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47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周烟担心:“那我在这里也不会好过啊?”

    司闻伸手托她后脑勺,把她带向自己,亲在她额头:“我会赶回来,陪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周烟没得可说了: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司闻捏捏她耳垂,试图用些微痛感让她暂时忘记担心他。

    可她信念太强了,也太担心他了。

    他没忍心,把她揽入怀里:“你在这里,我怎么可能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烟环住他腰:“我爱你。司闻。”

    司闻轻轻顺她脊梁。

    可你不会有我爱。

    多年蛰伏,为了你,一朝重头再来,我也没半分遗憾。

    周烟啊,你说我得多爱你?

    *

    周烟还是放走了司闻,这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她只在无关紧要的时候任性,关键时刻,她总格外懂事。

    司闻匆匆离开会场,韦礼安和郑智看见了。

    山庄外,车里等候的冯仲良也在反光镜看见了。

    郑智随韦礼安出了会场,神情严肃:“还真有问题!”

    韦礼安不以为司闻是匪,他到现在还坚信他本心还在:“这样,我跟上去。你就回队里,先调支队伍出来,有情况及时沟通,控制不了我给你信,你向上级申请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两辆车,一前一后驶出会场。

    在他们车前头,是冯仲良的车,他比韦礼安他们俩更想知道司闻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去了歧州西北边一家四星酒店。

    上楼,直奔8021房间。

    他刷卡进门,撞破了赵尤今、薛鹏跟胡莱的交易。

    就这么干脆利落,不带一点铺垫、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赵尤今看见司闻,脸都变了,他,他不是在开年会吗?

    薛鹏手开始抖,前头耍得那点狠都使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司闻忙着跟妓女谈恋爱?那他怎么会知道?他那几个狗腿子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啊!他跟赵尤今精心安排了那么久,不能说滴水不漏可也不至于是这么不堪一击吧?

    胡莱不知道目前是什么情况,但直觉告诉他不太好,下意识要走。

    司闻的人上去把他摁住,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赵尤今不敢坐着了,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薛鹏比她好点,可心里也是一团乱麻,怎么也理不明白。

    司闻就告诉他们:“你以为我谈个恋爱,会让全世界都知道?你以为我为什么找一个消息传不出来的地界开年会?当然是避免你们知道我会赶过来。也好让你们安心交易。”

    薛鹏闻言,被堵在喉咙的一口痰呛住了,猛咳嗽几口,脸都呛出了血色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赵尤今只听了前半句,指着他,手都在颤:“你,你,原来你是故意的!你跟那女人闹得沸沸扬扬,就是,就是为了让我们以为你放松了懈怠!”

    薛鹏拿起桌上水杯,‘啪’得一声摔碎,骂赵尤今:“都他妈知道了!不用你说了!”

    赵尤今被吓得哆嗦一下,开始无声地哭,她真不该听薛鹏的。

    薛鹏大腿都是肥肉,去肥还没司闻一个手腕的分量重。

    到这份上,薛鹏也不装了,反正落在司闻手里也不会有个全尸,干脆求死个明白。

    酝酿一阵,他问:“你到底是不是个机长(大麻毒贩)我也不问了,我就想知道,你要是一开始就没打算干这个,为什么同意跟我合作?又为什么让我跟赵尤今接触?”

    司闻就让他死个明白:“你跟警方周旋那段时间,侥幸活下来,你以为是天不灭你,或者是你有本事。我告诉你,是我保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薛鹏眼珠子差点瞪出来,咬肌抽动,太阳穴青筋暴起,胳膊也开始无规律的抽搐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活下来,然后找我,我再带你找到赵尤今。”司闻说:“赵尤今的关系网覆盖歧州,可多是正道关系,不正的也不沾这东西,根本利用不上,她必然会想到她一直看不起的胡莱。”

    胡莱被提到,心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薛鹏跟赵尤今认了,真得认了,也不得不认了。

    司闻从那么早就开始筹谋,他甚至知道他们一定会去找胡莱,那么胡莱才是他的目的吗?

    接下来司闻扭头看向胡莱:“总算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胡莱眯眯眼:“你是谁!你找我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看一眼桌上沏好的茶,还有两袋冰毒,扭头从他的人手里把水拿过来,喝一口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很受多方毒头的青睐,毕竟手握日韩这么大资源。”

    胡莱开始挣扎,把桌上茶壶都摔碎了:“放开我!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司闻淡淡道:“别挣扎了,你们的人,都被我摁住了,打半天信号也不会有人来救的。”

    胡莱才吼出声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司闻躬腰,上半身慢慢靠近他,脚踩在他腹部:“我要你去找番玛,说你要跟他合作。”

    胡莱怛然失色,番玛是美墨边境毒头,可没人敢叫他番玛,都是叫毒头,因此知道他名讳的不多,这个男人竟然知道,他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司闻看他那双眼在自己身上逡巡,也知道他在猜他身份,却不打算告诉他,他就是番玛下边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司闻:“我会给机会让你搭上他,但你要用你的资源诱惑他从老窝出来。”

    胡莱听了个半懂:“你要干什么?我不会给你利用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司闻从他的人手里把照片拿过来,扔给胡莱:“你两个老婆,六个孩子,都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胡莱看到照片发了疯,冲上去要杀了他:“你敢动他们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司闻有什么不敢:“你的行踪,国安局都摸不到,找不到你我实在头疼,可没想到赵尤今跟你有过一面之缘,你还给她开放了合作机会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,这已经不在她这个脑袋可接受的范围内了。

    薛鹏也听懂了,可他还是不明白,这跟他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要把他掺和进来:“你要找胡莱,直接找赵尤今好了,为什么还要找我?”

    司闻没看他:“因为我没货,而你有。要想把胡莱钓出来,毒品和赵尤今,二者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薛鹏急火攻心,憋了半分钟后,一口血吐出来,不多,可场面已然能用狼狈形容。

    赵尤今面如死灰:“你就说你想怎么处理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司闻走到她跟前,拿了把枪给她:“把薛鹏杀了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抬眼,面如死灰有了一些松动,嘴唇碰撞,牙都打起架来:“你想让我们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司闻把枪递给她,声音很轻,很轻: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薛鹏继脸之后,哪哪都白了,蹬着腿往后挪,看到赵尤今真的把枪接过来,玩命起身,跑向窗户。

    ‘砰’——

    一声枪响后,薛鹏挂在了碎掉的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赵尤今没敢开枪。

    开枪的是司闻。杀了薛鹏,他把枪放回桌上,戴着黑色手套的手,交叉比在面前,是致命的性感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枪之后,司闻手里人带胡莱从阳台逃到隔壁套间,专业素养让他们成功躲开警方和摄像头,下停车场离开。

    8021房门随之被刷卡、撞开,进来的是冯仲良,稍后韦礼安就率领两支武装队伍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冯仲良夫妻就这样在二十几条枪指的情况下,团聚了。

    司闻在一旁,还是那个恣意的态度,并没有被眼前阵仗吓到。他当然不会被吓到,这根本就是他引来的,他就要警方知道,禁毒局局长冯仲良的妻子赵尤今,贩毒,又杀了人。

    ——那把沾了她指纹的手枪,直接给她判了刑。

    而他司闻,不过是因为收到薛鹏的四千万,却没被注明款项来意,很不解,一直想搞清楚缘由。正好听说薛鹏在这里见朋友,就过来看看,问问他,不巧看到赵尤今在这。

    原来四千万是薛鹏帮赵尤今度过难关的,打到他这里是想让东升制药出一批药,发往海外。

    可他们要聊的,却不是这批药的事,是贩毒的事。

    现场还有两袋冰毒为他们的行为做主要证据。

    赵尤今择不清她跟这两百克冰毒没关系,而冯仲良也没法解释他为什么在不通知公安部的情况下,一个人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也不会解释,一个搭档,一个妻子,都是他心怀愧疚的人,他即便有选择,也会放弃。

    只有司闻,不仅能解释,还能很合理。

    【54】

    冯仲良被带走时,眼一直看着司闻。

    司闻知道,公安部对冯仲良最多也只是革职查办,让他吃个处分,不会动他。毕竟他几次担任禁毒行动专案组组长时,都大获全胜,缴获毒品不计其数,为国家做出不少贡献。

    国家在它知道的情况下,还是赏罚分明的。

    司闻就比较惨了,国家不知道,或者说,有人把他藏得很好,好到他死了,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冯仲良的车走后,韦礼安、郑智把司闻带去了机关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,司闻从头发,到裤脚,仍然一丝不苟,相反是他们满头大汗,跟从哪逃荒回来似的。

    韦礼安站在审讯室外,双手抱臂,看监视器屏幕上司闻的脸。

    郑智给他倒了杯茶水:“酒店监控招待大厅的、停车场的坏了,只有走廊有,不过那房间正好在死角。专梯有监控,但没看到人,猜测他们是从工人电梯上去的,要不就是走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猜到了,如果真是交易毒品,薛鹏是不会让他们逮住监控这个漏洞的,小心驶得万年船是绝大多数毒贩的人生信条:“也就是从监控上查不出什么是吗?”

    郑智点头:“咱们局里意思是确定没啥事就把人放了,还是得考虑舆论影响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知道,他恨不能马上把司闻放了,只是程序还是得过一遍。

    要说之前他只是根据辅证提出合理假设,但现在他看到冯仲良给司闻的眼神,觉得这事八九不离十了。司闻就是当年那个卧底,他们也确实闹掰了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茶,又把茶缸子递给郑智,协同审讯员一起对司闻进行问话。

    审讯员是他们歧州唯一微表情修到最高级别的警察,以往都是跟另外一个审讯搭档一起审讯嫌疑人,他主要就是看,搭档是问。今天跟韦礼安,倒也适应得挺快。

    韦礼安没扯没用的,直接问: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西颐酒店8021房间?”

    司闻很配合:“薛鹏给了我四千万,账户不是他,只是备注薛鹏的名字,可没注明款项用途。我最近一直想找到他,听说他在西颐,我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打电话问内勤科:“东升制药打款明细调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文职答:“调出来了。是四千万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把电话挂断:“那你怎么知道他在西颐?”

    司闻直接把锅甩给警方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,我就是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没法问了。他是跟踪司闻去的,不汇报上级私自跟踪人到私人场所,是违纪行为,虽说他后边向上级申请了支援,可司闻毕竟在歧州有一定影响力,要是最后他被无过释放,私自跟踪这事情被社会放大,那警方就要遭受一定舆论攻击,对后续工作展开难度就大了。

    司闻是真的聪明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样无懈可击,韦礼安还有些愉快,是因为自己崇拜的人牛逼吗?他觉得是。

    接着问:“你当时看到他们在交易毒品吗?”

    司闻:“我进去他们就停下了,然后特别乱,薛鹏想杀了我,赵尤今说不能动我,说了两句他们内斗了,然后我就看到赵尤今开枪把薛鹏杀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看一眼旁边审讯员。

    审讯员跟他点点头,意思说没发现司闻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韦礼安又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司闻:“然后冯局就进来了,之后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到这里,程序走完,韦礼安跟审讯员出来。

    审讯员把笔录本合上:“他要不是真无辜,那就是反侦察能力真牛逼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笑,他当然牛逼。

    审讯员别过,郑智走过来,说:“禁毒大队那边来信了,说赵尤今都招了,薛鹏帮她把之前生意上的四千万亏损补齐,就是想利用她在歧州的影响力贩毒,她不同意,就用他的枪把他杀了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捏捏前额,真是一点纰漏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可真的是这个情况吗?

    他又问:“冯局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郑智摇摇头:“这咱们就不知道了,不过应该没事,他只要说是担心他媳妇,于情于理于法律,都说得过去。当然,他要是不说,公安部也不会怎么着他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点头:“嗯。把司闻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郑智拍拍他肩膀,叹一口气:“这一宿,除了逮到逃窜在外的薛鹏,不,不是逮到,是见到他的尸体,外加缴获两百克冰毒,白玩。”

    韦礼安走到监视器前,再看司闻,怎么会是白玩呢?

    冯仲良、赵尤今夫妻跟毒贩沾上关系,已被各大媒体曝光,虽说上头勒令删除,可未免太晚了。

    这是司闻的目的吗?

    他是为了搞臭冯仲良吗?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他们之间为什么变得这样水火不容?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