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45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话说完,周烟起来:“我不早不晚在这时候选择做这件事,也是因为我有了另外想守护的。刨除我带给思源的负面影响,我也没法去平衡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兼顾一方,就总要疏忽一方。不如放手,给思源最好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医生猜测周烟有其他原因,可他不以为她会坦白,没想到她这样大方,不介意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医生把卡收下,对她说:“这钱我收下,一分都不动,等思源长大了,我会告诉他,他必须要顶天立地,因为他有一个‘顶天立地’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周烟再次由衷。

    医生又问她:“那你接下来,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周烟摇头,她还不知道,这要问司闻,他去哪她就去哪。“还没想好,总归有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会回来吗?”医生妻子问。女人都比较希望抚养的孩子心里,最重要的女人,是自己。

    周烟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。“我要是回来了,就是回来了。我要是没回来,就是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【52】

    周烟出来时碰上阴天,四点多黑成夜晚。

    司闻在车外等她,靠在车前盖,腿很长。

    周烟停住,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司闻敛眉看她:“我不惯你,自己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烟就不走,也看着他。

    司闻皱眉,沉着声音持续发狠:“周烟。”

    周烟偏不走。

    天开始打雷,司闻看周烟也没挪脚的打算,还是走过去,牵了她的手,往回走。

    周烟两边唇角都勾起。

    司闻上车前就看到了,上车给她系上安全带:“你爽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可得意:“好爽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我耐性不好。”

    周烟何止知道他耐性不好:“你脾气也差,人性还次,你成天不干好事,你也有脸威胁我。我就喜欢让你牵我手,我就喜欢,我就要。”

    照司闻以前,他就把周烟轰下去了,但现在,他只会显得无力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把手伸过去:“牵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不牵:“别跟我作。”

    对司闻,周烟总有话说:“你作的时候,我哪回没惯着你?要我给你数数吗?你也认识认识以前你是多狗一男人,干的都是什么勾当。”

    司闻把她手拉到唇边,咬一口。

    周烟‘嘶’一声,抽回手来一巴掌掴在他胳膊上。

    司闻又给她握住,就跟前边拒绝牵手的不是他一样,转移话题:“决定了?”

    周烟收起玩笑,眼看前方,轻吁一口气: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司闻:“写脸上了。周思源都能看出来,我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周烟眼收回来,看向双腿:“我之前就有这打算,只是实施早晚的问题。本来想他小学毕业,谁知道你不讲道理,来得也不是时候,我只能把计划提前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自己都没注意,他紧了紧握住周烟的手:“你是跟我,不是打仗。”

    周烟知道。可她也知道,司闻过去怎么样不提,现在,他没干好事,她可以不问他要干什么,就陪他去,但她不能拉着周思源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个问题。你杀过多少人?”她说。

    司闻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周烟以为他难以启齿:“不好意思说吧。你也知道你丧心病狂,我把自己搭给你也算了,你还想着我把我弟弟也搭给你?你想得倒美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不是,我在数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闻:“太多了,数不清。”

    周烟第二次把手抽回来:“别碰我了!手上都是血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这双手给你多少回高潮,你忘了?”

    周烟把安全带系好,转移话题:“那什么,走吧咱们。”

    司闻饶了她这一回:“去哪?”

    周烟:“你要没事,就再送我上趟糖果吧。我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司闻发动车,从辅路进主路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糖果下午两点开始营业,晚上六点以后上人,周烟五点到的,还有点早,正好不必要跟一帮没什么交情的人打招呼,也避免了他们喊住她寒暄。

    她到更衣间,拿钥匙解锁抽屉,把自己东西拿出来,装包里。

    装时候,虹姐进来了。

    周烟没看她,只顾着自己。

    虹姐把门锁上,走过来,看着她收拾东西:“我看见司闻在外边。”

    周烟敷衍:“嗯。他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虹姐靠在桌上,腰抵着桌沿:“黄总跟我说,你不干了,我就知道,你跟了司闻。”

    她这个‘跟’,跟以前那个不同了,以前是买卖,有来有往,他不必对她负责,她也不用对他忠诚。现在不是了,现在,周烟跟了司闻。

    周烟把戒指盒子拿出来,打开,还是司闻那枚袖扣,她保存的很好。

    虹姐似乎不是想跟她对话,她不答也没那么介意,说了个最近学会的、洋气的词:“我想知道,这是你对他的救赎?还是他对你?或者你们相互?”

    周烟不喜欢这俩字:“我有头脑,也有手脚,怎么就沦落到别人来救?救赎那些拯救世人之道,是基督教的教义,我不信那些个,我就信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虹姐就有问题了:“那你图什么?钱?你现在正红火,要多少钱没有,怎么就非得跟一个禽兽?你没见过他是怎么对赵尤今的?还是忘了他以前是怎么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合逻辑,你也没有爱他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那事之后,周烟给糖果带来巨大影响,虹姐怕连累到她,找周烟谈过一次,没敢直接轰她走,可话里话外说了司闻不少好话。

    周烟听出她的恐惧,趁火打劫,坑了她一笔。

    今日不同往日,周烟再没幺蛾子,她当然跟那时候不是一个态度,也不必要周烟非得离开。

    周烟没停下手:“你不用因为我不能再给你挣钱了,就寒碜我的选择。显得心眼太小。”

    虹姐摇头,学她那副口吻和姿态说话:“你就不能理解成我对你的关心?反正你也要走了,我不用再在心里头对你厌恶,你也不用对我说话总是夹枪带棒。”

    周烟笑:“别介了,我记仇。叫你一声虹姐不是真拿你当姐,你过去怎么对我的,我还没忘。不过我也要感谢你。如果不是你撺掇我出来卖,我也不会遇见司闻。”

    虹姐皱起眉:“那时候你走投无路,是我给你指了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心照,你要是真给我指条活路,我卖处女的钱你也要扣我三分之二?你不知道我当时水深火热?你知道,因为那跟你没个几把关系。这些年来,你到处说你没逼我卖身,把自己择得干干净净,我不反驳你就当我真不记得?”周烟说。

    虹姐语结。

    周烟还没说完:“你问我跟司闻图什么,我就告诉你,图他在我最走投无路时,给我三万救命钱,图他操我爽,图他对人对事从无例外,却开始对我例外。”

    虹姐张了张嘴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答案满意吗?”周烟说完,又急转话锋:“‘被虐的死去活来你还爱上他,你是不是贱?’对,我是,我就是贱。反正作为旁观者,在不能感同身受的情况下,你们就爱出现一点其他的声音来刷存在感,那我就满足。爱听吗这话?”

    虹姐刚要说话,周烟又说:“你们这些人,非要别人行为符合你的逻辑思维,符合你的三观、道德标准。我总也不明白,我是给你们脸了?我用得着跟你们交代?”

    “我爱谁还得让你觉得理由充分?你他妈可真拿自己当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虹姐早见识过周烟的‘唯我主义论’,可还是被她这番话气得脸胀红。

    果然是要走的人了,心不合面好歹合那套都懒得演了。

    周烟把手表拿出来,戴上: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别一天到晚伸着脖子看我上卫生间用的什么纸。”

    虹姐挨一通讽刺,把卡给她扔桌上,匆匆一句走了。“司闻之前留我这的,两百还剩一百。”

    门关上,周烟才拿起那张卡,这段时间的经历席卷而来,重新回到她脑袋。难怪俩月来总有些一般的老板,却对她出手格外阔绰。竟然是司闻在背后动作吗?

    她愣了好一阵才又收拾起东西。

    收拾完出来,跟之前怀孕打胎那头牌撞上。

    头牌看一眼她身后更衣间空的化妆位,了然:“等你出了这门,咱们就再也见不着了吧?”

    周烟笑一下,对她态度比对虹姐好太多了:“萍水相逢,就该各奔各的人山人海。”

    头牌低下头:“我们可以做朋友的,只是环境不对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这么认为:“我们不能做朋友,我心眼小,装得人少,你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头牌好像已经习惯她这样看着云淡风轻,接触起来浑身是刺,可又有一团火热,关键时刻她总会对人施以援手,可她不要感谢,也不要人记得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知道:“你总说你在为自己,那你有没有遗憾的事?”

    周烟想了一下,说:“最遗憾的,是我熬那么多年胆汁似的日子,却只有司闻这一个男人。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,时至今日,我最骄傲的,也是只有司闻这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头牌笑了笑,再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周烟跟她别过,出门时,收到她一句:“祝你以后,一路平安。”

    周烟听到了,没回头,不过微微笑了下。

    上了车,司闻一眼看到周烟手腕上的表,表情都变了,却没提:“都结束了?”

    周烟吸气,鼻叹出去:“结束了。咱俩一对人渣败类,既然打算重蹈覆辙,就彻底一点,别给自己留后路。当然,往回看也没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把虹姐给她那张卡拿出来:“跟黄总说我不干了也是你吧?你怎么老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?”

    司闻不想跟周烟解释什么:“我想干什么,不需要谁知道,别人是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周烟了然似的点点头:“还有什么事,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司闻答得随意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不说我现在下车回去接着卖。”

    这威胁不到司闻,他总有办法不让她如愿,可还是告诉她:“那套公寓是你名,车库两辆车也是。”

    周烟骂脏话了:“所以那么多次,是你在我家让我滚蛋?”

    司闻没说话,开车带她去了广南庵。

    周烟好气,到下车都拧着一双眉毛。

    司闻去拉她手,她还躲,他索性把她抗在肩上,带上楼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可以给周烟,可他司闻永远是司闻,不会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换言之,就算他近来不再嗑药,生理上已经对毒品不再渴求,毒品根植在他脊梁的恶也不会消除,结合他的经历,他将永远是一个坏人。

    要坏人讲道理、变得温柔,那得看他心情。

    周烟被抗上来,才注意到这是一片烂尾楼。

    司闻把她放下,往前走。

    周烟环顾四周: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司闻没停:“你绝了你的后路,把自己交给我,我总得拿出点诚意,让你相信你的选择没错。”

    周烟笑一下,跟上去,被他带到一间都是武器的房间。还没进门,她就腿软了一下。她私以为她挺胆大的,但见到这么多真家伙,难免觉得她可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司闻扶住她腰,拿了一把81-1式突击步枪:“想学吗?”

    周烟想学,反正只要司闻教,她都想学。

    她什么也都是跟他学的。他教会了她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看她点头,司闻把枪搁在她手上:“这把81杆四百米有效射程,自动没后坐,单发你这身子骨把不住。不过有方法可以相应减少后坐力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司闻就这把枪的介绍、握枪姿势、射击程序,给周烟系统讲解。

    最后验枪,上弹夹,开保险,拉枪机,做给她看。射击留给她。

    周烟按照司闻所说,自动打了一梭子在对面楼的墙上,砖、土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她扭过头来:“打得不准。”

    司闻把枪接过来,卸弹夹,关保险:“熟能生巧。”

    周烟搂住他胳膊:“幸亏我一点侥幸没存,也早有心理准备,不然看你不干好事,可能会出于一个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者的思想,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司闻把枪放下:“我以前做过好人,也做过好事,感觉不太好,索性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又心疼他了:“挺好的。你就当反派,我就喜欢反派。”

    司闻手覆在她手背:“怕死吗?”

    周烟摇头:“怕死,但有你在就不怕。”

    司闻难得面目柔和。

    周烟问他:“我会死吗?”

    司闻:“正常情况下不会。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