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46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周烟:“那不正常情况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:“就是我要死了,会趁着最后一口气,先把你杀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啧。怎么跟电视里不一样,电视里男主都是粉身碎骨也要保全女主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所以那是电视剧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那你就不能学学人家?”

    司闻:“我不带你一起死,那我死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就太机灵了,他知道周烟不会独活。周烟说:“好,你赢了,我接受你把我带走。”

    司闻偏头亲一口在她太阳穴位置:“这种不正常情况,几乎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周烟点头:“嗯我知道,你很牛逼。不过司闻,你这么牛逼,是怎么栽在我手里的?我不记得我对你用过什么令人击节称赞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司闻又拿起一把手枪,平静地做开枪前操作,挑了一面完整的墙,打出一根烟的形状,烟头还有一个类似烟雾的波浪,话说得云淡风轻:“伤害你越多,失去你的感受就越强烈。越强烈,就越痛苦。越痛苦,越知道不能失去你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他说得缓慢:“为了不失去你,我再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比女人理性,爱一个人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,他都能说出个一二三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本来想跟过去同归于尽,可他竟然因为周烟,想活下去。

    死太容易,活才难。让一个人失去生的信念两句话就可以,可要让一个一心求死的人甘愿捱这漫漫余生,不说她得多牛逼,可也值得人把她爱进骨子里。

    他司闻,刀耍得一绝,枪打得一绝,没谁能活过他的生死簿,也没人能叫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那要让他爱一个人,必然也是轰轰烈烈,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他打出来的那支‘烟’,抿抿嘴,说:“你勾引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把枪收起,放下,扭过头来:“嗯?”

    周烟眼还在那根‘烟’上:“你勾引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眼睛在笑,很浅:“那我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周烟跑过来,跳到他身上,双腿利落地盘起他腰,双手捧着他脸,着力亲他眼睛、鼻梁,还有嘴唇:“理智告诉我没有,身体有反对意见!”

    【53】

    最近天气不好,冷不防就变一变,忽而烈阳高照,忽而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刑侦队外的大树被盖了厚实的一层雪,被阳光一打,就很扎眼。

    郑智咬着手抓饼,从大门进来,进办公室扔给韦礼安一份:“这一年一年的,过得真他妈快!”

    韦礼安又熬了半宿,四点多才睡,刚醒没多久,眼还是肿的,到卫生间漱了漱口,拿手指头刷了刷牙,嚼了块牙片,漱完口出来。到衣架上拿毛巾擦擦脸,说:“有桩旧案有新线索了,下午你跟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郑智把嘴里那口手抓饼咽下:“我礼拜二放假,我不去。我过来只是给你送个早餐,可不是要加班。你还嫌你压榨我不够多啊?”

    韦礼安拿起手抓饼,顺手开电脑:“那你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郑智:“有啊,下午药谷年会,我要去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皱眉:“东升制药?”

    郑智:“呐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你哪来的票?”

    郑智:“昨晚上逮得蹦迪时寻衅滋事那女的给的。”

    看韦礼安要骂他,马上又说:“别跟我说纪律,人家友情馈赠的,反正她刑拘三天,也去不了,这票要没人用那不浪费了?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得说了。

    郑智把手机拿出来,点开新闻,走过去递给他:“司闻要带周烟公开亮相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不看,他能想象到他们站一起的画面。

    郑智咂咂嘴:“这俩都挺牛逼,一个天之骄子,脱胎换骨弃兵从商,也能风生水起。一个社会底层,不见阳光又全是肮脏,还能麻雀变凤凰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接这茬,把茶包搁进茶缸子,假装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有几张票?”

    郑智假装没看出来他在演:“两张啊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:“那个旧案交给三子去吧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郑智直接把票放到他桌上:“想要你就说,跟我兜那么大圈子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票拿起来,看一眼,说:“司闻近来忙着当护花使者,刚有和好的传闻出来,他就大张旗鼓的办年会,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郑智没觉得:“他哪年不办年会?哪年不是这么大阵仗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票收起来,没再跟他废话。

    也省了郑智再杠他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冯仲良这段时间一直歧州、省会两头跑,不过动作隐秘,除了下属,没人知道他行程。

    本以为司闻会在慈善晚宴之后有所行动,可没想到他谈起了恋爱,还那么高调,跟他记忆中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他有去调查司闻近年来私底下有没有什么违法行为,结果叫他欣慰又恐惧。

    司闻很干净。可既然这样,又为什么专门去一趟省会把他招过来?

    这说不通啊?还是说司闻早黑了,只是隐藏够深?

    这回听说司闻要搞年会,算是他近来最大的动作了,冯仲良必须得去看看,他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药谷。

    周烟弄了个最贵的妆发,用来晚上被司闻领进年会会场。整个过程耗时多半天,最后那裙子也是她从没穿过的,可以买套房那种。她倒是不心虚,可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。

    整理好被化妆师领进司闻办公室。

    司闻正坐在卡座喝咖啡,戴着银丝眼睛,着一身黑,上身只一件衬衫,领开的大,没系领带,是个类似于颈铐的东西,还有根假链条拴着,手上是一副黑色手套。

    现在装饰品都走SM风格了?还是说这是司闻的意思?可这玩意能穿出去吗?

    化妆师把周烟送到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烟没着急走过去,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司闻不看她,翻着手机:“晚上七点开始。”

    周烟的包臀黑裙子,把她两条腿衬得又白又细,司闻就一眼都不看。她不开心:“以前没见你对我这么财大气粗。要不你把疼我贯彻到底,东升制药也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司闻总算抬头,看到她时,表情上没什么变化,可他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靠在卡座,双臂往后伸,搭在靠背上。

    周烟缓慢地走过来:“嗯?”

    司闻就叫了秘书进来,让她去拟赠与合同,动产、不动产的。股权有点麻烦,新增股东要开股东大会,不过司闻也安排下去,等年会结束之后,召集股东。周烟还没反应过来,秘书已经拟好赠与合同,律师一齐进来,就置于司闻面前,司闻看都没看,在几个要签字的地方签了‘司闻’。

    笔帽盖上,放下,司闻说:“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把合同拿在手里,没看,问他:“这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你选时间,我跟你去公证。”司闻说。

    还真是让人意外啊。周烟呼口气,把合同扔桌上。

    司闻看周烟是想要干点什么,挥手遣了闲杂人等出去。

    周烟看着司闻:“你觉得我今天好看吗?”

    司闻不太喜欢:“一般。”

    周烟挑眉,手伸到裙底,把底裤脱下来,扔在他脸上: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司闻攥住她底裤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坐到他对面矮几上,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他两腿间的卡座,拉住他脖子上那条链子:“你嘴唇一点颜色都没有,我给你一点啊?”

    司闻看着她,不答。

    周烟贴了贴他嘴唇,再看,好多了,起码有血色了,可脸上又太素了,白的剔透,就伸出一根手指,在唇上抹了一点,从他眉心往下,到鼻梁,在他脸上画了一道口红印。

    最后停在他嘴唇,上下唇之间那一点。

    司闻猝不及防张了嘴,把她手指含进嘴里,吮吸,咂摸。

    周烟踩在卡座那只脚挣开了高跟鞋,轻蹭他物件,看到他表情细微的变化,她慢慢抬脚,向上,伸进他衬衫里,脚心贴在他胸腹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脚,扯开衬衫外那系着的两枚扣子,掬着她脚到嘴边,吻了吻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跟她对视。

    周烟吸一口气,扑过去,放肆地咬他嘴唇,吃他舌头,手去解他腰带。

    套两下,她坐上去,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司闻把着她腰,男人结实的腰的力量把她整个人颠起,以让自己更深,更凶猛。

    周烟搂着他脖子,被他的频率逼出浪叫。

    司闻手伸到她腘窝,把人掫起来,走向西侧窗边,一边走一边插。

    周烟被他置于窗前,被他贯穿,被他射在里边。

    抵达后,周烟靠在他怀里:“妆发毁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再做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没有半天时间让我搞妆发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周烟:“等等你被别人说,品味低下,看上个妓女,她还没见过世面,不知道收拾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没我那也能叫世面?你天天见我,还不够?”

    周烟:“嘁。”

    司闻亲吻她眼睛:“你要觉得这样不行,就重新做,让他们等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从他身上起来:“你真敢说,那么多人,等着我搞妆发?”

    司闻没觉得哪不对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周烟语结。

    行吧。谁让他是司闻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烟重新做了妆发,不过这回走的节省时间的简约风,倒更适合她。

    黑裙子也换成红裙子,她好像找回了她自己。

    年会如时开启,周烟被司闻领上车,前头有开道的,他们的车在二号位,后头是他秘书、助理,最后是保镖。到会场时,刚刚好七点。

    门侍上前开车门,司闻已经下车,绕到另一侧,朝周烟伸过手去。

    周烟把手递上去,被他领出车门。

    一路接受闪光灯和肉眼直击,周烟不紧张,可还是攥紧了司闻胳膊。

    她没经历过,可以去适应,但不能马上适应。

    司闻本来是牵着她的手,感受到她不舒服,就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周烟抬起头来,他表情还是那样,可就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她不自觉朝他靠了靠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郑智和韦礼安站在角落里,一人手里端一杯饮料。职业习惯,不在陌生环境喝酒。

    韦礼安看一眼周烟,把眼收回来,喝完饮料。

    郑智还没适应他这身西装革履的打扮,浑身不自在:“这衣服太不舒服了,以前觉得咱们制服设计不合理,现在才知道,我真是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酒杯放回去:“谨慎点,这年会选在山庄,地势上太偏僻,发生什么外头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郑智觉得他想多了:“这么多人呢,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觉得他没之前对这案子的热情了:“我记得当初我不让你查这案子,你还不乐意,偷着也要查,现在怎么了?热情退了?”

    郑智摇摇头:“水太深了,就不查了。我都二十多了,也该学会及时止损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笑:“成天跟个莽夫似的,我都要忘了你是正经警校毕业的,还算有点脑子。”

    俩人在这边说着话,司闻已经领周烟上了楼。

    楼上有休息厅,私人的。

    周烟用力吸几口气,又吐出:“我还可以吗?没给你丢脸吧?”

    司闻走到茶海,镊子夹着茶杯放进煮沸的茶杯清洗壶里,等它烧过,又夹出来,掀开烧水壶盖,摁自动加水按钮,到水位后智能切断。他把盖子盖好,摁按钮烧水。

    五分钟烧好,他已经在玻璃壶里放了茶叶,热水倒进茶叶过滤皿,轻轻压下过滤皿,茶水被挤进壶里,他给周烟倒一杯,又端给她。

    周烟轻啜一小口:“好香。”

    司闻给她理理头发:“等会我要出去谈点事,你就在这里,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烟皱眉,看向他眼睛,没读到危险,可就是不安:“我能问吗?”

    司闻:“可以,但我不会答。”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