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44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司闻又亲一口她嘴唇。

    周烟满意了:“暂时不搞你,以后记得常续费。”

    她又去拉他手:“你之前不告诉我,是因为我只是你的性工具?”

    司闻皱眉:“这个话题可以委婉一点。”

    周烟‘哦’一声:“是因为我只是你的性奴隶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惯她口无遮拦,放在她腰上的手用了力。

    周烟吸一口凉气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才松手,掀开衬衫看她被掐那里,红了,又心疼,俯身把那块肉含在嘴里,舌头细细地摹。

    周烟脚趾都蜷起。

    司闻这套动作完成,才告诉她:“你也没问过。你对我从不好奇。”

    这话还有点委屈的意味,可在他口吻里并没有体现。

    周烟问他:“我问你你就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司闻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周烟瞥他:“那你说个屁。起开。”

    司闻还没说完:“那时告诉你也没什么用,有些事情总要你想了解时知道才能叫你觉得震撼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让我震撼?”周烟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让你知道并承认,你爱我。”

    周烟牙都想咬碎。

    司闻就是这样。他太精了。

    【51】

    太阳升起,司闻开车送周烟回家,等她接上周思源,又送去学校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烟又成了一些社会圈里,众所周知的、司闻的人。好像闹那俩月没发生过,歧州上下事儿多的人们,也没对司闻和妓女的爱恨情仇置喙过。

    周思源在校门口用买作业本的借口把周烟支走,跟司闻说:“她又把你种上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鼻腔轻轻泄出一团气,是他的笑意:“她给我消过毒了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很容易被说服,点点头,不过又有新的疑问:“毒草没有毒,那是什么草?”

    司闻眼追着周烟身影进了便利店:“救命草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还挺喜欢这个草的名字:“你能救她命吗?”

    司闻蹲下来,阖上拳头,拳面置于他面前。

    周思源慢慢把小馒头似的拳头贴上去。

    司闻说:“我答应你。我会像她保护你那样,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吸吸鼻子,没哭,可眉眼显得难过了:“姐姐把我保护的太好了,而我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试探着把手伸向他,几次停顿,总算放在他后脑勺,顺两下:“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仰头看着他,虽然知道他个子很高,可还是第一次觉得他高大。

    他好像不太懂怎么跟小朋友相处,他摸他脑袋的手都是轻一下,重一下的,可这并不妨碍,周思源感受到了他的爱屋及乌。

    周烟出来时,两个人已经恢复成那种‘我们不认识’的状态。

    送周思源进学校,周烟看着他进校门,还没进去,又喊住他:“思源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转过身来,小腿并得紧:“嗯?”

    周烟跑过去,蹲下把他一把搂入怀里:“姐姐爱你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那股难过更显著了,可还是搂搂周烟:“我都知道,也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骗他:“郭小磊想跟着爸爸,可他只能跟着妈妈,他如果执意回到爸爸身边,那就会成为一个没有家的孩子,他必须要留下来,等他长成不需要大树的时候,再考虑他自己的去留。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些妥协不能避免。这是我们成长过程中必须要学会的一课。”

    周思源攥紧小拳头。

    周烟不断仰头,抑制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课间铃响了,周思源匆匆跑回学校,转身时只说了一句:“我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一直蹲在原地,直到再没小朋友进门,也不起身。

    司闻大概猜到周烟要干什么了,拉住她胳膊,一把扯进怀里:“是我委屈你了?”

    周烟立马从伤情里抽身出来,眉头紧皱:“说什么呢你?是一码事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挣几下司闻双臂。

    司闻不放人,就抱着她,在校门口。

    周烟挣不开,看看左右,再抬头看他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亲在她额头,很浅一口,可停了很久。

    周烟当下没反应过来,旋即环顾四周:“还有人呢!”

    司闻问她:“好一点了?”

    周烟一怔。

    他,他是转移她注意力?

    司闻还看着她,她说实话:“你这方法有点土。”

    司闻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周烟笑一下,追上去,去挽他手:“好我错了,我嘴贱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告诉他,她真的有被转移了注意力,这方法真的有效,也是真的一点都不土。

    可她就喜欢司闻变成不那么老练的样,这让她爽。

    上了车,暖风吹过来,周烟才觉得口干,刚这一会说太多话了。

    司闻开车驶入主路,问她:“去哪?”

    周烟没听到,她在想喝一杯什么,安全带也没系,车内提醒音一直在响。

    司闻看她发呆,又把车停在路边,靠过去给她系安全带。

    周烟抬眼看到司闻的脸无限放大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锁着双眉给她系好:“你想什么?”

    周烟告诉他:“我渴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就开到附近咖啡店。

    周烟下车买了两杯咖啡,司闻那杯黑咖啡,原汁原味特别苦,他喜欢。她自己那杯拿铁,奶双倍,糖双倍,光看着都腻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她刚喝了一口,就看向司闻。

    司闻还没喝,被她一看,也懂了,跟她换了。

    周烟喝一口他的,费劲咽下,这不是黄连?苦成这样。她又还给他。

    司闻喝起来就能让人以为这东西一点也不苦。

    他又问她:“去哪?”

    周烟嘴放开吸管:“你今天没事?”

    司闻:“可以送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拿手机导航一个位置:“那我去这里。”

    司闻也没问是哪,上了路。

    东四环上燕别墅区,小桥流水,书香门第首选。

    周烟解开安全带:“不会很久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管时间长短: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拿上他喝完那只空杯,压过去亲一口他嘴唇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拉住她胳膊: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周烟挑眉: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司闻关上他打开的车门,顺手放平副驾驶,欺身上去捉住她嘴唇着力吮吸。

    周烟不自觉发出细若蚊蝇的闷哼。

    这声音司闻听来更上头了,手伸进她裙子,拉开打底裤,同时解开裤腰带。

    周烟打底裤被脱了一半,暖风直接吹来。经历昨晚上、今早上被他辣手摧的小花园现在还肿着,不碰还好,一碰就疼,显然司闻不管这一套,手伸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周烟本来想说疼,可被司闻下边那头蹭到,酥麻遍及全身,只是吐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司闻把她那点口水抹在她入口,挺进。

    周烟叫出声来:“好粗!不是!好硬!哎呀也不是!好长!操!你那是什么玩意!”

    也不管车里隔音好不好,周烟全程嘴没停过,疼了就哭,就骂他,爽了就抓着他胳膊迎合,让他再快点。

    俩人尝试了太多姿势,床上没试的,全在这狭窄空间里试了。

    完事,两点了。

    周烟软在司闻怀里:“我是来办正事的,你太耽误我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给她穿打底:“那你还一直要。赖谁。”

    周烟‘呵’一声,从他身上起来,打开车门下去:“赖我,都是我把你惯得。”

    她很机灵,下了车才说这话。

    把人揪回来有点困难,司闻就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住在上燕别墅区的,是周思源的主治医师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跟周烟约好了中午见,想着聊几句留她吃饭,周烟跟司闻做活塞运动时,就给医生发了消息,会晚一点到,约莫两点。这会正好两点。

    她不想吃饭,可提前拒绝也没好借口,就想到临时有事这理由,几乎完美。

    医生夫妻看到周烟,寒暄了一阵,进入主题:“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周烟从包里拿出一张卡,推到他们面前:“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夫妻对视一眼,大概猜到了这是什么,可还是问:“你这是。”

    周烟垂下眼睑,笑一下:“三百二十四万。我所有钱,除了给思源治病那些,剩下都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本以为周烟想把周思源给他们抚养是临时起意,可她这行为,怎么都像是考虑了很久,虽然问太多问题会叫人为难,可他还是没忍住:“你是早有这打算了?”

    周烟突然感谢司闻,如果不是他温暖她,她可能在医生这问题后就崩溃大哭了。

    停顿许久,她才说:“我是一个妓女,我不觉得我低人一等,可这世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这么觉得。思源被我连累了太多,接下来的青春期又是他性格养成至关重要的几年,我不想他遭人非议,也不想再有校园暴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。我必须得给他一个健康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医生夫妻眼里全是心疼。他们是好人,最好的人。

    郭小磊他妈那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,随着周思源长大,这类事情只会有增无减。青春期这个不堪一击的年龄阶段,周烟再能护他周全,也总会有疏忽的时候,届时被阴风趁虚而入,吹散了周思源为数不多那点坚强,她那么拼命把他救回来,又是不是真的救了他呢?

    她可以对他说,如果这世界只剩他一个人,也要灿烂又骄傲得活,但她不能真那么希望。

    周思源那么乖巧,懂事,他值得更多像郭小磊那样积极、活泼的朋友,可要是跟着她,就难了。

    她为医生夫妻白发人送黑发人感到难过,知道他们有意领养一个孤儿院的孩子,她就觉得,或许可以把周思源给予他们领养。当然,要他们愿意。

    当医生听到周烟有这想法时,别提多高兴。周思源的病是他在治疗的,这么多年,也早对这个可爱的孩子有了感情,哪怕不是亲情,可他们愿意领养他,跟他一起培养。

    周烟这趟过来,也是跟他们就这个事情聊聊,然后跟周思源说明,再去办理领养手续。

    她承认,她忽略了周思源的感受,忽略了他愿不愿意,可她绝不愿意跟世俗去赌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一点好感都没给她留下,她早已经对人性不抱期待,周思源在她身边,不会好过的,就算她肯挣扎,发生过的一桩桩一件件也已经警告过她。

    医生也是担心这个问题:“如果思源不愿意离开你?”

    周烟摇头,她觉得周思源已经知道了。“他不会说他不愿意,他只会在心里难过。”

    医生也难过了:“难为他了。那你。”

    周烟说:“我把他接到我身边,放弃了还算顺遂的人生,谁都说我善良失了真,可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是在跟这个操蛋的世界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它,天要我死,我就斗天。地要我亡,我就灭地。”

    “任凭遍体鳞伤、满目疮痍,我也要活下去!我要证明,生存的权利并不在于出生的环境!”

    医生汗毛竖起,他从没见过一个女人,还是一个年龄这么小,身上这么瘦的女人,心里埋的是这般不服输的勇气。萦绕在她周身的魄力,许多男人身上都鲜有。

    周烟头低下一些,音量也相对低下一些:“可对抗总免不了伤亡。当我越来越不能承担这代价,就只能对这世界妥协。因为我有软肋,而这世界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周烟脸越来越白,她到底是爱周思源的,她到底是舍不得他的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对医生深鞠一躬,任医生夫妻过来扶,也不起身:“感恩思源幸运,能遇到你们,也感恩你们愿意领养他。我周烟,铭感五内。”

    医生又去扶她:“是我们应该谢谢你,在我们失去女儿后,给我们一个这么好的思源。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