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 第49 页

本章节来自于 风月 /161/161431/
    
    他不怕,只是他希望,如果司闻无法对过去释怀,就都冲他一人来。

    在他跟司闻的恩怨里,赵尤今很无辜。

    她该有她自己的造化,法律会给她适合她的归宿,无论是什么,都不会是陪他一起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赵尤今贩毒,她开枪杀死薛鹏也算是正当防卫,顶多是防卫过当。不过薛鹏毒贩的身份她也不得不下死手,不然死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她用这套说辞对付禁毒大队,她的律师帮她申请了取保候审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在局子里待了一个礼拜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回到歧州的家,她进门打个软腿,跪坐下来,脑袋磕在门上,眼前是西颐酒店薛鹏倒下那一幕。

    她应该跟他一起死的,这样就不会继续受司闻摆布了。

    在司闻开枪后,他又小声跟她说了对警方的口供,说了两遍,随后冯仲良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指控司闻,可她再傻,也知道那把枪上只有她的指纹,司闻出现在那里能不能解释先不提,她难以脱罪那是肯定的,所以她的指控,就显得尤其没说服力。

    所以她理之当然地按照司闻说的,交待给禁毒大队,她也因此获得取保候审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歇了没一会,跟薛鹏、司闻他们联系的电话响了,起初她吓得哆嗦,后来想到薛鹏死了,那么打来的就只会是司闻,她哆嗦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磨磨蹭蹭地接通,她都不敢‘喂’一声。

    司闻的声音传来:“接下来冯仲良会找你,问你跟警方说的是不是我教的,顺便让你远离我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应声:“那我要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不理。跟他划清界限,别让他知道胡莱在我手里。”司闻又说。

    赵尤今多嘴问他:“你要让胡莱给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轻描淡写:“我要他把美墨边境毒头引出来,只有他出来了,我才能杀了他取而代之。不过这事情得办好了,否则就是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心里咯噔一声,司闻这种人,算天算地,也会死无葬身之地吗?

    理智没让她想太多,抓紧时间问他最后一个问题: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司闻:“多一个女人出来进去,总归好办事一点,而我也无所谓再分一块蛋糕出去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看上了她的交际能力。

    赵尤今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闻挂了电话,左唇角含满讽刺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,赵尤今就一定会去跟冯仲良走漏风声。

    她太怕死了,听到他会死无葬身之地,她定然选择站在冯仲良那一头,毕竟冯仲良还没有过败局。她这颗墙头草,司闻利用得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届时,冯仲良势必会阻止他,到时候他们俩,加上番玛,狭路相逢,他将送他们一起下地狱。

    这就是司闻。

    记仇,且有仇必报。

    冯仲良怎样?赵尤今怎样?美墨边境毒头又怎样?

    他们一起促成了他不堪回首的过去,那他就送他们一个惨绝人寰的结局。

    【56】

    广南庵。

    周烟靠在墙边,往前一步是空气,迈出去就会跌下去。可她就要站在那,一只手抱臂,一只手抽烟,红色的裙子在只有灰白黑三种颜色的地界,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司闻走进来,看她背影。

    她很像一个诗人,可当你觉得她像一个作过几首诗的红尘客,那就说明,在她眼里,你是一个旁人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周烟转过身来,那副‘诗人’的气质就匿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柜台前,随手拿一把柯尔特M1911,大口径,半自动,换上八英寸枪管,装上消音器,枪口对准五十米外墙面,打光子弹,再看战绩,全部命中司闻给她设定的靶心。

    她收了枪,看向司闻时眉梢往上挑:“还行?”

    司闻把她枪接过来:“你总打这一把,要还不行,也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周烟上唇掀起,很不屑:“那你给我把大炮。”

    司闻没给,接着说她常用这把手枪:“这枪停产了,是我攒的,我改了一部分性能,本来是给手底下人用的,没想到你倒挺合适。”

    周烟不这么认为:“我不是合适这一把,是你一直给我这一把。”

    司闻冲她伸过手去。

    周烟把手交给他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闻拉住她的手,使劲一拽,人在猝不及防情况下撞进他怀里,被他双臂钳住:“女人玩什么枪?够自保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周烟从他怀里抬起头来,看着他眼:“女人选什么危险的男人?找个普通人相夫教子好了。”

    司闻薄唇微挑:“我危险吗?”

    周烟抬手,摸摸他眉,他眼,鼻梁,最后到嘴唇,然后顺着胸膛往下,攥住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司闻捏住她下巴:“你勾引我。”

    周烟笑得明媚:“那我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司闻把她打横抱起,把柜台上的枪拂到地上,放她上去,褪下她底裤,细长的手指顺着举起的她的腿,一路向下,最后停在那片沼泽,刺入,任她吸附着他。

    周烟轻轻阖眼:“啊。”

    司闻捏住她外部一点,已经硬了。他明知故问:“你对每个男人都进入状态这么快吗?”

    周烟睁眼,一巴掌掴在他胳膊上:“我有别的男人?你有给我这个机会?哪来的脸说这种话?作为一个出来卖的,就为一个男人服务,你知道这于我职业生涯来说,有多耻辱?”

    司闻俯身堵住她满嘴胡话。她就爱拿这些话刺激他。

    周烟卷弄他舌头,觉得好吃。

    司闻放开她,诱导着:“再吃两口别的?”

    周烟知道他说他那玩意:“有的交换吗?”

    司闻凑到她耳边,半含着她耳垂:“让你舒服还不够?”

    周烟耳朵的酥麻感倏忽遍及全身:“不够。司闻,对你我永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司闻轻笑,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是?

    恨不能二十四小时长在一起,一天不成为负距离都觉得这一天没过完似的。

    他对周烟的瘾真比毒瘾大多了。阿片类,虽然是吞食,可对一个没有强大意志力的人来说,也戒不了,但对他这种从死局里颠覆生命的人来说,是可以戒的。可他偏偏对周烟戒不了。

    他不够。对周烟,他永远不够。

    吻着她颈子,司闻贪婪地揽紧了她身体,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被他吐出:“让我插进去。”

    周烟双腿盘住他的腰:“你永远不用问,它永远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司闻拉开拉链,握着她的手,带向身下。

    她很懂,拿出来,握着它,沾着自己的湿润,贯穿自己的灵魂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叫她仰面,张开嘴发出舒服的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司闻太要命了。

    进去了,时间就长了,司闻把一个男人的体魄发挥到令其他男人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周烟伏在他肩膀,喘着粗气:“有了你,我再尝试别的男人,只能是添一段不太美好的回忆。”

    司闻亲一口在她嘴唇。

    周烟搂住他腰,耳朵贴着他胸膛:“我想跳舞。”

    司闻问她:“你会吗?”

    周烟摇摇头:“不会,你可以教我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你就肯定我会?”

    周烟多自信:“你有什么不会?”

    司闻被她这个歪理说服了,把她鞋捡起来,要给她穿上,她躲开:“我要光脚。”

    司闻:“地上都是石子。”

    周烟从置枪的柜台上下来,脚踩在司闻鞋上,抬头看他,还很得意。

    司闻允许了,把她手拉到他后腰,固好:“搂紧。”

    周烟把手收回来,先从口袋里掏出无线耳机,给自己戴上,给他戴上,才又重新搂住。

    音乐顺着耳机流入耳朵,他们随节奏轻轻摇晃一对入戏的身体,动作很慢,很美。

    周烟靠在司闻胸膛,她知道司闻在谋划的事如期而至了,她只想在此之前,有那么一时半刻,是属于他们彼此的,他们可以这样靠在一起,她不曾是个妓女,他也没有讳莫如深的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即将到来的战场,也不用担心,和着急。

    就只有他们彼此,顶多再加上这日月星辰,万束山魂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,可她永远不会,劝他原谅。

    也不会问。她实在不能控制自己听到司闻过去受的苦,还能像他那样,淡定地筹谋。她不一枪干脆利落爆了他们狗头,那都不会是她周烟会做的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转眼,又过去半个月。

    司闻在药谷嘱咐了秘书一些事,包括周烟没去跟他公证、赠与合同作废后一应事宜的敲定,还有各种文件上要签的字等等,花了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完成,他去见了胡莱。

    胡莱被他扣下半个月,暴瘦,几乎只剩下骨头。

    他见到司闻还青面獠牙地扑上来,可还没到跟前,就被脚上的铐子拴住了。

    司闻就站定在他跟前,手端着红酒杯,有规律、有节奏地轻晃,任他无数次冲上来,也不挪一步。不带任何畏惧神色,不卸掉他那一身尊贵。

    胡莱成天鬼哭狼嚎,嗓子都哑了:“狗娘养的逼崽子!老子咒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司闻眼看着红酒液挂在杯壁上,对他这话不为所动:“我悉心照料你妻子儿女,你不感谢我,还拿言语恩将仇报,你就不怕激怒我?”

    胡莱一哆嗦,停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,他瘫坐在地上,掩面痛哭,哭过一阵,绝望地说:“我干。”

    司闻伸手叫人放开他:“这不是皆大欢喜?”

    胡莱被解放手脚,对他的仇恨却没被解放,眯着眼看他:“我只帮你引人出来,只要番玛出来了,你就得放了我一家。”

    司闻向来不对他们这种跟他站在对立面的人信守承诺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胡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更何况司闻掐住了他命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赵尤今果然去找了冯仲良,把司闻过去做的事,即将要做的事,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冯仲良听完猛地站起,手重重拄在椅子把手上,他终究,是成了匪。

    赵尤今为了她这番话可信度更高,事先写了稿子,还背了很久:“我一直被他玩弄于股掌,每当我有选择时,他都会准确无误地掐死我的选择,我无路可走,我只能按照他说的做,不然我就得死。我始终认为,就算我有罪,也该是由法律来审判,而不是他一个跟我平等权力的普通公民。”

    后边这句话很扎心,吃了多年公粮的冯仲良最听不得,可他也知道,眼前赵尤今已经跟过去不是一个人,她的话,听一半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问她:“他告诉你跟那毒头见面的时间、地点了吗?”

    赵尤今摇摇头:“暂时没有,不过他一定会告诉我的,他缺少一个女人帮他游走于各种关系。而了解全部经过,又有这方面经验的,只有我。所以他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按照事先彩排好的,赵尤今发挥的还算不错,她以为,短时间内,冯仲良算是被她唬住了。

    司闻说这事如果没办好,他会死,就说明只要有人给他搅合了他也就气数将尽了。

    冯仲良最适合做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只要司闻一死,她就立马把这一切都推在司闻身上,说不定能算得上是将功赎罪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是冯仲良明媒正娶的妻子,就算没感情,也还有那纸关系,他应该不会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可能是人之将死的回光返照,赵尤今在冯仲良面前这会,表现出了超乎她本身头脑的睿智。

    冯仲良跟她说:“谨慎一点,别太迫切,不要被他知道这事你已经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赵尤今点头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冯仲良重新坐下来。

    莫非是他想错了?司闻没想让他死?只是想让他下台,然后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贩毒了?

    司闻找赵尤今,难道真的只是青睐她那套对付男人的交易手段?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,那他必须得去一趟公安部,向部长汇报这一情况。

    现在就等司闻确定时间、地点了。一旦确定情报为真,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跟部长暂保司闻一命。只要司闻还存有一点善念,他都会救他,要是他没了初心,那就跟他一起死。

    也算是对他过去因功利心而弃他于不顾的赎罪了。

    * (1VIP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苏他的小说风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风月最新章节风月全文阅读风月5200风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苏他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1VIP