?

    她得承认是这消息太爆炸,她听来顾不得去铢分毫析,整个人被情绪牵引,慌里慌张地赶来,又垂头丧气地离开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醒了。

    她得原路返回,回到她的生活,当没听过,也没来过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听说周烟收了秦风的钱,要跟他睡,当时正在药谷一个厂,就把厂砸了。

    他到周烟家门前,用力敲门,把隔壁住户都敲出来,被打扰的脸显得凶恶,可对上司闻那副比刀刃还锋利的眼神,又都眇乎小哉了。

    周思源给他开门,仰头看他。

    司闻想扒开他,迈进去,可还是蹲下来,问他:“你姐姐在哪里?”

    周思源反问他:“你是那颗毒草吗?”

    司闻皱眉。

    周思源往里走。

    司闻随后。

    周烟小区算歧州最老旧的楼群了,外头看岌岌可危,里头看也差不多,可她却总能把它收拾得纤尘不染,让人舒坦。

    就像她跟他时,他家里、车里、药谷里,只要她去过的地方,就总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他在房间找了一圈,没找到周烟。

    再回客厅,周思源已经爬上餐桌,吃包子了:“姐姐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去哪了?”

    周思源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司闻要走。

    周思源又问他:“你是那颗毒草吗?”

    司闻停住,转过身来:“什么毒草?”

    周思源喝一口豆浆:“姐姐说,她心里有一颗毒草,她把它拔掉了。”

    拔掉了。

    司闻轻轻阖眼,又轻轻睁开。

    他动作很缓,很小,没有盯住他的人只以为他在眨眼,看不到眼睑掀起落下时,是他在难过。

    周思源还没说完:“我看见过你亲她。你很爱她吗?”

    司闻告诉他:“毒草只有毒,没有爱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:“那你找她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司闻:“她拿走了维持我生命的毒液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听不懂。

    司闻解释说:“找不到她,我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晚上就要如约跟秦风做爱了,周烟早早到他指定的酒店,却不着急换他指定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,目光并无杂质,可也并不清澈。她想的事情太多,总会对心有所影响,心又永远跟眼睛一脉相通。

    两个人相处,是一个积累的过程,对方爱多一点,那爱就收集多一点,对方恨多一点,恨也就收集多一点。等哪天装恨的盒子爆开,再盛不进东西,总会一次性还给对方,打他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周烟是这么做的,结果却不尽人意,措手不及是真的,自损三千也不假。

    可跟司闻的纠缠总得有一个结局,他不来,那就她来嘛。就算要砍掉手脚,可只要心还是自己的,就不算输啊。现在是很狼狈,可没人能说她输了啊。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她没输。

    她晃晃脑袋,把司闻晃出去,准备洗澡,换衣服。

    收拾完,秦风也来了。

    秦风拿了两瓶好酒,给周烟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周烟接过来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找遍全城,找到秦风带周烟去的酒店,疯一样开车过去,不顾前台阻拦,一定要上楼。

    前台起初觉得这男人好看,可也太不讲道理了,知道他是司闻后,主动帮忙摁电梯。

    旁人算了,司闻她们得罪不起。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